首頁 / 詩文 /

兩漢朝代作品全集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曹植 〔兩漢〕

煮豆持作羹,漉豉(淑)以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复制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曹操 〔兩漢〕

【短歌行其一】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賓,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時可掇?憂從中來,不可斷絕。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闊談讌,心念舊恩。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厭高,海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短歌行其二】周西伯昌,懷此聖德。三分天下,而有其二。修奉貢獻,臣節不隆。崇侯讒之,是以拘系。後見赦原,賜之斧鉞,得使征伐。為仲尼所稱,達及德行,猶奉事殷,論敘其美。齊桓之功,為霸之首。九合諸侯,一匡天下。一匡天下,不以兵車。正而不譎,其德傳稱。孔子所嘆,並稱夷吾,民受其恩。賜與廟胙,命無下拜。小白不敢爾,天威在顏咫尺。晉文亦霸,躬奉天王。受賜圭瓚,秬鬯彤弓,盧弓矢千,虎賁三百人。威服諸侯,師之所尊。八方聞之,名亞齊桓。河陽之會,詐稱周王,是其名紛葩。

复制

《寄田舍人》

賈誼 〔兩漢〕

山處升沉不足悲,羨君操履是男兒。

左遷郡印辭綸閣,直諫書囊在殿帷。

未有僉諧徵賈誼,可無章疏雪微之。

朝行孤立知音少,閒步蒼苔一淚垂。

复制

《詠史》

班固 〔兩漢〕

三王德彌薄,惟後用肉刑。

太蒼令有罪,就遞長安城。

自恨身無子,困急獨煢煢。

小女痛父言,死者不可生。

上書詣北闕,闕下歌雞鳴。

憂心摧折裂,晨風揚激聲。

聖漢孝文帝,惻然感至情。

百男何憒憒,不如一緹縈。

《棄婦詩》

曹植 〔兩漢〕

石榴植前庭。

綠葉搖縹青。

丹華灼烈烈。

璀彩有光榮。

光榮曄流離。

可以戲淑靈。

有鳥飛來集。

拊翼以悲鳴。

悲鳴夫何為。

丹華實不成。

拊心長嘆息。

無子當歸寧。

有子月經天。

無子若流星。

天月相終始。

流星沒無精。

棲遲失所宜。

下與瓦石幷。

憂懷從中來。

嘆息通雞鳴。

反側不能寐。

逍遙於前庭。

踟躕還入房。

肅肅帷幕聲。

搴帷更攝帶。

撫節彈鳴箏。

慷慨有餘音。

要妙悲且清。

收淚長嘆息。

何以負神靈。

招搖待霜露。

何必春夏成。

晚獲為良實。

願君且安寧。

复制

《名都多妖女,京洛出少年。》

曹植 〔兩漢〕

名都多妖女,京洛出少年。

寶劍值千金,被服麗且鮮。

鬥雞東郊道,走馬長楸間。

馳騁未能半,雙兔過我前。

攬弓捷鳴鏑,長驅上南山。

左挽因右發,一縱兩禽連。

余巧未及展,仰手接飛鳶。

觀者咸稱善,眾工歸我妍。

歸來宴平樂,美酒斗十千。

膾鯉臇胎鰕,炮鱉炙熊蹯。

鳴儔嘯匹侶,列坐竟長筵。

連翩擊鞠壤,巧捷惟萬端。

白日西南馳,光景不可攀。

雲散還城邑,清晨復來還。

复制

《幽思賦》

曹植 〔兩漢〕

倚高台之曲隅,處幽僻之閒深。

望翔雲之悠悠,羌朗霽而夕陰。

顧秋華而零落,感歲莫而傷心。

觀躍魚於南沼,聆鳴鶴於北林。

搦素筆而慷慨,揚大雅之哀吟。

仰清風以嘆息,寄餘思於悲弦。

信有心而在遠,重登高以臨川。

何余心之煩錯,寧翰墨之能傳。

复制

《別詩三首(2)》

佚名 〔兩漢〕

其一有鳥西南飛,熠熠似蒼鷹。

朝發天北隅,暮聞日南陵。

欲寄一言去,托之箋彩繒。

因風附輕翼,以遺心蘊蒸。

