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文 /

元代朝代作品全集

《水仙子·尋梅》

喬吉 〔元代〕

冬前冬後幾村莊,溪北溪南兩履霜,樹頭樹底孤山上。

冷風來何處香? 忽相逢縞袂綃裳。

酒醒寒驚夢,笛淒春斷腸,淡月昏黃。

《老圃堂》

張昱 〔元代〕

不謂斯時有此翁,無能田畝累其窮。

異蔬自灌欲百品,老圃官量無十弓。

草閣曉梳秋發白,玉杯春醉夕陽紅。

餘生盡可忘榮辱,事與樊遲請學同。

复制

《竇娥冤》

關漢卿 〔元代〕

(外扮監斬官上,雲)下官監斬官是也。

今日處決犯人,着做公的把住巷口,休放往來人閒走。

(淨扮公人鼓三通、鑼三下科。

劊子磨旗、提刀,押正旦帶枷上)(劊子云)行動些,行動些,監斬官去法場上多時了!(正旦唱)【正宮】【端正好】沒來由犯王法,不堤防遭刑憲,叫聲屈動地驚天!頃刻間遊魂先赴森羅殿,怎不將天地也生埋怨?【滾繡球】有日月朝暮懸,有鬼神掌著生死權,天地也,只合把清濁分辨,可怎生糊突了盜跖、顏淵?為善的受貧窮更命短,造惡的享富貴又壽延。

