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宋代 苏轼 寄刘孝叔
拼 译 译

《寄刘孝叔》

苏轼 〔宋代〕

君王有意誅驕虜,椎破銅山鑄銅虎。

链接:https://www.poemfk.com/chinese-poem-author-info-%E5%AE%8B%E4%BB%A3-%E8%98%87%E8%BB%BE.html

来源:Ancient Chinese

聯翩三十七將軍,走馬西來各開府。

南山伐木作車軸,東海取鼉漫戰鼓。

汗流奔走誰敢後,恐乏軍興污質斧。

保甲連村團未遍,方田訟牒紛如雨。

爾來手實降新書,抉剔根株窮脈縷。

詔書惻怛信深厚,吏能淺薄空勞苦。

平生學問止流俗,眾里笙竽誰比數。

忽令獨奏鳳將雛,倉卒欲吹那得譜。

況復連年苦饑饉,剝齧草木啖泥土。

今年雨雪頗應時,又報蝗蟲生翅股。

憂來洗盞欲強醉,寂寞虛齋臥空甒。

公廚十日不生煙,更望紅裙踏筵舞。

故人屢寄山中信,只有當歸無別語。

方將雀鼠偷太倉,未肯衣冠掛神武。

吳興丈人真得道,平日立朝非小補。

自從四方冠蓋鬧,歸作二浙湖山主。

高蹤已自雜漁釣,大隱何曾棄簪組。

去年相從殊未足,問道已許談其粗。

逝將棄官往卒業,俗緣未盡那得睹。

公家只在霅溪上,上有白雲如白羽。

應憐進退苦皇皇,更把安心教初祖。

寄刘孝叔 - Translation and notes

譯文君王要討伐驕橫的夷虜,要它們臣服,椎破銅山,開發銅礦,鑄制銅虎符。接接連連派遣了三十七位將軍,不斷走馬西來各自開設軍府。南山砍伐木材作戰車的軸,東海取出鼉的血塗抹戰鼓。佚役汗流奔走哪一個敢放慢步子,恐怕影響軍需供應而死於刀斧。保甲雖村相連然鄉民未普遍團聚,方田法訴狀如雨鄉民紛訴苦。近來新降公文要實行手實法,挖掘剔括到口糧和種糧誰種糧誰敢說不。還要沿着各條生計脈絡,仔細搜求以至一絲一縷。皇上詔書憐惜老百姓痛苦的情意實在是深厚,官吏辦事的材能淺薄,辜負朝廷希望,白費許多勞苦。平生的學問平平常常只屬於流俗,混在吹笙吹竽的隊伍中哪得和別人比教。忽然命令我單獨演奏《鳳將雛》,倉促之間想吹好哪裡能得到曲譜。朝廷派我獨當一面來密州做知州,我實在沒有現成的好辦法為老百姓服務。況且密州這些年連年苦於饑荒,老百姓剝樹皮齧草根甚至吃泥土。今年雨雪頗能應時令,偏又報蝗蟲長起了翅膀,長壯了腿股。發起愁來,洗洗酒盞,想勉強喝幾杯,寂寞空蕩的書齋里,只躺臥着空酒壺。公家廚房已經整整十天沒餚炊煙,豈敢望紅裙舞女踏着筵席起舞。老朋友多次從山中寄信來,信上只有「當歸」兩個字,沒有別的言語。正準備和雀鼠一樣偷太倉的糧維持自己混下去,還不想辭職不干,不願掛冠神武。吳興丈人您世事看得透闢,淡薄名利,平日立朝辦了許多好事非問小補。自從朝廷派遣使者到各地,各地鬧得不安寧,您回到了二浙家鄉,做起了湖山主。那些置身於漁釣者之間的隱士,行蹤是高尚的。身居朝市過着隱居生活的大隱士,何曾放棄過簪組。您現在身為宮觀,就享受着這種閒悠。想起去年相從的歲月,還感到很大的不滿足,我向您求教問道,您允許我做一些粗略的陳述,但陳述得很不夠。我準備棄官不做,跟隨您完成學業,無奈俗緣未盡,那得拜見您,只得罷休。您的家就在霅溪上,我知道那個地方,上面有白雲如白羽毛一般,環境很清幽。您應當憐惜我進退不得到處奔波的苦衷,象達摩大師那樣教會我安下心來,安心密州。