鳥辭路悠長,羽翼不能勝。

意欲從鳥逝,駑馬不可乘。

其二晨風鳴北林,熠耀東南飛。

願言所相思,日暮不垂帷。

明月照高樓,想見餘光輝。

玄鳥夜過庭,仿佛能復飛。

褰裳路踟躕,彷徨不能歸。

浮雲日千里,安知我心悲。

思得瓊樹枝,以解長渴飢。

其三童童孤生柳,寄根河水泥。

連翩遊客子,於冬服涼衣。

去家千餘里,一身常渴飢。

寒夜立清庭,仰瞻天漢湄。

寒風吹我骨,嚴霜切我肌。

憂心常慘戚,晨風為我悲。

瑤光游何速,行願去何遲。

仰視雲間星,忽若割長帷。

低頭還自憐,盛年行已衰。

依依戀明世,愴愴難久懷。

复制

《上林賦》

司馬相如 〔兩漢〕

亡是公聽然而笑曰:「楚則失矣,而齊亦未為得也。

夫使諸侯納貢者,非為財幣,所以述職也。

封疆畫界者,非為守御,所以禁淫也。

今齊列為東藩,而外私肅慎,捐國逾限,越海而田,其於義固未可也。

且二君之論,不務明君臣之義,正諸侯之禮,徒事爭於遊戲之樂,苑囿之大,欲以奢侈相勝,荒淫相越,此不可以揚名發譽,而適足以貶君自損也。

「且夫齊楚之事,又烏足道乎!君未睹夫巨麗也,獨不聞天子之上林乎?左蒼梧,右西極。

丹水更其南,紫淵徑其北。

終始灞滻,出入涇渭;酆鎬潦潏,紆餘委蛇,經營乎其內。

蕩蕩乎八川分流,相背而異態。

東西南北,馳騖往來,出乎椒丘之闕,行乎洲淤之浦,經乎桂林之中,過乎泱漭之野。

汩乎混流,順阿而下,赴隘狹之口,觸穹石,激堆埼,沸乎暴怒,洶湧澎湃。

滭弗宓汩,逼側泌瀄。

橫流逆折,轉騰潎冽,滂濞沆溉。

穹隆雲橈,宛潬膠戾。

逾波趨浥,涖涖下瀨。

批岩沖擁,奔揚滯沛。

臨坻注壑,瀺灂霣墜,沈沈隱隱,砰磅訇礚,潏潏淈淈,湁潗鼎沸。

馳波跳沫,汩濦漂疾。

悠遠長懷,寂漻無聲,肆乎永歸。

然後灝溔潢漾,安翔徐回,翯乎滈滈,東注太湖,衍溢陂池。

於是乎鮫龍赤螭,??漸離,鰅鰫鰭鮀,禺禺魼鰨,揵鰭掉尾,振鱗奮翼,潛處乎深岩,魚鱉讙聲,萬物眾伙。

明月珠子,的礫江靡。

蜀石黃碝,水玉磊砢,磷磷爛爛,采色澔汗,藂積乎其中。

鴻鷫鵠鴇,鴐 鵝屬玉,交精旋目,煩鶩庸渠,箴疵?盧,群浮乎其上,泛淫泛濫,隨風澹淡,與波搖盪,奄薄水渚,唼喋菁藻,咀嚼菱藕。

「於是乎崇山矗矗,巃嵷崔巍,深林巨木,嶄岩參嵳,九嵕嶻嶭。

南山峨峨,岩陁甗崎,摧崣崛崎。

振溪通谷,蹇產溝瀆,谽呀豁閕。

阜陵別島,崴磈葨廆,丘虛堀礨,隱轔鬱壘,登降施靡,陂池貏豸,沇溶淫鬻,散渙夷陸,亭皋千里,靡不被築。

揜以綠蕙,被以江蘺,糅以蘪蕪,雜以留夷。

布結縷,攢戾莎,揭車衡蘭,槀本射干,茈姜蘘荷,葴持若蓀,鮮支黃礫,蔣苧青薠,布濩閎澤,延曼太原。

離靡廣衍,應風披靡,吐芳揚烈,郁郁菲菲,眾香發越,肸蠁布寫,晻薆咇茀。

「於是乎周覽泛觀,縝紛軋芴,芒芒恍忽。

視之無端,察之無涯,日出東沼,入乎西陂。

其南則隆冬生長,湧水躍波。

其獸則?旄貘嫠,沈牛麈麋,赤首圜題,窮奇象犀。

其北則盛夏含凍裂地,涉冰揭河。

其獸則麒麟角端,騊駼橐駝,蛩蛩驒騱,駃騠驢騾六庵注。

「於是乎離宮別館,彌山跨谷,高廊四注,重坐曲閣,華榱璧璫,輦道纚屬,步櫩周流,長途中宿。

夷嵕築堂,累台增成,岩窔洞房,頫杳眇而無見,仰攀橑而捫天,奔星更於閨闥,宛虹扦於楯軒,青龍蚴蟉於東箱,象輿婉僤於西清,靈圄燕於閒館,偓佺之倫,暴於南榮。

醴泉涌於清室,通川過於中庭。

盤石振崖,嶔岩倚傾。

嵯峨磼礏,刻削崢嶸。

玫瑰碧琳,珊瑚叢生,琘玉旁唐,玢豳文鱗,赤瑕駁犖,雜臿其間,晁采琬琰,和氏出焉。

「於是乎盧橘夏熟,黃甘橙楱,枇杷橪柿,亭奈厚朴,梬棗楊梅,櫻桃蒲陶,隱夫薁棣,答沓離支,羅乎後宮,列乎北園。

崒丘陵,下平原,揚翠葉,扤紫莖,發紅華,垂朱榮,煌煌扈扈,照曜鉅野。

沙棠櫟櫧,華楓枰櫨,留落胥邪,仁頻並閭,欃檀木蘭,豫章女貞,長千仞,大連抱,夸條直暢,實葉葰楙,攢立叢倚,連卷欐佹,崔錯癹骫,坑衡閜砢,垂條扶疏,落英幡纚,紛溶箾蔘,猗狔從風,藰蒞卉歙,蓋象金石之聲,管籥之音。