天地也,做得個怕硬欺軟,卻元來也這般順水推船。

地也,你不分好歹何為地?天也,你錯勘賢愚枉做天!哎,只落得兩淚漣漣。

(劊子云)快行動些,誤了時辰也。

(正旦唱)【倘秀才】則被這枷扭的我左側右偏,人擁的我前合後偃,我竇娥向哥哥行有句言。

(劊子云)你有甚麼話說?(正旦唱)前街里去心懷恨,后街里去死無冤,休推辭路遠。

(劊子云)你如今到法場上面,有甚麼親眷要見的,可教他過來,見你一面也好。

(正旦唱)【叨叨令】可憐我孤身隻影無親眷,則落的吞聲忍氣空嗟怨。

(劊子云)難道你爺娘家也沒的?(正旦雲)止有個爹爹,十三年前上朝取應去了,至今杳無音信。

(唱)早已是十年多不睹爹爹面。

(劊子云)你適才要我往后街里去,是甚麼主意?(正旦唱)怕則怕前街里被我婆婆見。

(劊子云)你的性命也顧不得,怕他見怎的?(正旦雲)俺婆婆若見我披枷帶鎖赴法場餐刀去呵,(唱)枉將他氣殺也麼哥,枉將他氣殺也麼哥!告哥哥,臨危好與人行方便。

(卜兒哭上科,雲)天那,兀的不是我媳婦兒!(劊子云)婆子靠後!(正旦雲)既是俺婆婆來了,叫他來,待我囑付他幾句話咱。

(劊子云)那婆子,近前來,你媳婦要囑付你話哩。

(卜兒雲)孩兒,痛殺我也!(正旦雲)婆婆,那張驢兒把毒藥放在羊肚兒湯里,實指望藥死了你,要霸占我為妻。

不想婆婆讓與他老子吃,倒把他老子藥死了。

我怕連累婆婆,屈招了藥死公公,今日赴法場典刑。

婆婆,此後遇着冬時年節,月一十五,有瀽不了的漿水飯,瀽半碗兒與我吃;燒不了的紙錢,與竇娥燒一陌兒。

則是看你死的孩兒面上!(唱)【快活三】念竇娥葫蘆提當罪愆,念竇娥身首不完全,念竇娥從前已往幹家緣。

婆婆也,你只看竇娥少爺無娘面。

【鮑老兒】念竇娥伏侍婆婆這幾年,遇時節將碗涼漿奠;你去那受刑法屍骸上烈些紙錢,只當把你亡化的孩兒薦。

(卜兒哭科,雲)孩兒放心,這個老身都記得。

天那,兀的不痛殺我也!(正旦唱)婆婆也,再也不要啼啼哭哭,煩煩惱惱,怨氣衝天。

這都是我做竇娥的沒時沒運,不明不暗,負屈銜冤。

(劊子做喝科,雲)兀那婆子靠後,時辰到了也。

(正旦跪科)(劊子開枷科)(正旦雲)竇娥告監斬大人,有一事肯依竇娥,便死而無怨。

(監斬官雲)你有甚麼事?你說。

(正旦雲)要一領淨席,等我竇娥站立;又要丈二白練,掛在旗槍上:若是我竇娥委實冤枉,刀過處頭落,一腔熱血休半點兒沾在地下,都飛在白練上者。

(監斬官雲)這個就依你,打甚麼不緊。

(劊子做取席站科,又取白練掛旗上科)(正旦唱)【耍孩兒】不是我竇娥罰下這等無頭願,委實的冤情不淺;若沒些兒靈聖與世人傳,也不見得湛湛青天。

我不要半星熱血紅塵灑,都只在八尺旗槍素練懸。

等他四下里皆瞧見,這就是咱萇弘化碧,望帝啼鵑。

(劊子云)你還有甚的說話?此時不對監斬大人說,幾時說那?(正旦再跪科,雲)大人,如今是三伏天道,若竇娥委實冤枉,身死之後,天降三尺瑞雪,遮掩了竇娥屍首。

(監斬官雲)這等三伏天道,你便有沖天的怨氣,也召不得一片雪來,可不胡說!(正旦唱)【二煞】你道是暑氣暄,不是那下雪天;豈不聞飛霜六月因鄒衍?若果有一腔怨氣噴如火,定要感的六出冰花滾似綿,免着我屍骸現;要什麼素車白馬,斷送出古陌荒阡!(正里再跪科,雲)大人,我竇娥死的委實冤枉,從今以後,着這楚州亢旱三年!(監斬官雲)打嘴!那有這等說話!(正旦唱)【一煞】你道是天公不可期,人心不可憐,不知皇天也肯從人願。

做甚麼三年不見甘霖降?也只為東海曾經孝婦冤,如今輪到你山陽縣。

這都是官吏每無心正法,使百姓有口難言!(劊子做磨旗科,雲)怎麼這一會兒天色陰了也?(內做風科,劊子云)好冷風也!(正旦唱)【煞尾】浮云為我陰,悲風為我旋,三樁兒誓願明題遍。

(做哭科,雲)婆婆也,直等待雪飛六月,亢旱三年呵,(唱)那其間才把你個屈死的冤魂這竇娥顯!(劊子做開刀,正旦倒科)(監斬官驚雲)呀,真箇下雪了,有這等異事!(劊子云)我也道平日殺人,滿地都是鮮血,這個竇娥的血都飛在那丈二白練上,並無半點落地,委實奇怪。

(監斬官雲)這死罪必有冤枉。

早兩樁兒應驗了,不知亢旱三年的說話,准也不准?且看後來如何。

左右,也不必等待雪睛,便與我抬他屍首,還了那蔡婆婆去罷。

(眾應科,抬屍下)。

《貧婦謠》

楊維楨 〔元代〕

西家婦,貧失身。東家婦,貧無親。紅顏一代難再得,皦皦南國稱佳人。

夫君求昏多禮度,三日昏成戍邊去。龍蟠有髻不復梳(一作「閉門花落春不知」。又作「閉門花落青春深」),寶瑟無弦為誰御。

朝來採桑南陌周,道旁過客黃金求。黃金可棄不可售,望夫自上西山頭。

夫君生死未知所,門有官家賦租苦。姑嫜繼歿骨肉孤,夜夜青燈泣寒杼。

西家婦作傾城姝,黃金步搖繡羅襦。東家婦貧徒自苦,明珠不傳青州奴。

為君貧操彈修竹,不惜紅顏在空谷。君不見人間寵辱多反覆,阿嬌老貯黃金屋。

复制

《杭州觀閱武和兒伯范》

危素 〔元代〕

世祖丕圖天廣大,外臣雄鎮海門西。風高霄漢旌旗動,日射沙營劍戟齊。

元帥虎符秋氣肅,三軍鱗甲曉塵低。百年禮樂今全盛,故國遺民已耄齯。

复制

《山坡羊·一個犁牛半塊田》

張養浩 〔元代〕

一個犁牛半塊田,收也憑天,荒也憑天。粗茶淡飯飽三餐,早也香甜,晚也香甜。布衣得暖勝絲綿,長也可穿,短也可穿。草舍茅屋有幾間,行也安然,待也安然。雨過天青駕小船,魚在一邊,酒在一邊。夜歸兒女話燈前,今也有言,古也有言。日上三竿我獨眠,誰是神仙,我是神仙。南山空谷書一卷,瘋也痴癲,狂也痴癲。

