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汉 / 佚名 / 相和歌辞 / 妇病行
拼 译 译

《妇病行》

佚名 〔两汉〕

妇病连年累岁,传呼丈人前一言。

当言未及得言,不知泪下一何翩翩。

“属累君两三孤子,莫我儿饥且寒,有过慎莫笪笞,行当折摇,思复念之!”乱曰:抱时无衣,襦复无里。

闭门塞牖,舍孤儿到市。

道逢亲交,泣坐不能起。

从乞求与孤儿买饵,对交啼泣,泪不可止:“我欲不伤悲不能已。

”探怀中钱持授交。

入门见孤儿,啼索其母抱。

徘徊空舍中,“行复尔耳,弃置勿复道!”。

妇病行 - 译文及注释

译文有一妇女长年累月生病,叫她丈夫到跟前有话要个,正要开口还没个话,不觉得泪就哗哗地不断落下。“两三个孤儿拖累你了,不要使我的孩折挨饿受寒,有过错不要捶打,我就要离开人世了,希望你今后还能常想到我的这啊嘱咐。”妇女死后:抱孩折没长衣,短衣又破烂得没了衣里。只好紧闭门窗,堵好缝隙,留下孤儿到市场去买食物。半道上碰上亲友,哭得坐在地上起不来。请求亲友替他买食物。对着亲友不停地哭泣,止不住泪水。他个:“我想不伤心不能啊!”个着把手伸进怀里掏钱,取出后拿在手里郑重地交给亲友。回家开门看见孤儿,啼哭着寻找妈妈抱他。进门后无奈地在空空的屋里走来走去,自言自语:“不用个了,用不了多久,孩折又和他妈一样地会死去。”

注释丈人:古时对男折的称呼,这里是病妇称她自己的丈夫。翩翩:泪流不止的样折。属累:连累,拖累。笪笞(dá chī):捶打的意思。“行当”两句:这两句是个我不久就要离开人世了,希望你今后还能常想到我对你的这啊嘱咐。行当,将要。折摇,即“折夭”,夭折。乱:古时称乐曲的最后一章。襦:短衣,短袄。“闭门”两句:这两句是个将门窗关好,把孩折放在家里,独自到市上去。牖,窗户。舍,放置。亲交:亲近的朋友。从:从而。饵:糕饼之类的食品。对交:对着朋友。探:拿取。“交入”两句:这两句是个孤儿见父亲空手回家,哭喊着要妈妈抱。索,求。空舍:是个房折里一无所有。行复尔耳:又将如此。尔,如此。弃置:抛开,丢开。▲

本节内容由匿名网友上传,原作者已无法考证。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妇病行 - 赏析

此诗的前九句写病妇临终时对丈夫的嘱咐。首二句“妇病连年累岁,传呼丈人前一言”,从病妇方面落墨,单刀直入,直叙其事。病妇久病不愈,自知将不久于人世,所以她要把丈夫叫到床前,留下临终遗言了。“当言未及得言,不知泪下一何翩翩。”病妇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已是潸然泪下,泣不成声了。临终托言,已不堪悲,未语先泣,更见酸楚。这几句酿足气氛,先声夺人,读者已然可从那“翩翩”长调中,想见病妇内心之深痛了,可又想进一步了解她悄焉动容、魂牵梦萦的是什么。写到这里,诗人笔锋从诀别之凄惨场面,转入诀别之悲切言辞:“属累君两三孤子,莫我儿饥且寒,有过慎莫笪笞,行当折摇,思复念之!”寥寥五句,而慈母爱子之情,尽在其中。其中“累”字,并含有将入幽冥之自伤、拖累夫君之自歉,平平写来,凄然欲绝。“饥”字、“寒”字,虽指来日,而往日的饥寒,亦可以想见。而“行当”二字,更见得长期贫苦的生活,孤儿已是极为虚弱,倘再使其饥而且寒,他们也很快就会天折的啊!这一切,自然在病妇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创伤,永诀之时,便交织成忧虑与惊恐,发而为嘱托之辞了。两个“莫”字的紧承,语气之强烈、专注,直如命令;而在这迫切请求之下,又可看到那款款深情的脉脉流动。即将经受幽显隔绝、无缘重见之苦,也就愈加系念留在人间的幼男娇女,“思复念之”,唠叨再三,更将殷殷嘱望之情,溢于言表。一个人临终之时,什么都可放下,唯独自己的孩子,却委实难割难舍。这既是母爱深沉的表现,也是劳动妇女善良品质的自然流露,情真语真,字字皆泪,令人歔欷感叹不已。

病妇死后,家境如何?“乱曰”以下,从病妇丈夫方面落笔,先在读者面前展现出一幅饥寒交迫的悲惨画图:寒风凛冽,孤儿啼泣。父亲欲抱孩子上市觅食,却找不到长衣,唯有的短衣又是单的,难以御寒。只得关门堵窗,留儿在家,独自上市。“抱时无衣,襦复无里”句,就寒而言,直笔写穷,映衬前文。母亲生前无使饥寒的愿望,已经落空一半,而另一半也未必见妙。“闭门塞牖,舍孤儿到市”。关门堵窗,或可挡风避寒,防止禽兽伤害孩子。母爱由言语泄出,诀别之辞何等切切;父爱则由行动导出,关切之情何等拳拳!着一“舍”字,父亲那欲离不忍,欲携不得,忧郁徘徊、悲伤绝望的动态心态,跃然纸上!“舍”也,实为不舍,实出无奈,下文因而逗出:“道逢亲交,泣坐不能起。从乞求与孤儿买饵。”父求人为儿买饵(糕饼之类),正是为了抽身回家伴儿,这又从侧面暗示了不“舍”。一般说来,男儿有泪不轻弹,而父亲路遇亲友,竟呜咽不止,久坐不起,若非伤心至甚,安能如此!“对交涕泣,泪不可止”二句,同意反复,一唱三叹,将悲伤之情,更进一层。怜念子女、自伤孤孑、悼怀亡妻,诸多情结,尽在这一把辛酸泪中。

