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宋代 苏轼 醉落魄·苏州阊门留别
拼 译 译

《醉落魄·苏州阊门留别》

苏轼 〔宋代〕

蒼顏華發,故山歸計何時決!舊交新貴音書絕,惟有佳人,猶作殷勤別。

链接:https://www.poemfk.com/chinese-poem-author-info-%E5%AE%8B%E4%BB%A3-%E8%98%87%E8%BB%BE.html

来源:Ancient Chinese

離亭欲去歌聲咽,瀟瀟細雨涼吹頰。

淚珠不用羅巾浥,彈在羅衫,圖得見時說。

醉落魄·苏州阊门留别 - Translation and notes

譯文容顏蒼老,白髮滿頭,回家的計劃不知何時能實現。老友新朋都已斷了聯繫,只有你殷勤為我設宴踐行。就要告別而去,開口未歌先淒咽,細雨和涼風吹打着面頰。不要用手帕擦眼淚,就任由它灑滿衣衫吧,再次相會時,便把這作為相知、想念的憑證。

注釋醉落魄:詞牌名。即《一斛珠》。據曹鄴小說《梅妃傳》載,唐玄宗封珍珠一斛密賜江妃。江妃不受,寫下「長門自是無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的詩句。玄宗閱後不樂,令樂府以新聲唱之,名《一斛珠》。雙調五十七字,仄韻。蘇州閶門:春秋末期,伍子胥始築吳都,閶門是這座城池「氣通閶闔」的首門。佳人:指秦樓楚館裡的商女,這裡指的是歌女。▲

《讀點經典》編委會.豪放詞聖蘇東坡·辛棄疾名詞名句:鳳凰出版社,2012年6月:80-81

醉落魄·苏州阊门留别 - Appreciation

詞的上片先是直抒思鄉之情,謂雖已「甚顏華發」,卻是「故山歸計」仍未決。以問句出之,見感慨更深。

詞人此時因反對王安石變法,導致了「舊交新貴音書絕」。而且眼前,「惟有佳人,猶作殷勤別。」只有這位歌妓情意懇切,輸肝瀝膽,是可貴的知己。這首閶門留別詞中,可以看到詞人不僅以平等的態度對待侍宴的歌妓,對她以及她們寄予深刻的同情,而且進一步把佳人當作可以推心置腹的知音,把自己的宦遊漂泊與歌妓不幸的命運聯繫起來。同是天涯淪落人,同樣有不幸的命運,臨別之際,作者自然會觸動真情。

下片寫與佳人依依惜別的深情。由「殷勤別」到「離亭欲去」,意脈相連,過片自然。不同的是上片由己及人,下片由人到己,充分體現出雙方意緒契合,情感交流。歌妓擅唱,以歌贈別屬情理之中。但與自己最愛重的知音作別,就必然是未歌先淒咽,以至於泣不成聲。然而此時無聲勝有聲,一個「咽」字說盡了佳人的海樣情深。十月初冬,寒風襲人,但雙方只覺得離愁如滿天細雨,紛紛揚揚,無窮無盡,一時意忘了冷風吹淚臉。

結句用武則天《如意娘》詩之詩意:「看朱成碧思紛紛,憔悴支離為憶君。不信比來長下淚,開箱驗取石榴裙。」詞人用意則更進一層,勸佳人不用羅巾搵淚,任它灑滿羅衫,等待再次相會時,以此作為相知貴心的見證。這既是勸慰佳人,也是自我寬解,此時灑淚相別,但願後會有期。

縱觀蘇軾的一生,一直處於「欲仕不能,欲隱不忍」的矛盾中。自因反對新法而離京後,他鬱郁不得志,思歸故里之情更為迫切。此詞即流露出上述思想。▲

唐圭璋,周汝昌等 .《唐宋詞鑑賞辭典》(唐·五代·北宋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8-04:720-721

醉落魄·苏州阊门留别 - Creative Back View

此詞作於宋神宗熙寧七年(1074年)九月。時蘇軾離杭州赴密州(今山東諸城),途經蘇州時,有歌妓閶門為他設宴餞行,詞人將歌妓視作自己淪落天涯時的知音,遂賦此詞以為酬贈。

唐圭璋,周汝昌等 .《唐宋詞鑑賞辭典》(唐·五代·北宋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8-04:720-721

苏轼

苏轼

(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和仲,号铁冠道人、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苏仙,汉族,眉州眉山(四川省眉山市)人,祖籍河北栾城,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画家,历史治水名人。苏轼是北宋中期文坛领袖,在诗、词、散文、书、画等方面取得很高成就。文纵横恣肆;诗题材广阔,清新豪健,善用夸张比喻,独具风格,与黄庭坚并称“苏黄”;词开豪放一派,与辛弃疾同是豪放派代表,并称“苏辛”;散文著述宏富,豪放自如,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轼善书,“宋四家”之一;擅长文人画,尤擅墨竹、怪石、枯木等。作品有《东坡七集》《东坡易传》《东坡乐府》《潇湘竹石图卷》《古木怪石图卷》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