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唐代 / 許棠 / 洞庭阻風
拼 译 译

青草浪高三月渡,綠楊花撲一溪煙。

出自《洞庭阻風》

許棠 〔唐代〕

空江浩蕩景蕭然,盡日菰蒲泊釣船。

青草浪高三月渡,綠楊花撲一溪煙。

情多莫舉傷春目,愁極兼無買酒錢。

猶有漁人數家住,不成村落夕陽邊。

洞庭阻風 - 譯文及註釋

譯文江面上浩蕩盪景色蕭蕭然,終日裡只看見菰蒲釣魚船。青草湖裡浪高三月從此過,楊花飛絮撲面江上風煙滿。多情懷緒莫要觀看傷春景,無法消愁只因沒有買酒錢。極遠處還布那幾戶漁家在,不成村落散住在那夕陽邊。

注釋空江:洞庭湖水面橫無際涯,盡日因風被阻,所以顯得江面空曠。浩蕩:指風吹浪涌,白波浩蕩記。景蕭然:這是同無風時比較,無風時江面百舸爭流,異常熱鬧,而今船隻避風,江面顯得蕭然。菰(gū):即艾白;蒲(pú):水草,孤與蒲,皆生長在淺水處。泊釣船:釣船停在港灣中。青草:湖名,今在湖南省岳陽縣西南,接湘陰縣界,因湖南省有青草山,而且湖中多青草,故名。青草湖向來就和洞庭湖並稱。一湖之內,有沙洲間隔,一名青草,一名洞庭。情多:指多愁善感的人。莫舉傷春目:不要放眼看那使人傷心的春天的景象。兼:又加上。漁人:打漁的人。夕陽邊:在夕陽灑落的岸邊。▲

吉林大學中文系.唐詩鑑賞大典(十二):吉林大學出版社,2009:242-244

尚作恩 等.晚唐詩譯釋:黑龍江人民出版社,1987:302-305

嚴潔.晚唐詩鑑賞:鳳凰出版社,2006:608-612

洞庭阻風 - 賞析

這是詩人途經洞庭遇風路阻時所寫的一首詩,詩歌描寫了洞庭的風光,並於詩歌中寄寓了自己的傷春情懷。

「空江浩蕩景蕭然,盡日菰蒲泊釣船」,詩人因風大阻於洞庭湖邊,舉目遠眺,但見與洞庭湖相連的江面上空蕩蕩的,天氣陰沉,景物蕭索,使人頓生抑鬱之情,風大浪高,無法渡過洞庭,只得枯坐在釣船之內,盡日相伴的只有岸邊的菰蒲。「盡日」二字,表明了詩人因風路阻而無法行路的無可奈何心情。首聯通過空江的蕭然景致與整日地面對菰蒲,一種寂寞抑鬱的情感油然而生,為下面的進一步描寫作了鋪墊。

「青草浪高三月渡,綠楊花撲一溪煙」,是寫詩人坐在釣船內所目睹的艙外情景。詩人舉目向青草湖方向望去,暮春三月的風特別大,湖面被吹得波涌浪翻,岸上的楊花也被吹得四處飛揚,迷濛一片,把流入洞庭的河汊上空都給遮掩住了。這兩句是描寫洞庭湖邊周圍的蕭然景致,是承接首聯中所描繪的氛圍而來的。一個「撲」字寫出了柳絮逐風而舞的狀態,極具動感。《唐詩別裁》注云:「夜泊洞庭湖港漢,故有『綠楊花撲一溪煙』之句。否則風景全不合矣,玩末句自明。」一邊是白浪層層,一邊是白絮紛紛,水上陸上儘是白色,這種冷色調更添了幾許淒涼。首句直接寫風,連日的風使水面空空蕩蕩,足見風之大,而這兩句則從側面來寫風之大,正是因為有風,才有「浪高」,才有「花撲」,前後兩聯從不同角度入手,將洞庭暮春風起時的景象描繪得淋漓盡致。

「情多莫舉傷春目,愁極兼無買酒錢」,在首頷兩聯的寫景後,頸聯的這兩句承上開始抒情。路阻於洞庭之濱,又遇上了不作美的天公,詩人感嘆道,如果是個有着坎坷經歷又極易感傷的人,遇到這種情形,切不可舉目遠眺,顯然這是詩人自身的經驗之談,因為詩人已經遠眺了並已生了傷春之心,而且更令其尷尬的是,愁悶已極的詩人此刻身上卻沒有多餘的錢可以沽酒來解愁。沈德潛在《說詩語》中對律詩的五六兩句是這樣要求的:「五六必聳然挺拔,別開一境,上既和平,至此必須振起也。」這兩句由景轉情,確有別開一境、聳然挺拔的感覺。

