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唐代 杜甫 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拼

《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杜甫 〔唐代〕

知章騎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汝陽三斗始朝天,道逢麴車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日興費萬錢,飲如長鯨吸百川,銜杯樂聖稱避賢。宗之瀟灑美少年,舉觴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樹臨風前。蘇晉長齋繡佛前,醉中往往愛逃禪。李白斗酒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張旭三杯草聖傳,脫帽露頂王公前,揮毫落紙如雲煙。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談雄辯驚四筵。

复制

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 賞析

《飲中八仙歌》是一首別具一格,富有特色的「肖像詩」。八仙中首先出現的是賀知章。他是其中資格最老、年事最高的一個。在長安,他曾「解金龜換酒為樂」(李白《對酒憶賀監序》)。詩中說他喝醉酒後,騎馬的姿態就象乘船那樣搖來晃去,醉眼朦朧,眼花繚亂,跌進井裡竟會在井裡熟睡不醒。相傳「阮咸嘗醉,騎馬傾欹」,人曰:「箇老子如乘船游波浪中」(明王嗣奭《杜臆》卷一)。杜甫活用這一典故,用誇張手法描摹賀知章酒後騎馬的醉態與醉意,瀰漫着一種諧謔滑稽與歡快的情調,惟妙惟肖地表現了他曠達縱逸的性格特徵。

其次出現的人物是汝陽王李璡。他是唐玄宗的侄子,寵極一時,所謂「主恩視遇頻」,「倍比骨肉親」(杜甫《贈太子太師汝陽郡王璡》),因此,他敢於飲酒三斗才上朝拜見天子。他的嗜酒心理也與眾不同,路上看到麴車(即酒車)竟然流起口水來,恨不得要把自己的封地遷到酒泉(今屬甘肅)去。相傳那裡「城下有金泉,泉味如酒,故名酒泉」(見《三秦記》)。唐代,皇親國戚,貴族勛臣有資格襲領封地,因此,八人中只有李璡才會勾起「移封」的念頭,其他人是不會這樣想入非非的。詩人就抓着李璡出身皇族這一特點,細膩地描摹他的享樂心理與醉態,下筆真實而有分寸。

接着出現的是李适之。他於天寶元年(742年),代牛仙客為左丞相,雅好賓客,夜則燕賞,飲酒日費萬錢,豪飲的酒量有如鯨魚吞吐百川之水,一語點出他的豪華奢侈。然而好景不長,開寶五載適之為李林甫排擠,罷相後,在家與親友會飲,雖酒興未減,卻不免牢騷滿腹,賦詩道:「避賢初罷相,樂聖且銜杯,為問門前客,今朝幾個來?」(《舊唐書·李适之傳》)「銜杯樂聖稱避賢」即化用李适之詩句。「樂聖」即喜喝清酒,「避賢」,即不喝濁酒。結合他罷相的事實看,「避賢」語意雙關,有諷刺李林甫的意味。這裡抓住權位的得失這一個重要方面刻畫人物性格,精心描繪李适之的肖像,含有深刻的政治內容,很耐人尋味。

三個顯貴人物展現後,跟着出現的是兩個瀟灑的名士崔宗之和蘇晉。崔宗之,是一個倜儻灑脫,少年英俊的風流人物。他豪飲時,高舉酒杯,用白眼仰望青天,睥睨一切,旁若無人。喝醉後,宛如玉樹迎風搖曳,不能自持。杜甫用「玉樹臨風」形容宗之的俊美丰姿和瀟灑醉態,很有韻味。接着寫蘇晉。司馬遷寫《史記》擅長以矛盾衝突的情節來表現人物的思想性格。杜甫也善於抓住矛盾的行為描寫人物的性格特徵。蘇晉一面耽禪,長期齋戒,一面又嗜飲,經常醉酒,處於「齋」與「醉」的矛盾鬥爭中,但結果往往是「酒」戰勝「佛」,所以他就只好「醉中愛逃禪」了。短短兩句詩,幽默地表現了蘇晉嗜酒而得意忘形,放縱而無所顧忌的性格特點。

以上五個次要人物展現後,中心人物隆重出場了。

詩酒同李白結了不解之緣,李白自己也說過「百年三萬六千日,一日須傾三百杯」(《襄陽歌》),「興酣落筆搖五嶽」(《江上吟》)。杜甫描寫李白的幾句詩,浮雕般地突出了李白的嗜好和詩才。李白嗜酒,醉中往往在「長安市上酒家眠」,習以為常,不足為奇。「天子呼來不上船」這一句,頓時使李白的形象變得高大奇偉了。李白醉後,更加豪氣縱橫,狂放不羈,即使天子召見,也不是那麼畢恭畢敬,誠惶誠恐,而是自豪地大聲呼喊:「臣是酒中仙!」強烈地表現出李白不畏權貴的性格。「天子呼來不上船」,雖未必是事實,卻非常符合李白的思想性格,因而具有高度的藝術真實性和強烈的藝術感染力。杜甫是李白的摯友,他把握李白思想性格的本質方面並加以浪漫主義的誇張,將李白塑造成這樣一個桀驁不馴,豪放縱逸,傲視封建王侯的藝術形象。這肖像,神采奕奕,形神兼備,煥發着美的理想光輝,令人難忘。這正是千百年來人民所喜愛的富有浪漫色彩的李白形象。