复制

《擁翠堂詩卷》

於立 〔元代〕

幽人結屋江邊住,俗聲不到題詩處。門前惟有樹扶疏,檐間只許雲來去。

落花如雨東風狂,綠陰滿地春茫茫。一聲啼鳥驚夢破,翠屏淺印煙峰長。

海綃輕薄煙霏暝,空碧無痕湛清影。天風吹落竽籟寒,嵐光濕透衣裳冷。

我生已有遺世心,便欲長往窮幽尋。微茫樓觀不可到,雲林冥冥苔碧深。

复制

《贈戴原正》

丁鶴年 〔元代〕

戴生眼如電,讀書夜忘眠。清晨盥櫛罷,起居慈母前。

母身康寧子心喜,讀書還向書帷里。綴文調膳秋復春,鳳凰符彩騶虞仁。

天心一回,四海平治。明堂掄材,清廟需器。棟樑瑚璉寧汝棄。

复制

《慶東原·泊羅陽驛》

趙善慶 〔元代〕

砧聲住,蛩韻切,靜寥寥門掩清秋夜。

秋心鳳闕,秋愁雁堞,秋夢蝴蝶。

十載故鄉心,一夜郵亭月。

《陌上桑》

王冕 〔元代〕

陌上桑,無人采,入夏綠陰深似海。行人來往得清涼,借問蠶姑無個在。

蠶姑不在在何處?聞說官司要官布。大家小家都捉去,豈許蠶姑獨能住?

日間績麻夜織機,養蠶種田俱失時。田夫奔走受鞭笞,飢苦無以供支持。

蠶姑且將官布辦,桑老田荒空自嘆。明朝相對淚滂沱,米糧絲稅將奈何?