偨池茈虒,旋還乎後宮,雜襲絫輯,被山緣谷,循阪下隰,視之無端,究之無窮。

「於是乎玄猨素雌,蜼玃飛鸓,蛭蜩蠼猱,獑胡豰蛫,棲息乎其間。

長嘯哀鳴,翩幡互經。

夭蟜枝格,偃蹇杪顛。

隃絕梁,騰殊榛,捷垂條,掉希間,牢落陸離,爛漫遠遷。

若此者數百千處。

娛游往來,宮宿館舍,庖廚不徙,後宮不移,百官備具。

「於是乎背秋涉冬,天子校獵。

乘鏤象,六玉虬,拖蜺旌,靡雲旗,前皮軒,後道游。

孫叔奉轡,衛公參乘,扈從橫行,出乎四校之中。

鼓嚴簿,縱獵者,河江為阹,泰山為櫓,車騎雷起,殷天動地,先後陸離,離散別追。

淫淫裔裔,緣陵流澤,雲布雨施。

生貔豹,搏豺狼,手熊羆,足壄羊,蒙鶡蘇,絝白虎,被班文,跨壄馬,凌三嵕之危,下磧歷之坻。

徑峻赴險,越壑厲水。

椎蜚廉,弄獬豸,格蝦蛤,鋋猛氏,羂騕褭,射封豕。

箭不苟害,解脰陷腦,弓不虛發,應聲而倒。

於是乘輿弭節徘徊,翱翔往來,睨部曲之進退,覽將帥之變態。

然後侵淫促節,儵夐遠去,流離輕禽,蹴履狡獸。

轊白鹿,捷狡兔,軼赤電,遺光耀。

追怪物,出宇宙,彎蕃弱,滿白羽,射游梟,櫟蜚遽。

擇肉而後發,先中而命處,弦矢分,藝殪仆。

然後揚節而上浮,凌驚風,歷駭猋,乘虛無,與神俱。

躪玄鶴,亂昆雞,遒孔鸞,促鵔鸃,拂翳鳥,捎鳳凰,捷鵷鶵,揜焦明。

道盡途殫,回車而還。

消遙乎襄羊,降集乎北紘,率乎直指,晻乎反鄉。

蹷石闕,歷封巒,過鳷鵲,望露寒,下棠梨,息宜春,西馳宣曲,濯鷁牛首,登龍台,掩細柳。

觀士大夫之勤略,均獵者之所得獲,徒車之所轥轢,步騎之所蹂若,人臣之所蹈籍,與其窮極倦谻,驚憚讋伏,不被創刃而死者,他他籍籍,填坑滿谷,掩平彌澤。

「於是乎遊戲懈怠,置酒乎顥天之台,張樂乎轇輵之宇。

撞千石之鐘,立萬石之虡,建翠華之旗,樹靈鼉之鼓,奏陶唐氏之舞,聽葛天氏之歌,千人唱,萬人和,山陵為之震動,川谷為之盪波。

巴渝宋蔡,淮南干遮,文成顛歌,族居遞奏,金鼓迭起,鏗鎗闛鞈,洞心駭耳。

荊吳鄭衛之聲,韶濩武象之樂,陰淫案衍之音,鄢郢繽紛,激楚結風。

俳優侏儒,狄鞮之倡,所以娛耳目樂心意者,麗靡爛漫於前,靡曼美色於後。

若夫青琴、宓妃之徒,絕殊離俗,妖冶嫻都,靚妝刻飾,便嬛綽約,柔橈嫚嫚,嫵媚孅弱。

曳獨繭之褕紲,眇閻易以恤削,便姍嫳屑,與俗殊服,芬芳漚鬱,酷烈淑郁;皓齒粲爛,宜笑的皪;長眉連娟,微睇綿藐,色授魂與,心愉於側。

「於是酒中樂酣,天子芒然而思,似若有亡,曰:『嗟乎!此大奢侈。

朕以覽聽餘閒,無事棄日,順天道以殺伐,時休息於此。

