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宋代 / 欧阳修 / 浮槎山水记
拼

《浮槎山水记》

欧阳修 〔宋代〕

浮槎山,在慎县南三十五里,或曰浮巢山,或曰浮巢二山,其事出于浮图、老子之徒荒怪诞幻之说。

其上有泉,自前世论水者皆弗道。

余尝读《茶经》,爱陆羽善言水。

后得张又新《水记》,载刘伯刍、李季卿所列水次第,以为得之于羽,然以《茶经》考之,皆不合。

又新妄狂险谲之士,其言难信,颇疑非羽之说。

及得浮槎山水,然后益以羽为知水者。

浮槎与龙池山,皆在庐州界中,较其水味,不及浮槎远甚。

而又新所记,以龙池为第十,浮槎之水,弃而不录,以此知其所失多矣。

羽则不然,其论曰:“山水上,江次之,井为下。

山水,乳泉、石池漫流者上。

”其言虽简,而于论水尽矣。

浮槎之水,发自李侯。

嘉祐二年,李侯以镇东军留后出守庐州,因游金陵,登蒋山,饮其水。

既又登浮槎,至其山,上有石池,涓涓可爱,盖羽所谓乳泉、石池漫流者也。

饮之而甘,乃考图记,问于故老,得其事迹,因以其水遗余于京师。

余报之曰:李侯可谓贤矣。

夫穷天下之物无不得其欲者,富贵者之乐也。

至于荫长松,藉丰草,听山流之潺湲,饮石泉之滴沥,此山林者之乐也。

而山林之士视天下之乐,不一动其心。

或有欲于心,顾力不可得而止者,乃能退而获乐于斯。

彼富贵者之能致物矣,而其不可兼者,惟山林之乐尔。

惟富贵者而不可得兼,然后贫贱之士有以自足而高世。

其不能两得,亦其理与势之然欤。

今李侯生长富贵,厌于耳目,又知山林之乐,至于攀缘上下,幽隐穷绝,人所不及者皆能得之,其兼取于物者可谓多矣。

李侯折节好学,喜交贤士,敏于为政,所至有能名。

凡物不能自见而待人以彰者,有矣;凡物未必可贵而因人以重者,亦有矣。

故余为志其事,俾世知斯泉发自李侯始也。

三年二月二十有四日,庐陵欧阳修记。

欧阳修

作者:欧阳修

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号醉翁,晚号“六一居士”。汉族,吉州永丰(今江西省永丰县)人,因吉州原属庐陵郡,以“庐陵欧阳修”自居。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与韩愈、柳宗元、王安石、苏洵、苏轼、苏辙、曾巩合称“唐宋八大家”。后人又将其与韩愈、柳宗元和苏轼合称“千古文章四大家”。 

随机推荐

拼

《秋夜吟》

贯休 〔唐代〕

如愚复爱诗,木落即眠迟。

思苦香消尽,更深笔尚随。

饥童舂赤黍,繁露洒乌椑。

看却龙钟也,归山是底时。

复制
拼

《湖山》

陆游 〔宋代〕

浅井供茶灶,分流浣布沙。

此泉吾所爱,百用给山家。

复制
拼

《题邹处士隐居(一作题裴处士园林)》

许浑 〔唐代〕

桑柘满江村,西斋接海门。

浪冲高岸响,潮入小池浑。

岩树阴棋局,山花落酒樽。

相逢亦留宿,还似识王孙。

复制
拼

《览故人题僧院诗》

许浑 〔唐代〕

高阁清吟寄远公,四时云月一篇中。

今来借问独何处,日暮槿花零落风。

复制
拼 译 译

《喜迁莺·霞散绮》

夏竦 〔宋代〕

霞散绮,月沉钩,帘卷未央楼。

夜凉河汉截天流,宫阙锁清秋。

瑶阶曙,金盘露,凤髓香和烟雾。

三千珠翠拥宸游,水殿按凉州。

拼

《声声慢·木犀》

李弥逊 〔宋代〕

龙涎染就,沈水薰成,分明乱屑琼瑰。一朵才开,人家十里须知。花儿大则不大,有许多、潇洒清奇。较量尽,诮胜如末利,赛过酴醿。更被秋光断送,微放些月照,著阵风吹。恼杀多情,猛拚沈醉酬伊。朝朝暮暮守定,尽忙时、也不分离。睡梦里,胆瓶儿、枕畔数枝。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