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五代 顾夐 杨柳枝·秋夜香闺思寂寥
拼 译 译

《杨柳枝·秋夜香闺思寂寥》

顾夐 〔五代〕

秋夜香閨思寂寥,漏迢迢。

链接:https://www.poemfk.com/chinese-poem-author-info-%E4%BA%94%E4%BB%A3-%E9%A1%A7%E5%A4%90.html

来源:Ancient Chinese

鴛帷羅幌麝煙銷,燭光搖。

正憶玉郎遊蕩去,無尋處。

更聞簾外雨瀟瀟,滴芭蕉。

杨柳枝·秋夜香闺思寂寥 - Translation and notes

譯文秋夜,深閨瀰漫着無聊和空寂,她的思緒猶如遠處的更漏聲聲,嘀嗒地響着,時斷時續。夜風吹動篩帳的羅紋如水,帳上的繡鴛鴦似在竊竊私語,燭光輕搖着它孤獨的影子,熏爐的香煙正悄悄地散去。心中在把心上的人回憶,他正漫遊天涯浪蕩無跡,無處得知他的音信,無處去把他尋覓。只聽得簾外雨瀟瀟,如不盡的相思淚,落在芭蕉葉上滴滴。

注釋寂寥:寂寞空虛。漏迢迢(tiáo):更漏之聲悠長。古時以漏壺滴水計時。鴛帷:繡着鴛鴦的帷帳。羅幌:絲羅床帳。麝煙:焚麝香發出的煙。煙,一作「香」。玉郎:古代女子對丈夫的愛稱。瀟瀟:風雨聲,一作「蕭蕭」。《詩經·鄭風·風雨》:「風雨瀟瀟,雞鳴膠膠。既見君子,雲胡不廖。」▲

錢國蓮 等.花間詞全集:當代世界出版社,2002:156

房開江 崔黎民.花間集全譯:貴州人民出版社,1990:476-477

陳如江.花間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7:158

杨柳枝·秋夜香闺思寂寥 - Appreciation

這是又一闋抒寫獨處孤居、思念情人的怨苦情緒的小令。

上片從時間的延續上來寫孤獨感、思念苦。「漏迢迢」是明寫在寂寥的秋夜坐守香閨,只覺夜長迢迢,愁苦綿綿。後兩句是暗喻的寫法。「鴛帷」應是成雙作對共枕同寐之處,可是現今單身隻影坐守空房,徒讓「麝煙銷」。這麝香之煙練繞,本應熏歡情合抱的枕衾的,眼下徒然銷盡散去在時間的流逝里;紅燭之光原當在情侶攜手共入鴛帳時熄滅了的,可是目前挑燈夜候,燭淚低垂,孤影搖晃。處處都暗寫孤獨,暗寫長夜難度。下片從空間上寫「無尋處」,那個「玉郎」不知到哪兒去尋花問柳了。空間的阻隔愈大,孤獨的寂寥感也就愈深,時間的延續度也愈長,何況現今是「無尋處」,茫茫不知所去。詞的結句非常含蓄有致。「更聞簾外雨瀟瀟,滴芭蕉」,從聽覺角度來體現孤獨的思念苦,來表現心境。雨打芭蕉,正是滴滴在心頭,聲聲見苦情。同時,滿耳雨打芭蕉聲,正見出一種寂寥感。此時別無他聲是令人更覺寂寥,而雨打芭蕉之聲更比無聲使人哀苦了。愈靜愈孤寂,愈覺思念苦,雨點聲聲愈增靜寂感,心境愈顯豁地寫出。此詞意在言外,以物以景傳情,顯得委婉纏綿。比起《訴衷情》質樸中略見辛辣味的表現,這個女性似較前一個柔軟溫順,儘管她們的痴情是一般的深。

此詞的成功之處在於藝術表現的頗具匠心。這首詞突破了花間詞醉心描摹外形身態的陋習,着意渲染主人公耳聞目見的景物,來突出「她」的心理感受。在這裡,作者不在是一個輕薄無聊的旁觀者,而是設身處地的在為主人公抒發哀怨,讀來也便使人覺得有身臨其境之感,無疑,這就很自然增強了藝術感染力。

除此而外,這首詞在結構安排上也頗有引人注目之處。全詞按上下片分別從時間和空間兩方面來着力刻畫,成功地為閨怨主題提供了一個典型環境。上片的秋夜、更漏、麝香燭光,都刻畫了時間的漫長難捱;而下片所寫的「玉郎」出外遊蕩不知去向,又把女主人公的愁思置於一個廣闊的空間裡。這種「上窮碧落下黃泉」與「此恨綿綿無絕期」的組合,往往會有很淺的感染力。▲

唐圭璋 等.唐宋詞鑑賞辭典(唐·五代·北宋):上海辭書出版社,1988:237-238

唐圭璋.唐宋詞鑑賞辭典:江蘇古籍出版社,1986:106

顾夐

顾夐

顾敻,五代词人。生卒年、籍贯及字号均不详。前蜀王建通正(916)时,以小臣给事内廷,见秃鹫翔摩诃池上,作诗刺之,几遭不测之祸。后擢茂州刺史。入后蜀,累官至太尉。顾夐能诗善词。 《花间集》收其词55首,全部写男女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