主妇一死,留下孱弱儿女一堆、债务一摊,对一个家庭来说,不啻是梁崩柱摧,不能不涕泪俱下,肝肠寸断。悲伤已极,却以“欲不伤悲”逼出“不能已”之本旨,一抑一扬,诗意翻跌,令人为之愁肠百结、纡曲难伸。“探怀中钱持授交”,为此段结束之句,由哭诉悲伤转为乞友买饵,一句之中连续三个动作,宛然可感父亲“怀中钱”那温热的气息,以及“持”的凝重、“授”的郑重。父亲道逢亲交,涕泪未尽,匆匆赶回家中,所见又是什么呢:“入门见孤儿,啼索其母抱。”父泣子啼,雪上加霜,触目惊心。此中之“啼”,缘于饥,缘于寒,更缘于思母。一个“索”字,将孤儿号啕四顾、牵衣顿足,急要母亲的神态宛然画出。“徘徊空舍中”句,既写出了父亲疾首蹙额、徒呼苍天的凄惶之态,也反映了室内饥寒交迫,家徒四壁之状。“空”者,空在无食无物,也空在无母无妻。儿啼屋空,由听觉而视觉,将悲剧气氛烘托得浓而又浓。末句突然一转,向苍天发出的绝望呼叫,戛然结束全文。此句意为孩子的命运将同妈妈相似,还是抛开这一切,别再提了!语极凄切。其实,“行复尔耳”之结局,父亲未喊出,读者已然可从诗中描写的场面中得出了。而“弃置勿复道”句,更是抚今思昔,百感丛集,“勿复道”,正是道而无用,言而愈悲之故。从“对交啼泣”,向亲友哭诉,到欲说还休,气结难言,令人产生更有深悲一万重之感受,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全诗至此,大幕急落,黯然收束。至于结局,前已有病妇托孤、父求买饵、孤儿索母这一幕幕经过充分酝酿的情节,后已有“行复尔耳”之悲号,答案尽在其中,无须作者再拉开帷布了。

这首诗通过托孤、买饵和索母等细节,描写了一个穷苦人家的悲惨遭遇。他们的语言行为、动态心态,皆如一出情节生动的短剧。全诗沉痛凄惋,真切动人,这正是汉乐府“感于哀乐,缘事而发”的现实主义特色的突出表现。▲

徐 枫 等 .汉魏六朝诗鉴赏辞典 .上海 :上海辞书出版社 ,1992 :95-97 .

随机推荐

拼

《照镜》

李益 〔唐代〕

衰鬓朝临镜,将看却自疑。

惭君明似月,照我白如丝。

复制
拼

《赴江西,湖上赠皇甫曾之宣州》

刘长卿 〔唐代〕

莫恨扁舟去,川途我更遥。

东西潮渺渺,离别雨萧萧。

流水通春谷,青山过板桥。

天涯有来客,迟尔访渔樵。

复制
拼

《安乐公主移入新宅》

沈佺期 〔唐代〕

初闻衡汉来,移住斗城隈。

锦帐迎风转,琼筵拂雾开。

马香遗旧埒,风吹绕新台。

为问沈冥子,仙槎何处回。

复制
拼

《玩残雪寄江南尹刘大夫》

许浑 〔唐代〕

艳阳无处避,皎洁不成容。素质添瑶水,清光散玉峰。

眠鸥犹恋草,栖鹤未离松。闻在金銮望,群仙对九重。

复制
拼

《题刘山驿和鲜于伯机韵》

朱晞颜 〔宋代〕

我昔爱山水,嵩华扪绝顶。临风发清啸,笙鹤吟夜永。

至今山屐踪,记忆犹故井。三年东海滨,健步无由逞。

杖屦谢追游,真成杀风景。东还腰膂轻,散策度苍岭。

平生走黄埃,历此心顿醒。万景毕横陈,妙处在君领。

危亭俯层冈,已觉异喧静。群峰互起伏,翠叠浪千顷。

又如出万姝,列侍风鬟整。蜿蜒龙赴壑,赑屃龟负鼎。

凭轩试凝眸,倏若丹青炳。众态备媸妍,造化机自警。

雨晴春洗妆,木落秋脱颖。缅思旧经行,一一皆梦境。

畏途事崎岖,喟然发深省。何当从冯公,山中奉朝请。

复制
拼

《蝶恋花》

李之仪 〔宋代〕

为爱梅花如粉面。天与工夫,不似人间见。几度拈来亲比看。工夫却是花枝浅。觅得归来临几砚。尽日相看,默默情无限。更不嗅时须百遍。分明销得人肠断。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