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代 张居正 论时政疏
拼

《论时政疏》

张居正 〔明代〕

其大者曰宗室骄恣,曰庶官疾旷,曰吏治因循,曰边备未修,曰财用大亏,其他为圣明之累者,不可以悉举,而五者乃其尤大较著者也。

臣闻今之宗室,古之侯王,其所好尚,皆百姓之观瞻,风俗之移易所系。

臣伏睹祖训,观国朝之所以待宗室者,亲礼甚隆,而防范亦密。

乃今一、二宗藩,不思师法祖训,制节谨度,以承天休,而舍侯王之尊,竞求真人之号,招集方术通逃之人,惑民耳目。

斯皆外求亲媚于主上,以张其势,而内实奸贪淫虐,陵轹有司,朘刻小民,以纵其欲。

今河南抚臣又见告矣。

不早少创之,使屡得志,臣恐四方守臣无复能行其志.而尾大之势成,臣愚以为非细故也。

所谓宗室骄恣者此也。

臣闻才者材也,养之贵素,使之贵器。

养之素则不乏,使之器则得宜。

古者一官必有数人堪此任者,是以代匮承乏,不旷天工。

今国家于人材,素未尝留意以蓄养之,而使之又不当其器,一言议及,辄见逐去,及至缺乏,又不得已,轮资逐格而叙进之,所进或颇不逮所去。

今朝廷济济,虽不可谓无人,然亦岂无抱异才而隐伏者乎,亦岂无罹玷用而永废者乎?臣愚以为诸非贪婪至无行者,尽可随才任使,效一节之用。

况又有卓卓可录者,而皆使之槁项黄馘,以终其身,甚可惜也,吏安得不乏!所谓庶官瘝旷者此也。

守令者亲民之吏也,守令之贤否,监司廉之,监司之取舍,铨衡参之,国朝之制,不可谓不周悉矣。

迩来考课不严,名实不核,守令之于监司,奔走承顺而已,簿书期会为急务,承望风旨为精敏,监司以是课其贤否,上之铨衡,铨衡又不深察,惟监司之为据,至或举劾参差,毁誉不定,贿多者阶崇,巧宦者秩进。

语曰:“何以礼义为?才多而光荣;何以谨慎为?勇猛而临官。

”以此成风,正直之道塞,势利之俗成,民之利病,俗之污隆,孰有留意于此者乎?所谓吏治因循者此也。

夷狄之患,虽自古有之,然守备素具,外侮不能侵也。

今“虏”骄日久,还来尤甚,或当宣大,或入内地,小入则小利,大入则大利。

边圉之臣皆务一切,幸而不为大害,则欣然而喜,无复有为万世之利,建难胜之策者。

顷者陛下赫然发奋,激厉将士,云中之战,遂大克捷,此振作之效也。

然法日:“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之。

”乘战胜之气,为豫防之图,在此时矣,而迄于无闻。

所谓边备未修者此也。

天地生财,自有定数,取之有制,用之有节,则裕;取之无制,用之不节,则乏。

今国赋所出,仰给东南,然民力有限,应办无穷,而王朝之费,又数十倍于国初之时,大官之供,岁累巨万,中贵征索,溪壑难盈,司农屡屡告乏。

夫以天下奉一人之身,虽至过费,何遂空乏乎?则所以耗之者,非一端故也。

语日:“三寸之管而无当,不可满也。

”今天下非特三寸而已。

所谓财用大匮者此也。

五者之弊非一日矣,然臣以为此特臃肿痿痹之病耳,非大患也,如使一身之中,血气升降而流通,则此数者可以一治而愈。

夫惟有所壅闭而不通,则虽有针石药物无所用。

伏愿陛下览否泰之原,通上下之志,广开献纳之门,亲近辅弼之臣,使群臣百寮皆得一望清光而通其思虑,君臣之际晓然无所关格,然后以此五者分职而责成之,则人人思效其所长,而积弊除矣,何五者之足患乎?。

复制
张居正

张居正

(1525—1582)湖广江陵人,字叔大,号太岳。嘉靖二十六年进士。授编修。严嵩、徐阶均器重之。迁右中允,领国子司业事,与祭酒高拱善,相期以相业。阶代嵩为首辅,倾心委之。隆庆元年引之入阁。阶致仕,居正与司礼监李芳谋,引拱入阁。同定封俺答事,北边遂得安宁。此后渐生嫌隙,神宗时与司礼监冯保谋,逐拱,遂为首辅。神宗即位时年幼,小有过失,慈圣太后即责云:“使张先生闻,奈何?”及帝渐长,心厌之。卒,谥文忠。未几弹劾者即纷起。次年,追夺官爵;又次年,籍没家产。天启间,始追复故官。有《张太岳集》、《太岳杂著》等。 
拼

《晚上南山观烧》

范梈 〔元代〕

渡口向寥阒,夕晖生翠屏。

随风初绕电,翳雾忽如星。

鸟兽蒸宜遁,柴扉照不扃。

闽都春始过,雨洗合重青。

复制
拼

《出都门》

罗邺 〔唐代〕

青门春色一花开,长到花时把酒杯。

自觉无家似潮水,不知归处去还来。

复制
拼

《咏史诗。湘川》

胡曾 〔唐代〕

虞舜南捐万乘君,灵妃挥涕竹成纹。

不知精魄游何处,落日潇湘空白云。

复制
拼

《阊门怀古》

佘翔 〔明代〕

城下多春草,馆娃何处寻。

惟有阊门水,前朝流至今。

复制
拼

《其三十四 道》

李俊民 〔金朝〕

自知身是患,常谓道无名。欲作闲中友,随缘论养生。

复制
拼

《瑞莲桥》

王肱 〔宋代〕

莲桥琢石跨松蹊,满院真香种木樨。欲得淡轩谈寂照,须将明水洗沉迷。

云峰黯黯巴猿啸,竹岭苍苍杜宇啼。从此邦人知胜概,为师增贲此招提。

复制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