「猶有漁人數家住,不成村落夕陽邊」,詩歌的最後一聯以景作結。詩人從自己的感傷情緒中擺脫出來,舉目遠眺,只見此刻已經夕陽西下,雖說景色蕭然,但仍有幾家漁人的房子,零零落落地散布在遠處,只是看上去不成村落而已。這裡的零星房屋,遠方的西下夕陽,同樣也給人以蕭然的感覺,當然,也是因風受阻於郊外的孤身旅人抑鬱心理的折射。

該詩以景傳情,以情染景,情景交融。這首詩中景物本身就含有不盡的情意,而詩人的悲愁又給景物罩上了一層慘澹的色彩。因此,饒有餘味,綿綿不盡。在結構章法上,所見與所感交互遞現,詩脈清晰,不失為一首有特色的律詩。▲

吉林大學中文系.唐詩鑑賞大典(十二):吉林大學出版社,2009:242-244

尚作恩 等.晚唐詩譯釋:黑龍江人民出版社,1987:302-305

嚴潔.晚唐詩鑑賞:鳳凰出版社,2006:608-612

許棠

作者:許棠

許棠,唐宣州涇人,字文化。懿宗咸通末高湜為禮部侍郎,時士多由權要干進,湜獨取棠及公乘億、聶夷中等,皆有名當時。工詩,所作《洞庭詩》膾炙人口,時號許洞庭。有集。

許棠其它诗文

《和王微之登高齋三首》

王安石 〔宋代〕

干戈六代戰血埋,雙闕尚指山崔嵬。

當時君臣但兒戲,把酒空勸長星杯。

臨春美女閉黃壤,玉枝自蕊繁如堆。

後庭新聲散樵牧,興廢倏忽何其哀。

咸陽龍移九州坼,遺種變化呼風雷。

蕭條中原碭無水,崛強又此憑江淮。

廣陵衣冠掃地去,穿築隴畝為池台。

吳儂傾家助經始,尺土不借秦人簁。

珠犀磊落萬艘入,金璧照耀千門開。

建隆天飛跨兩海,南發交廣東溫台。

中間嶪嶪地無幾,欲久割據誠難哉。

靈旗指麾盡貔虎,談笑力可南山排。

樓船蔽川莫敢動,扶伏但有謀臣來。

百年滄洲自潮汐,事往不與波爭回。

黃雲荒城失苑路,白草廢畤空壇垓。

使君新篇韻險絕,登眺感悼隨嘲咍。

嗟予愁憊氣已竭,對壘每欲相劘挨。

揮毫更想能一戰,數窘乃見詩人才。

复制

《蝶戀花·佳人》

蘇軾 〔宋代〕

一顆櫻桃樊素口。

不愛黃金,只愛人長久。

學畫鴉兒猶未就。

眉尖已作傷春皺。

撲蝶西園隨伴走。

花落花開,漸解相思瘦。

破鏡重圓人在否。

章台折盡青青柳。

《清平樂·越調》

柳永 〔宋代〕

繁花錦爛。已恨歸期晚。翠減紅稀鶯似懶。特地柔腸欲斷。調不堪尊酒頻傾。惱人轉轉愁生。□□□□□□,多情爭似無情。

复制

《客懷》

馬定國 〔金朝〕

結髮游荊楚,勞心惜寸陰。草長春徑窄,花落曉煙深。

谷旱惟祈雨,年飢不問金。三齊雖淡薄,留此亦何心。

复制

《賈誼不至公卿論》

歐陽修 〔宋代〕

論曰:漢興,本恭儉,革弊末、移風俗之厚者,以孝文為稱首;儀禮樂、興制度、切當世之務者,惟賈生為美談。

天子方忻然說之,倚以為用,而卒遭周勃、東陽之毀,以謂儒學之生紛亂諸事,由是斥去,競以憂死。

班史贊之以「誼天年早終,雖不至公卿,未為不遇」。

予切惑之,嘗試論之曰:孝文之興,漢三世矣。

孤秦之弊未救,諸呂之危繼作,南北興兩軍之誅,京師新蹀血之變。

而文帝由代邸嗣漢位,天下初定,人心未集。

方且破觚斫雕,衣綈履革,務率敦樸,推行恭儉。

故改作之議謙於未遑、制度之風闕然不講者,二十餘年矣。

而誼因痛哭以憫世,太息而著論。