恐後葉靡麗,遂往而不返,非所以為繼嗣創業垂統也。

』於是乎乃解酒罷獵,而命有司曰:『地可墾闢,悉為農郊,以贍萌隸,隤牆填塹,使山澤之人得至焉。

實陂池而勿禁,虛宮館而勿仞,發倉廩以救貧窮,補不足,恤鰥寡,存孤獨,出德號,省刑罰,改制度,易服色,革正朔,與天下為更始。

』「於是歷吉日以齋戒,襲朝服,乘法駕,建華旗,鳴玉鸞,游於六藝之囿,馳騖乎仁義之塗,覽觀《春秋》之林,射《狸首》,兼《騶虞》,弋玄鶴,舞干戚,載雲?,揜群雅,悲《伐檀》,樂樂胥,修容乎禮園,翱翔乎書圃,述《易》道,放怪獸,登明堂,坐清廟,次群臣,奏得失,四海之內,靡不受獲。

於斯之時,天下大說,鄉風而聽,隨流而化,芔然興道而遷義,刑錯而不用,德隆於三王,而功羨於五帝。

若此故獵,乃可喜也。

若夫終日馳騁,勞神苦形,罷車馬之用,抏士卒之精,費府庫之財,而無德厚之恩,務在獨樂,不顧眾庶,忘國家之政,貪雉兔之獲,則仁者不繇也。

從此觀之,齊楚之事,豈不哀哉!地方不過千里,而囿居九百,是草木不得墾闢,而人無所食也。

夫以諸侯之細,而樂萬乘之侈,仆恐百姓被其尤也。

」於是二子愀然改容,超若自失,逡巡避席,曰:「鄙人固陋,不知忌諱,乃今日見教,謹受命矣。

」。

《董嬌饒》

宋子侯 〔兩漢〕

洛陽城東路,桃李生路旁。

花花自相對,葉葉自相當。

春風東北起,花葉正低昂。

不知誰家子,提籠行採桑。

縴手折其枝,花落何飄揚。

請謝彼姝子,何為見損傷。

高秋八九月,白露變為霜。

終年會飄墮,安得久馨香。

秋時自零落,春月復芬芳。

何如盛年去,歡愛永相忘。

吾欲竟此曲,此曲愁人腸。

歸來酌美酒,挾瑟上高堂。

《詠史上·兩生》

賈誼 〔兩漢〕

少年賈誼空多口,老大申公繆一行。

曾識當年二君子,閉門不受叔孫生。

复制

《升天行》

曹植 〔兩漢〕

扶桑之所出。

乃在朝陽溪。

中心陵蒼昊。

布葉蓋天涯。

日出登東干。

既夕沒西枝。

願得紆陽轡。

回日使東馳。

复制

《美人賦》

司馬相如 〔兩漢〕

司馬相如,美麗閒都,游於梁王,梁王悅之。

鄒陽譖之於王曰:「相如美則美矣,然服色容冶,妖麗不忠,將欲媚辭取悅,游王后宮,王不察之乎?」王問相如曰:「子好色乎?」相如曰:「臣不好色也。

」王曰:「子不好色,何若孔墨乎?」相如曰:「古之避色,孔墨之徒,聞齊饋女而遐逝,望朝歌而回車,譬猶防火水中,避溺山隅,此乃未見其可欲,何以明不好色乎?若臣者,少長西土,鰥處獨居,室宇遼廓,莫與為娛。

