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宋代 辛棄疾 清平樂·謝叔良惠木犀
拼 译 译

《清平樂·謝叔良惠木犀》

辛棄疾 〔宋代〕

少年痛飲,憶向吳江醒。

明月團團高樹影,十里水沉煙冷。

大都一點宮黃,人間直恁芬芳。

怕是秋天風露,染教世界都香。

清平樂·謝叔良惠木犀 - 譯文及註釋

譯文回憶起年輕時曾在這裡狂飲一場,酒醒了眼前是奔流的吳淞江。團團明月投下了桂樹的身影,十里之外都散發着桂花的幽香。桂花只不過有一點點宮黃之色,卻給人間送來這樣的芬芳。也許是她要借着秋天的風露,讓香氣飄散到世界的四面八方。

注釋清平樂:詞牌名。雙調四十六字,八句,前片四仄韻,後片三平韻。叔良:即余叔良,作者友人。木犀(xī):即木樨,桂樹學名,又名崖桂。因其樹木紋理如犀,故名。痛飲:盡情喝酒。李白《送殷淑三首》其三:「痛飲龍筇下,燈青月復寒」。吳江:即吳淞江,在今蘇州南部,西接太湖。團團:圓形。班婕妤《怨歌行》:「裁為合歡扇,團團似明月」。李白《古朗月行》:「小時不識月,呼作白玉盤。……仙人垂兩足,桂樹何團團」。水沉:即沉香。一作「薔薇」。杜牧《揚州三首》其二:「蜀船紅錦重,越橐水沉堆。」又《為人題贈詩二首》其一:「桂席塵瑤佩,瓊爐燼水沉」。大都:不過。宮黃:指古代宮中婦女以黃粉塗額,又稱額黃,是一種淡妝,這裡指桂花。直恁:竟然如此。▲

劉乃昌 編選.辛棄疾集.南京:鳳凰出版社,2014:79-80

謝俊華.辛棄疾全詞詳註(下冊).瀋陽:遼寧人民出版社,2016:452-453

楊 忠.辛棄疾詞選譯.成都:巴蜀書社,1991:172-174

清平樂·謝叔良惠木犀 - 賞析

這首詞寫桂花,並非只是詠物,詞人身世之感,隱然其中。它不專門扣住桂花題材,而是能離開桂花本身,把自己的經歷結合來寫,意境更為開闊,感情更加親切,寫得別有情趣。

上片憶昔。起筆回顧痛飲吳江,酒酣沉醉,醉而復醒的情景。作者從自己的遊蹤引入桂花。少年時有個秋夜,在吳江痛飲醒來,看見一輪明月,中間映着團團的桂樹影子;江邊桂樹,十里花香,飄散在煙波江上,倍添清冷之氣:天上人間,都籠罩在桂香桂影之中。桂花雖身世如斷梗飄蓬,而意氣不衰。辛棄疾年輕時游過吳江,所以他對此地頗為懷念。大概吳江兩岸,當時桂花頗盛,所以他詠桂花便想起吳江之游。「少年痛飲」,實有「痛飲狂歌空度日,飛揚跋扈為誰雄」(杜甫《贈李白》)之意。「明月」句,「團團」語意雙關,既指月,又指地上高大的桂樹,影像豐富而優美,也符合酔中奇妙的觀賞狀態。詞人借自己一次客中酒醒後看桂影、聞桂香的經歷來寫桂花,情調豪放,生動自然。「十里」句,用「水沉」來指桂花馨香,引出下片專詠桂花芳香。

上片前二句敘事,後二句寫景,繪出少年辛棄疾的意氣風發,雄放揮灑,情景諧和,是一幅詩中有畫的境界。

詞轉入下片「意脈不斷」,由寫作者自己的經歷,轉到桂花本身。「大都」兩句讚賞桂花,即小見大。田藝蘅《留青日扎》卷二十一:「額上塗黃,漢宮妝也。」《西神脞說》則謂「婦人勻面,惟施朱傅粉而已。至六朝乃兼尚黃。」梁簡文帝《戲贈麗人詩》:「同安鬟里撥,異作額間黃。」李商隱《蝶》詩云:「壽陽宮主嫁時妝,八字宮眉捧額黃。」桂花體積小,金黃色,宛如婦女淡施「宮黃」,星星點點,可是開在人間,竟然這般芬芳。花小、色黃、香濃,正是桂花特徵。這幾句把桂花特徵都寫到,但着重寫它的香味,抓住重點,與上片相呼應。最後別出新意:「怕是秋天風露,染教世界都香。」激情滿懷,放言憑藉秋天風露的傳播,桂花會將整個世界都薰染得濃郁芬芳。江順詒《詞學集成》卷六引張砥中曰:「後結如泉流歸海,迴環通首,源流有盡而不盡之意」。這裡正是「有盡而不盡」,詞已寫完,而意未盡。

此詞不只是讚美桂花的芳香十里。作者一生都「志在塞北江南」,為「了卻君王天下事」,而竭盡全力恢復宋室山河。舊說「招搖之山,其上多桂」(《山海經》),「物之美者,招搖之桂」(《呂氏春秋》)。無論是異香的桂花,或「紛紛如煙霧,迴旋成穗,散墜如牽牛子,黃白相間,咀之無味」(《詞林紀事》)卷一引)的桂子,一向是崇高、美好、吉祥的象徵。李清照詠桂花詞《攤破浣溪沙》云:「揉破黃金萬點輕,剪成碧玉葉層層,風度精神如彥輔,太鮮明」。人們總是既稱頌桂花的形態美,又讚揚它的精神美。辛棄疾以「染教世界都香」來歌贊,似隱寓有他「達則兼善天下」的宏願的。