況是時方隅未寧,表里未輯,匈奴桀黠,朝那、上郡蕭然苦兵;侯王僭效,淮南、濟北繼以見戮。

誼指陳當世之宜,規畫億裁之策,願試屬國以系單于之頸,請分諸子以弱侯王之勢。

上徒善其言,而不克用。

又若鑒秦俗之薄惡,指漢風之奢侈,嘆屋壁之被帝服,憤優倡之為後飾。

請設庠序,述宗周之長久;深戒刑罰,明孤秦之速亡。

譬人主之加堂,所以憂臣子之禮;置天下於大器,所以見安危之幾。

諸所以日不可勝,而文帝卒能拱默化理、推行恭儉、緩除刑罰、善養臣下者,誼之所言略施行矣。

故天下以謂可任公卿,而劉向亦稱遠過伊·、管。

然卒以不用者,得非孝文之初立日淺,而宿將老臣方握其事?或艾旗斬級矢石之勇,或鼓刀販繒賈豎之人,朴而少文,昧於大體,相與非斥,至於謫去,則誼之不遇,可勝嘆哉?且以誼之所陳,孝文略施其術,猶能比德於成、康。

況用於朝廷之叫,坐於廊廟之上,則舉大漢之風,登三皇之首,猶決壅裨墜耳。

奈何俯抑佐王之略,遠致諸侯之間!故誼過長沙,作賦以吊汨羅,而太史公傳於屈原之後,明其若屈原之忠而遭棄逐也。

而班固不譏文帝之遠賢,痛賈生之不用,但謂其天年早終。

且誼以失志憂傷而橫天,豈曰天年乎!則固之善志,逮與《春秋》褒貶萬一矣。

謹論。

复制

《別蘇別駕南歸四首 其一》

胡應麟 〔明代〕

邂逅相逢興獨豪,平原十日醉葡萄。

風前忽奏陽關曲,別淚千行墮寶刀。

复制

《憶昨》

陸游 〔宋代〕

當年落魄錦江邊,物外常多宿世緣。

先主廟中逢市隱,丈人觀里識巢僊。

《幽思賦》

曹植 〔兩漢〕

倚高台之曲隅,處幽僻之閒深。

望翔雲之悠悠,羌朗霽而夕陰。

顧秋華而零落,感歲莫而傷心。

觀躍魚於南沼,聆鳴鶴於北林。

搦素筆而慷慨,揚大雅之哀吟。

仰清風以嘆息,寄餘思於悲弦。

信有心而在遠,重登高以臨川。

何余心之煩錯,寧翰墨之能傳。

复制

《少年游·十之四·林鐘商》

柳永 〔宋代〕

世間尤物意中人。輕細好腰身。香幃睡起,發妝酒釅,紅臉杏花春。嬌多愛把齊紈扇,和笑掩朱唇。心性溫柔,品流詳雅,不稱在風塵。

复制

《白髭行》

范成大 〔宋代〕

四十踰四髭始黃,手持漢節臨大荒。

輿疾歸來皮骨在,兩鬢尚作青絲光。

俛仰行年四十九,萬里南馳復西走。

斑斑頷下點吳霜,猶可芟夷誑賓友。

屈指如今又十年,兩年憊臥秋風前。

人生血氣能幾許,不待覽鏡知皤然。

長安後輩輕前輩,百方染藥千金賣。

撋煩包里夜不眠,無奈霞頭出光怪。

病翁高臥門長扃,垂雪匆匆骨更清。

兒童不作居士喚,喚作堂中老壽星。

复制

《送人游江南》

杜荀鶴 〔唐代〕

滿酌勸君酒,勸君君莫辭。

能禁幾度別,即到白頭時。

晚岫無雲蔽,春帆有燕隨。

男兒兩行淚,不欲等閒垂。

复制

《觀獵會圖》

朱翌 〔宋代〕

一日射雉六十三,命中要是人所難。

一日射虎三十六,驍勇無前誰不伏。

沙平草軟雪泥乾,手拓弓弦腰兩鏃。

祥麟選馬捷若龍,翻身已墮雙飛鵠。

拜賀將軍箭有神,摩旗拍鼓轟相逐。

錦褾大袖掛虛堂,勇夫視之心發狂。

不如緩帶氈車上,舉酒割鮮殊不忙。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