臣之東鄰,有一女子,雲發豐艷,蛾眉皓齒,顏盛色茂,景曜光起。

恆翹翹而西顧,欲留臣而共止。

登垣而望臣,三年於茲矣,臣棄而不許。

「竊慕大王之高義,命駕東來,途出鄭衛,道由桑中。

朝發溱洧,暮宿上宮。

上宮閒館,寂寞雲虛,門閣晝掩,曖若神居。

臣排其戶而造其室,芳香芬烈,黼帳高張。

有女獨處,婉然在床。

奇葩逸麗,淑質艷光。

睹臣遷延,微笑而言曰:『上客何國之公子!所從來無乃遠乎?』遂設旨酒,進鳴琴。

臣遂撫琴,為幽蘭白雪之曲。

女乃歌曰:『獨處室兮廓無依,思佳人兮情傷悲!有美人兮來何遲,日既暮兮華色衰,敢託身兮長自思。

』玉釵掛臣冠,羅袖拂臣衣。

時日西夕,玄陰晦冥,流風慘冽,素雪飄零,閒房寂謐,不聞人聲。

於是寢具既陳,服玩珍奇,金鉔薰香,黼帳低垂,裀褥重陳,角枕橫施。

女乃馳其上服,表其褻衣。

皓體呈露,弱骨豐肌。

時來親臣,柔滑如脂。

臣乃脈定於內,心正於懷,信誓旦旦,秉志不回。

翻然高舉,與彼長辭。

」。

《七步詩》

曹植 〔兩漢〕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版本一)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版本二)。

《文帝議佐百姓詔》

劉恆 〔兩漢〕

間者數年比不登,又有水旱疾疫之災,朕甚憂之。

愚而不明,未達其咎。

意者朕之政有所失、而行有過與?乃天道有不順、地利或不得、人事多失和、鬼神廢不享與?何以致此?將百官之奉養或費、無用之事或多與?何其民食之寡乏也?夫度田非益寡,而計民未加益,以口量地,其於古猶有餘,而食之甚不足者,其咎安在?無乃百姓之從事於末、以害農者蕃、為酒醪以靡谷者多、六畜之食焉者眾與?細大之義,吾未能得其中。

其與丞相、列侯、吏二千石、博士議之,有可以佐百姓者,率意遠思,無有所隱。

《離騷贊序》

班固 〔兩漢〕

  《離騷》者,屈原之所作也。屈原初事懷王,甚見信任。同列上官大夫妒害其寵,讒之王,王怒而疏屈原。屈原以忠信見疑,憂愁幽思而作《離騷》。離猶遭也;騷,憂也,明己遭憂作辭也。是時周室已滅,七國並爭,屈原痛君不明,信用群小,國將危亡,忠誠之情,懷不能已,故作《離騷》。上陳堯、舜、禹、湯、文王之法,下言異、澆、桀、紂之失以風。懷王終不覺寤,信反間之說,西朝於秦。秦人拘之,客死不還。至於襄王,復用讒言,逐屈原。在野又作《九章》,賦以風諫,卒不見納。不忍濁世,自投汨羅。原死之後,秦果滅楚。其辭為眾賢所悼悲,故傳於後。