复制

《花門行》

楊維楨 〔元代〕

大唐宇宙非金甌,黃頭奚兒蟆作虬。跳梁河隴翻九土,驚呼(一作烏)夜半呼延秋。

朔方健兒袖雙手,戰馬傷春舞楊柳。當時天驕不借兵,渭闕黃旗仆來久。

快哉健鶻隨手招,渡河萬匹疾如猋。白羽若月筋簳驕,彎弓仰天落胡旄。

吁嗟健鶻有如許,邀我(一作功)索花固其所。明年西下崆峒兵,壯士重憂折天柱。

折天柱,唐無人,引狼殪虎狼非麟。空令漢女嫁非匹,窮廬夜夜愁寒雲。

复制

《雜劇·西遊記·第四本》

楊景賢 〔元代〕

玉宇澄空卷絳綃紫雲聲里奏咸韶認將北斗回金柄魔利天中走一遭第十三折妖豬幻惑唐僧,沿路小心,俺自保障你者。

【尾】去心緊似離弦箭,到前去如何動轉?魔女國孽冤深,火焰山禍難遣。

正名朱太公告官司裴海棠遇妖怪三藏托孫悟空二郎收豬八戒。

《有題》

王冕 〔元代〕

紅草流光錦繡衢,龍旗千乘擁金輿。指揮漫說丁都護,獻賦可憐揚大夫。

花壓翠樓秋雨重,雪圍氈屋夜燈孤。行人只說山川好,不信沙塵上鬢須。

复制

《有感 其一》

許衡 〔元代〕

嬌兒未成人,病苦不肯退。

憂傷動中懷,慘慘心欲碎。

老妻情更惡,中夜泣相對。

何如早還歸,山陽墳隴在。

平生所願心,展轉不得遂。

十年誤同游,回首隻多愧。

病連肝肺深,因覺妻子累。

悠悠故鄉情,滴滴眼中淚。

复制

《松下晚興》

尹廷高 〔元代〕

飛雲憩松梢,倚松覓詩句。沉吟不成章,白雲亦飛去。

复制

《【雙調】殿前歡_對菊自嘆可》

張養浩 〔元代〕

對菊自嘆

可憐秋,一簾疏雨暗西樓。黃花零落重陽後,減盡風流。對黃花人自羞,花依舊,人比黃花瘦。問花不語,花替人愁。

登會波樓

四圍山,會波樓上倚闌干。大明湖鋪翠描金間,華鵲中問,愛江心六月寒。荷花綻,十里香風散。被沙頭啼鳥,喚醒這夢裡微官。

玉香邐花

玉香邐,花中無物比風流。芳姿奪盡人間秀,冰雪堪羞,翠幃中分外幽。開時候,把風月都熏透。神仙在此,何必揚州。

村居

會尋思,過中年便賦去來詞。為甚等閒間不肯來城市?只怕俗卻新詩。對着這落花村,流水堤,柴門閉柳外山橫翠。便有些斜風細雨,也近不得這蒲笠蓑衣。

复制

《次韻張夢臣侍御游蔣山五十韻》

大欣 〔元代〕

勝游還送客,秋日淨郊原。別酒歡逾洽,行廚禮不煩。

楓林生晚吹,鞠沼媚晨暾。滿座金貂貴,斯人玉雪溫。

絲綸承異渥,黼黻進嘉言。宥密皇猷重,才華大雅渾。

披雲簾掛玉,前席錦為墩。接武夔龍地,冥懷雁鶩村。

外台分重寄,南服占名藩。登麥初橫榻,迎春及賜幡。

憑高荒壝沒,弔古斷碑昏。種竹期招鳳,尋僧共聽猿。

洞呀獰蟒化,海立怒鵬鶱。珠鈿沉眢井,金鋪委壞垣。

國初遺老在,江表故家蕃。及物多膏澤,為邦固本根。

化行民自信,身退道彌尊。美俗時丕變,吾人溺可援。

山川還寂寞,歲月去翩翻。廢館弦聲絕,虛龕繪像存。

苔斑飢鼠走,梅臥野蜂屯。除道看驄馬,來儀集采鸞。

傳呼驚鹿鋌,笑語答江喧。撫跡多遺恨,懷人慾斷魂。

馭風寧有待,斲堊妙無痕。師表儒林盛,賢勞王事敦。

不求金躍冶,但愛土為塤。陳寶徒祠雉,柏溫苦化黿。

青山隨地好,朱實著霜繁。克味和椒桂,同馨佩芷蓀。

衡廬肩可拍,參井手先捫。說劍雙龍吼,揮毫萬馬奔。

築台先自隗,學圃恥如樊。破衲多年冷,窮檐傍午暄。

不才甘朽櫟,何幸枉高軒。蕪穢煩芟制,泥塗賴力掀。

班揚鋒遠避,屈賈氣還吞。舉世懷燕石,惟吾重魯璠。

三光開渾沌,萬派出昆崙。喜接東山屐,叨陪北海尊。

辱知榮篚帛,懷德報壺飧。多稼欣逢歲,嘉蔬更滿園。

雲霄翔鸛鶴,溟渤偃鯨鯤。寒士勤噓拂,諸生淑討論。

望塵趨末路,立雪候重閽。緣忝三生舊,心冥萬化元。

棠陰思召伯,柳色憶王孫。精衛慚填海,神鰲力負坤。

他時愁遠別,此意竟難諼。嵩華相從去,重窺玉女盆。

复制

《宿賈氏山房》

黃溍 〔元代〕

暝色蒼茫赴遠岑,獨追燈火下荒潯。

寒沙細水通幽徑,修竹高楠走翠陰。

草草悲歡中夜語,悠悠醉醒百年心。

石霜煙月寒無寐,坐聽疏鍾出二林。

复制

《題董源寒林重江圖》

貝瓊 〔元代〕

天下畫師無董源,學者紛紛工水石。

雲山萬里出巴陵,白首淮南見真跡。

亂石平坡淨無土,松根裂石蟠龍虎。

偃蓋千年飽雪霜,深林六月藏風雨。

江上村墟何處入,浮空遠黛蛾眉濕。

漁人日暮各已歸,小舟如鳧落潮急。

我昔西清嘗看畫,南唐此本千金價。

坐移絕境在雲間,月出霜猿啼後夜。

薄游未掛吳淞帆,令我一夕思江南。

安得買田築室幽絕境,開窗日日分晴嵐。

复制

《桃源行題趙仲穆畫》

薩都剌 〔元代〕

長城遠築阿房起,黔首驅除若螻蟻。

誰知別有小乾坤,藏在桃花白雲里。

桃花重重間白雲,洞門鎖住千年春。

男耕女織作生業,版籍不是秦家民。

桑麻雞犬村村屋,流水門牆映花竹。

無端漁父綠蓑衣,帶得黃塵入幽谷。

主人迎客坐茅堂,共話山中日月長。

但見花開又花落,豈知世上誰興亡。

明朝漁父歸城市,回首雲山若千里。

再來何處覓仙蹤?恨滿桃花一溪水。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