注釋劉孝叔:名述,湖州吳興(今屬浙江)人。熙寧初任侍御史彈奏王安石,出知江州,不久提舉崇禧觀。驕虜(lǔ):指契丹和西夏。神宗初繼位,先後對西夏和南方少數民族用兵。椎(zhuī)破:以椎擊破。銅山:這裡指產銅之山。虎:虎符。古代帝王授予臣屬兵權和調發軍隊的信物。聯翩:接連不斷。開府:成立府署,自選僚屬。鼉(tuó)鼓:即用鼉皮蒙的鼓。鼉,揚子鱷。漫:當作鞔,以皮蒙鼓。軍興:朝廷徵集財物以供軍需。污資斧(fǔ):因獲罪伏法被斬。資斧,利斧。保甲:指保甲法。團未遍:指保甲法因遭到老百姓抵制,百姓還未完全組織起來。團,聚集。方田:指方田均稅法,每年九月官府派人丈量土地,按地勢土質分五等定稅。訟諜(sòng dié):訟辭,訴訟文書。這句說方田均稅不公。引起民間訴訟紛紜。爾來:自那時以來。手實:指手實法。挾剔(xiétī):搜求挑取。窮脈縷:言法令苛細至極。詔書:皇帝的命令文告。惻怛(cèdá):哀憐、同情。信:確實。流俗:據《施注蘇詩》,王安石對神宗說蘇軾兄弟學本流俗。當時譏議新政的人,王安石都攻擊他們是流俗。比數:相提並論。鳳將雛(chú):漢代樂曲名。齧(niè):咬。啖(dàn):吃。甒(wǔ):酒器。更望:豈望。紅裙:指歌舞妓。當歸:本藥名,古人常用以表示應當歸去。太倉:京城中的大穀倉。神武:神武門,建康(今南京市)宮門。吳興丈人:指劉孝叔。二浙:浙東、浙西。這句說劉孝叔掛冠歸去。大隱:身居朝市而過隱居生活。簪(zān)組:官服。簪指冠簪,組指冠帶。去年:指熙寧七年春蘇軾與劉孝叔會於虎丘。粗:粗略。逝:通「誓」,表示決心之詞。卒業:完成學業。霅(zhá)溪:在吳興,由東苕溪、西苕溪等水匯合而成。初祖:初傳禪宗來中國的達摩。這句要劉孝叔教以安心之法。▲

霍松林.宋詩鑑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87:371-373

孫凡禮 劉尚榮.蘇軾詩詞選:中華書局,2005:82-83

王水照 朱剛.蘇軾詩詞文選評: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65-66

寄刘孝叔 - Appreciation

這首詩可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自首句到「吏能」句,是譏時,譏刺宋神宗,王安石對外開邊,對內變法,本想富國強兵,結果事與願違。神宗即位不久,鑑於宋王朝同遼國和西夏的屈辱和約,有增強兵備,「鞭笞四夷」之意,先後對西夏和南方少數民族用兵,故此詩前八句首先譏刺開邊。為了鑄造銅製虎符,調發軍隊。已「椎破(以椎擊破)銅山」,大量采銅,可見徵調軍隊之多,這是誇張的寫法;但熙寧七年(1074)九月置三十七將,皆給虎符,則史有明文記載;這一年八月遣內侍徵調民車以備邊,十一月又令軍器監製造戰車,「伐木作車軸」也是事實;取鼉皮以張戰鼓,雖史無明文,但徵集牛皮以供軍用卻與此相似。而這一切徵調,誰也不敢怠慢,否則就有資斧(利斧)之誅。蘇軾並不反對抵抗遼國和西夏,他青年時代就表示要「與虜試周旋」(《和子由苦寒見寄》),就在寫這首詩前不久還表示「聖朝若用西涼簿,白羽就能效一揮」(《祭常山回小獵》);但是,他反對「首開邊隙」,反對為此而開礦、置將、伐木、取鼉,加重百姓負擔,鬧得雞犬不寧。

「保甲」四句是譏刺新法的。「團未遍」,寫保甲法因遭到一些老百姓的抵制(有人為了不作保丁而截指斷腕),還未完全組織起來。「方田」寫方田均稅法,丈量土地,均定獻稅,引起民間訴訟紛紜。「手實」寫令民自報土地財產,作為徵稅根據,「尺椽寸土,檢括無餘」(《宋史·呂惠卿傳》),這就是「抉剔根株窮脈縷」的具體內容。「詔書」二句是對第一部分的小結。這些詔書表現了宋神宗對民間疾苦有深厚的哀憐同情之心,但這些新法一個接一個地頒布,事目繁多,吏能淺薄,並未取得實效。紀昀稱這兩句是「詩人之筆」,意思是說它怨而不怒,哀而不傷,沒有把矛頭直接指向皇帝。但卻深刻地揭示了宋神宗、王安石的主觀願望同客觀效果的矛盾。