況周頤云:「以性靈語詠物,以沉着之筆達出,斯為無上上乘」(《蕙風詞話》卷五)。此詞的佳處正在於詠物與性靈融為一體,即性靈即詠物,詞人將自己淡化到不露痕跡的地步,而又非沾沾然詠一物矣。全詞非寄託之作,但結句並不排斥似為作者濟世懷抱的自然流露。

這首詞意境優美,寫桂花能抓住其特徵,聯想自然,用詞簡練,不愧為詞中佳品。▲

謝永芳.辛棄疾詩詞全集匯校匯注匯評.武漢:崇文書局,2016:490

唐圭璋 等.唐宋詞鑑賞辭典(南宋·遼·金).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8:1581-1582

清平樂·謝叔良惠木犀 - 創作背影

辛棄疾自隆興二年(1164)冬或乾道元年(1165)春,江陰簽判任滿後,曾有一段流寓吳江的生活。此詞當作於辛棄疾獻《美芹十論》之後,這正是他希望一展宏圖的時候。

劉乃昌 編選.辛棄疾集.南京:鳳凰出版社,2014:79-80

唐圭璋 等.唐宋詞鑑賞辭典(南宋·遼·金).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8:1581-1582

辛棄疾

辛棄疾

辛棄疾(1140-1207),南宋詞人。原字坦夫,改字幼安,別號稼軒,漢族,歷城(今山東濟南)人。出生時,中原已為金兵所占。21歲參加抗金義軍,不久歸南宋。歷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東安撫使等職。一生力主抗金。曾上《美芹十論》與《九議》,條陳戰守之策。其詞抒寫力圖恢復國家統一的愛國熱情,傾訴壯志難酬的悲憤,對當時執政者的屈辱求和頗多譴責;也有不少吟詠祖國河山的作品。題材廣闊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詞,風格沉雄豪邁又不乏細膩柔媚之處。由於辛棄疾的抗金主張與當政的主和派政見不合,後被彈劾落職,退隱江西帶湖。 
拼

《社日雨》

張宇初 〔明代〕

桑柘林中正雨肥,誰家醉社板橋西。

風煙只著垂楊柳,莫遣梨花濕燕泥。

复制
拼

《長林山中聞賊退寄孟明府》

杜荀鶴 〔唐代〕

一縣今如此,殘民數不多。

也知賢宰切,爭奈亂兵何。

皆自干戈達,咸思雨露和。

應憐住山者,頭白未登科。

复制
拼

《採桑度》

民歌 〔南北朝〕

蠶生春三月,春桑正含綠。

女兒采春桑,歌吹當春曲。

冶遊採桑女,盡有芳春色。

姿容應春媚,粉黛不加飾。

系條采春桑,采葉何紛紛。

採桑不裝鈎,牽壞紫羅裙。

語歡稍養蠶,一頭養百塸。

奈當黑瘦盡,桑葉常不周。

春月採桑時,林下與歡俱。

養蠶不滿百,那得羅繡襦。

採桑盛陽月,綠葉何翩翩。

攀條上樹表,牽壞紫羅裙。

偽蠶化作繭,爛熳不成絲。

徒勞無所獲,養蠶持底為?。

复制
拼

《天慶道士何丹林作亭竹間方成予名之以秀野因》

李彌遜 〔宋代〕

斫竹通圭竇,開垣列畫圖。

乾坤藏小有,日月近方壺。

村色雲邊斷,山形地外孤。

時來騁游目,更為剪繁蕪。

复制
拼

《贈箏妓伍卿》

李遠 〔唐代〕

輕輕沒後更無箏,玉腕紅紗到伍卿。

座客滿筵都不語,一行哀雁十三聲。

复制
拼

《蟲豸詩。浮塵子(三首)》

元稹 〔唐代〕

可嘆浮塵子,纖埃喻此微。

寧論隔紗幌,並解透綿衣。

有毒能成痏,無聲不見飛。

病來雙眼暗,何計辨雰霏。

乍可巢蚊睫,胡為附蟒鱗。

已微於蠢蠢,仍害及仁人。

動植皆分命,毫芒亦是身。

哀哉此幽物,生死敵浮塵。

但覺皮膚憯,安知瑣細來。

因風吹薄霧,向日誤輕埃。

暗齧堪銷骨,潛飛有禍胎。

然無防備處,留待雪霜摧。

复制
搜索記錄 更多
杜鵑 西遊記 《繁華應令》 薩都剌 說理 黃昏 寫虎 論說文 是時齊王好勇。於是尹文曰:『使此人廣眾大庭之中,見侵侮而終不敢斗,+王將以為臣乎 是時齊王好勇。於是尹文曰:『使此人廣眾大庭之中,見侵侮而終不敢斗, 王將以為臣乎 王阳明 閒雅 避諱 今求柴胡桔梗于沮泽,则累世不得,一焉及之 彈琴 阮籍 積怨 王維 關懷 江邊 舒懷 咏剑 两汉 頌歌 敘志 上林赋 聊城 夢遊 自京赴奉先詠懷五百字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竟長安花 藝妓 潜夫论 长短经 酬贈 尋花 农政全书 上李邕 春殘 熟女广场舞大全+维拉+日月+舞艺å+§+舞媚馆-熟女广场舞大全+维拉+日月+舞艺å+§ 二魚說 烏賊吐墨 烏賊吐沫 桃花源記 陶淵明 策論 折柳 唐摭言 古今谭概 寫鬼 暮歸 公劉 琵琶行 《長恨歌》 離騷 寒花開已盡 關切 熟女广场舞大全 维拉 日月 舞艺å § 舞媚馆-熟女广场舞大全 维拉 日月 舞艺å § 史評 燕歌行曹丕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