复制

《瓠子歌》

劉徹 〔兩漢〕

河湯湯兮激潺湲。

北渡回兮迅流難。

搴長筊兮湛美玉。

河公許兮薪不屬。

薪不屬兮衛人罪。

燒蕭條兮噫乎何以御水。

隤林竹兮揵石菑。

宣防塞兮萬福來。

复制

《丹霞蔽日行》

曹植 〔兩漢〕

紂為昏亂,虐殘忠正。

周室何隆,一門三聖。

牧野致功,天亦革命。

漢祚之興,階秦之衰。

雖有南面,王道陵夷。

炎光再幽,殄滅無遺。

《舞賦》

傅毅 〔兩漢〕

楚襄王既游雲夢,使宋玉賦高唐之事,將置酒宴飲,謂宋玉曰:「寡人慾觴羣臣,何以娛之?」玉曰:「臣聞歌以詠言,舞以盡意,是以論其詩不如聽其聲,聽其聲不如察其形。

《激楚》《結風》《陽阿》之舞,材人之窮觀,天下之至妙。

噫!可以進乎?」王曰:「如其鄭何?」玉曰:「小大殊用,鄭雅異宜。

弛張之度,聖哲所施。

是以《樂》記干戚之容,《雅》美蹲蹲之舞,《禮》設三爵之制,《頌》有醉歸之歌。

夫《咸池》《六英》,所以陳清廟、協神人也;鄭衛之樂,所以娛密坐、接歡欣也。

余日怡盪,非以風民也,其何害哉?」王曰:「試為寡人賦之。

」玉曰:「唯唯。

」夫何皎皎之閒夜兮,明月爛以施光。

朱火曄其延起兮,耀華屋而熺洞房。

黼帳祛而結組兮,鋪首炳以焜煌。

陳茵席而設坐兮,溢金罍而列玉觴。

騰觚爵之斟酌兮,漫既醉其樂康。

嚴顏和而怡懌兮,幽情形而外揚。

文人不能懷其藻兮,武毅不能隱其剛。

簡隋跳踃,般紛挐兮。

淵塞沉盪,改恆常兮。

於是鄭女出進,二八徐侍。

姣服極麗,姁媮致態。

貌嫽妙以妖蠱兮,紅顏曄其揚華。

眉連娟以增繞兮,目流睇而橫波。

珠翠的礫而照耀兮,華袿飛髾而雜纖羅。

顧形影,自整裝。

順微風,揮若芳。

動朱唇,紆清陽。

亢音高歌,為樂之方。

歌曰:「攄予意以弘觀兮,繹精靈之所束。

弛緊急之弦張兮,慢末事之骩曲。

舒恢炱之廣度兮,闊細體之苛縟。

嘉《關雎》之不淫兮,哀《蟋蟀》之侷促。

啟泰貞之否隔兮,超遺物而度俗。

揚激徵,騁清角,贊舞操,奏均曲。

形態和,神意協,從容得,志不劫。

於是躡節鼓陳,舒意自廣。

游心無垠,遠思長想。

其始興也,若俯若仰,若來若往。

雍容惆悵,不可為象。

其少進也,若翔若行,若竦若傾,兀動赴度,指顧應聲,羅衣從風,長袖交橫。

駱驛飛散,颯擖合併。

鶣ꅃ燕居,拉㧺鵠驚。

綽約閒靡,機迅體輕。

姿絕倫之妙態,懷愨素之潔清。

修儀操以顯志兮,獨馳思乎杳冥。

在山峨峨,在水湯湯,與志遷化,容不虛生。

明詩表指,喟息激昂。

氣若浮雲,志若秋霜。

觀者增嘆,諸工莫當。

於是合場遞進,按次而俟。

埒材角妙,誇容乃理。

軼態橫出,瑰姿譎起。

眄般鼓則騰清眸,吐哇咬則發皓齒。

摘齊行列,經營切儗。

彷佛神動,迴翔竦峙。

擊不致策,蹈不頓趾。

翼爾悠往,暗復輟已。

及至回身還入,迫於急節,浮騰累跪,跗蹋摩跌。

紆形赴遠,漼似摧折。

纖弛蛾飛,紛猋若絕。

超[走俞]鳥集,縱弛殟歿。

委蛇姌裊,雲轉飄曶。

體如游龍,袖如素霓。

黎收而拜,曲度究畢。

遷延微笑,退複次列。

觀者稱麗,莫不怡悅。

於是歡洽宴夜,命遣諸客。

擾攘就駕,僕夫正策。

車騎並狎,巃嵸逼迫。

良駿逸足,蹌捍陵越。

龍驤橫舉,揚鑣飛沫。

馬材不同,各相傾奪。

或有逾埃赴轍,霆駭電滅,跖地遠群,暗跳獨絕。

或有宛足郁怒,盤桓不發,後往先至,遂為逐末。

或有矜容愛儀,洋洋習習,遲速承意,控御緩急。

車音若雷,騖驟相及。

駱漠而歸,雲散城邑。

天王燕胥,樂而不泆。

娛神遺老,永年之術。

優哉游哉,聊以永日。

《鴻鵠歌》

劉邦 〔兩漢〕

鴻鵠高飛,一舉千里。

羽翮已就,橫絕四海。

橫絕四海,當可奈何?雖有矰繳,尚安所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