第二部分自「平生」句至「更望」句,是自嘲。熙寧二年(1069),蘇轍因反對王安石變法而罷制置三司條例司檢詳文字,神宗問王安石:「蘇軾如何,可使代轍否?」王安石不贊成,認為他們兄弟「學本流俗」。「眾里笙竽」,即《韓非子·內儲說》所載濫竽充數一典的活用。第二部分的前四句是說:他早被王安石判為「學本流俗」,像濫竽充數一樣,平庸得無可比擬;現在突然要他擔任密州知州,作地方長官,獨奏一曲,這就像要南郭先生單獨吹竽一樣,怎麼吹得好呢?這是從主觀上說的,接着又以「況」字領起,進一步講客觀上的困難:密州仍然旱災、蝗災不斷,老百姓餓得以草木泥土充飢,作為知州的詩人自己也「齋廚索然,不堪其優,日與通守劉君廷式,循古城廢圃,求杞菊食之」,過着「攬草木以誑口」的生活(《後杞菊斌》),更談不上置酒宴、賞舞聽歌了。「紅裙踏筵舞」,是從韓愈《感春》「艷姬踏筵舞,清眸刺劍戟」句化出。

「故人」句至末句為詩的最後一部分,是答「故人」(劉孝叔),戲語連篇,尤為曲折多姿。當時,已經提舉崇禧觀,過着隱居生活的劉孝叔多次寄書勸蘇軾「當歸」。蘇軾同朋友開玩笑說:他雖「學本流俗」,是「眾里笙竽」,但總比那些盜食太倉之粟的雀鼠即貪官污吏好得多。他們都做得官,卻要他像南朝陶弘景那樣脫朝服掛神武門,辭官不幹了。這既回答了故人「當歸」之勸,又嘲笑了當時一些無能的官吏。接着他稱頌劉孝叔在朝直言敢諫,有補於世,及見朝廷遺使(冠蓋)擾民,就立即自請提舉宮觀,歸隱湖山;但「小隱隱陵藪,大隱隱朝市」(晉代王康琚《反招隱詩》),要過隱士生活也不一定非棄官不可。這樣既讚美了劉孝叔的「高蹤」,又為他暫不歸隱作了辯護。最後又轉圓說,前一年相聚時已聞其道之大略,他定將棄官,到劉孝叔處完成這段學業,只怕俗緣未盡,未必能睹劉孝叔之大道。或進或退,他正惶惶不定,有望故人教以安心之法。據《景德傳燈錄》載,慧可對達摩說:「我心未寧,乞師與安。」達摩說:「吾與安心竟。」末句即用這一佛典。

這是一首七古。范梈說:「七言古詩······須是波瀾開合,如江海之波,一波未平,一波復起。又如兵家之陣,方以為正,又復為奇,方以為奇,忽復為正,奇正出入,變化不可紀極。」(見《仇注杜詩》卷一引)蘇軾這篇七古就具有上述特點。第一部分譏刺新法,語言相當尖銳,卻以「詔書」二句收住,揭露既深刻,又不失詩人忠厚之旨。然後順手拈出王安石對他的職責,轉入自嘲,轉得既陡峭又自然。既是流俗、濫竿,就難於勝任獨當一面的知州,何況又是災傷連年的地方。蘇軾的話看似自謙,實際卻回駁了「流俗」的指責。時局和他的處境既是這樣艱難,原本應接受故人「當歸」的勸告,但作者卻一波三折地反覆申訴「未肯衣冠掛神武」,這就是「變化不可紀極」,這就是「東坡詩推倒扶起,無施不可。」(劉熙載《藝概》卷二)蘇軾詩長於比喻,這首也不例外,如以「紛如雨」喻訴訟之多,以「抉剔根株窮脈縷」喻「手實之禍,下及雞豚」,以白羽喻白雲等。特別是「平生所學」四句,紀昀特別稱許說:「妙於用比,便不露激訐之氣。前人立比體,原為一種難着語處開法門。」這四句本來牢騷甚重,但由作者以「眾里笙竽」坐實「流俗」的指責,以「獨奏鳳將雛」比喻任知州,反而顯得風趣、幽默,「不露激訐之氣」了。▲

霍松林.宋詩鑑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87:371-373

寄刘孝叔 - Creative Back View

熙寧七年(1074),蘇軾赴密州任途中與劉孝叔等六人會於吳興,著名詞人張先作「六客詞」,成為文壇佳話。熙寧八年(1075)四月十一日蘇軾作此詩,對王安石變法作了相當尖銳的譏刺,並抒發了自己在仕途上進退維谷之情。

霍松林.宋詩鑑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87:371-373

苏轼

苏轼

(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和仲,号铁冠道人、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苏仙,汉族,眉州眉山(四川省眉山市)人,祖籍河北栾城,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画家,历史治水名人。苏轼是北宋中期文坛领袖,在诗、词、散文、书、画等方面取得很高成就。文纵横恣肆;诗题材广阔,清新豪健,善用夸张比喻,独具风格,与黄庭坚并称“苏黄”;词开豪放一派,与辛弃疾同是豪放派代表,并称“苏辛”;散文著述宏富,豪放自如,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轼善书,“宋四家”之一;擅长文人画,尤擅墨竹、怪石、枯木等。作品有《东坡七集》《东坡易传》《东坡乐府》《潇湘竹石图卷》《古木怪石图卷》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