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金朝 李俊民 和即事
拼

《和即事》

李俊民 〔金朝〕

擬將唾手取封侯,世事那禁種種愁。未可搏他馮婦虎,終須享此景升牛。

但知勿剪甘棠在,莫為難圖蔓草憂。自古貴人天所予,定教名字到金甌。

复制
李俊民

李俊民

李俊民(1176~1260)或(1175~1260)字用章,自號鶴鳴老人,澤州晉城(今屬山西晉城)人。唐高祖李淵第二十二子韓王元嘉之後。年幼時 ,勤於經史百家,尤精通二程理學。承安間以經義舉進士第一,棄官教授鄉里,隱居嵩山,元政府澤州長官段直從河南嵩山迎回李俊民任澤州教授,長期在澤州大陽生活教學。金亡後,忽必烈召之不出,卒諡莊靖。能詩文,其詩感傷時世動亂,頗多幽憤之音。有《莊靖集》。 
拼

《西囿盧橘數株方窮秋蕭索間詫然敷榮薿薿可愛》

廖行之 〔宋代〕

寂寂園林秋暮時,可人盧橘玉英胎。

祗應籬菊返魂在,滿慰金行得意歸。

僵立凍峰攢翅白,霏微繁李綴枝稀。

天公似恐緇塵汙,乞與氈裘護雪衣。

复制
拼

《遊春台詩 其六》

春台仙 〔唐代〕

鳳凰三十六,碧天高太清。

元君夫人蹋雲語,冷風颯颯吹鵝笙。

复制
拼 译 译

《書蒲永升畫後》

蘇軾 〔宋代〕

古今畫水,多作平遠細皺,其善者不過能為波頭起伏,使人至以手捫之,謂有漥隆,以為至妙矣。

然其品格,特與印板水紙爭工拙於毫釐間耳。

唐廣明中,處士孫位始出新意,畫奔湍巨浪,與山石曲折,隨物賦形,盡水之變,號稱神逸。

其後蜀人黃筌、孫知微皆得其筆法。

始知微欲於大慈寺壽寧院壁作湖灘水石四堵,營度經歲,終不肯下筆。

一日,蒼黃入寺,索筆墨甚急,奮袂如風,須臾而成,作輸瀉跳蹙之勢,洶洶欲崩屋也。

知微既死,筆法中絕五十餘年。

近歲成都人蒲永升,嗜酒放浪,性與畫會,始作活水,得二孫本意,自黃居窠兄弟、李懷袞之流,皆不及也。

王公富人或以勢力使之,永升輒嘻笑捨去。

遇其欲畫,不擇貴賤,頃刻而成。

嘗與予臨壽寧院水,作二十四幅,每夏日掛之高堂素壁,即陰風襲人,毛髮為立。

永升今老矣,畫亦難得,而世之識真者亦少。

如往日董羽、近日常州戚氏畫水,世或傳寶之。

如董、戚之流,可謂死水,未可與永升同年而語也。

元豐三年十二月十八日夜,黃州臨皋亭西齋戲書。

复制
拼

《方氏子園並蒂王瓜四予頃亦稍圃》

徐渭 〔明代〕

老去圃能便,艱難七十年。

壞轤牽遠井,破屋接鄰煙。

脫帽當茶灶,持鍬掘筍鞭。

忽來新莫逆,喜拜舊忘年。

盛指蔬籬外,遙垂筱架邊。

瓜雖非五色,蒂卻是雙圓。

杵向秋砧掛,旒當曉纊縣。

嬌黃濃鬢鈿,嫩黑橛針綿。

莫問三眠柳,那論並萼蓮。

孿胎咽對紐,蜼尾鼻俱穿。

災正牲圭盡,權難雨露專。

客歡浮白賞,婦喜用紅纏。

花落知誰後,藤升是孰先。

牆蝸分隊篆,野鼠別曹緣。

女取持雙髧,孫猶軫二弦。

霜時宜畫捲,月令好書傳。

楊尹歌成帙,柳州箋數聯。

他年收外史,並此入頭編。

駢拇從來賤,重曈自昔憐。

馮渠閒估較,何處定媸妍。

复制
拼

《奉和襲美古杉三十韻》

陸龜蒙 〔唐代〕

眾木盡相遺,孤芳獨任奇。

鍤天形硉兀,當殿勢頫危。

恐是夸娥怒,教臨嶻嶭衰。

節穿開耳目,根癭坐熊羆。

世只論榮落,人誰問等衰。

有巔從日上,無葉與秋欺。

虎搏應難動,雕蹲不敢遲。

戰鋒新缺齾,燒岸黑bO黧。

斗死龍骸雜,爭奔鹿角差。

肢銷洪水腦,棱聳梵天眉。

磔索珊瑚涌,森嚴獬豸窺。

向空分犖指,衝浪出鯨鬐.楊仆船橦在,蚩尤陣纛隳。

下連金粟固,高用鐵菱披。

挺若苻堅棰,浮於祖納椎。

崢嶸驚露鶴,bp趚閡雲螭。

傍宇將支壓,撐霄欲抵隵.背交蟲臂挶,相向鶻拳追。

格筆差猶立,階干卓未麾。

鬼神應暗畫,風雨恐潛移。

已覺寒松伏,偏宜后土疲。

好邀清嘯傲,堪映古茅茨。

材大應容蠍,年深必孕夔。

後雕依佛氏,初植必僧彌。

擁腫煩莊辯,槎牙費庾詞。

詠多靈府困,搜苦化權卑。

類既區中寡,朋當物外推。

蟠桃標日域,珠草侍仙墀。

真宰誠求夢,春工幸可醫。

若能噓嶰竹,猶足動華滋。

复制
拼

《隔浦蓮近拍 其一》

陸游 〔宋代〕

飛花如趁燕子。

直度簾櫳里。

帳掩香雲暖,金籠鸚鵡驚起。

凝恨慵梳洗。

妝檯畔,蘸粉纖纖指。

寶釵墜。

才醒又困,厭厭中酒滋味。

牆頭柳暗,過盡一年春事。

罨畫高樓怕獨倚。

千里。

孤舟何處煙水。

复制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