另一個和李白比肩出現的重要人物是張旭。他「善草書,好酒,每醉後,號呼狂走,索筆揮灑,變化無窮,若有神助」(《杜臆》卷一)。當時人稱「草聖」。張旭三杯酒醉後,豪情奔放,絕妙的草書就會從他筆下流出。他無視權貴的威嚴,在顯赫的王公大人面前,脫下帽子,露出頭頂,奮筆疾書,自由揮灑,筆走龍蛇,字跡如雲煙般舒捲自如。「脫帽露頂王公前」,這是何等的倨傲不恭,不拘禮儀!它酣暢地表現了張旭狂放不羈,傲世獨立的性格特徵。

歌中殿後的人物是焦遂。袁郊稱焦遂為布衣,可見他是個平民。焦遂喝酒五斗後方有醉意,那時他更顯得神情卓異,高談闊論,滔滔不絕,驚動了席間在座的人。詩里刻畫焦遂的性格特徵,集中在渲染他的卓越見識和論辯口才,用筆精確、謹嚴。

《飲中八仙歌》的情調幽默諧謔,色彩明麗,旋律輕快。在音韻上,一韻到底,一氣呵成,是一首嚴密完整的歌行。在結構上,每個人物自成一章,八個人物主次分明,每個人物的性格特點,彼此襯托映照,有如一座群體圓雕,藝術上確有獨創性。正如王嗣奭所說:「此創格,前無所因。」它在古典詩歌中的確是別開生面之作。

杜甫

杜甫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號少陵野老,世稱「杜工部」、「杜少陵」等,漢族,河南府鞏縣(今河南省鞏義市)人,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杜甫被世人尊為「詩聖」,其詩被稱為「詩史」。杜甫與李白合稱「李杜」,為了跟另外兩位詩人李商隱與杜牧即「小李杜」區別開來,杜甫與李白又合稱「大李杜」。他憂國憂民,人格高尚,他的約1400餘首詩被保留了下來,詩藝精湛,在中國古典詩歌中備受推崇,影響深遠。759-766年間曾居成都,後世有杜甫草堂紀念。 
拼

《睡起作》

胡應麟 〔明代〕

繡衾霞褥臥徘徊,啼盡天雞喚不回。

無限悲歡十年事,一宵齊向夢中來。

复制
拼 译 译

《廣絕交論》

劉峻 〔南北朝〕

客問主人曰:「朱公叔絕交論,為是乎?為非乎?」主人曰:「客奚此之問?」客曰:「夫草蟲鳴則阜螽躍,雕虎嘯而清風起。

故絪縕相感,霧涌雲蒸;嚶鳴相召,星流電激。

是以王陽登則貢公喜,罕生逝而國子悲。

且心同琴瑟,言鬱郁於蘭茞;道協膠漆,志婉孌於塤篪。

聖賢以此鏤金版而鐫盤盂,書玉牒而刻鐘鼎。

若乃匠人輟成風之妙巧,伯子息流波之雅引。

范張款款於下泉,尹班陶陶於永夕。

駱驛縱橫,煙霏雨散,巧曆所不知,心計莫能測。

而朱益州汩彝敘,粵謨訓,捶直切,絕交遊。

比黔首以鷹鸇,媲人靈於豺虎。

蒙有猜焉,請辨其惑。

」主人聽然而笑曰:「客所謂撫弦徽音,未達燥濕變響;張羅沮澤,不睹鴻雁雲飛。

蓋聖人握金鏡,闡風烈,龍驩蠖屈,從道污隆。

日月聯璧,贊亹亹之弘致;雲飛電薄,顯棣華之微旨。

若五音之變化,濟九成之妙曲。

此朱生得玄珠於赤水,謨神睿而為言。

至夫組織仁義,琢磨道德,驩其愉樂,恤其陵夷。

寄通靈台之下,遺蹟江湖之上,風雨急而不輟其音,霜雪零而不渝其色,斯賢達之素交,歷萬古而一遇。

逮叔世民訛,狙詐飆起,谿谷不能逾其險,鬼神無以究其變,競毛羽之輕,趨錐刀之末。

於是素交盡,利交興,天下蚩蚩,鳥驚雷駭。

然則利交同源,派流則異,較言其略,有五術焉:「若其寵鈞董石,權壓梁竇,雕刻百工,鑪捶萬物。

吐漱興雲雨,呼噏下霜露。

九域聳其風塵,四海疊其熏灼。

靡不望影星奔,藉響川騖,雞人始唱,鶴蓋成陰,高門旦開,流水接軫。

皆願摩頂至踵,隳膽抽腸,約同要離焚妻子,誓殉荊卿湛七族。

是日勢交,其流一也。

「富埒陶白、貲巨程羅,山擅銅陵,家藏金穴,出平原而聯騎,居里閈而鳴鐘。

則有窮巷之賓,繩樞之士,冀宵燭之末光,邀潤屋之微澤;魚貫鳧躍,颯沓鱗萃,分雁鶩之稻粱,沾玉斝之餘瀝。

銜恩遇,進款誠,援青松以示心,指白水而旌信。

是曰賄交,其流二也。

「陸大夫宴喜西都,郭有道人倫東國,公卿貴其籍甚,搢紳羨其登仙。

加以顩頤蹙頞,涕唾流沫,騁黃馬之劇談,縱碧雞之雄辯,敘溫郁則寒谷成暄,論嚴苦則春叢零葉,飛沈出其顧指,榮辱定其一言。

於是有弱冠王孫,綺紈公子,道不掛於通人,聲未遒於雲閣,攀其鱗翼,丐其餘論,附駔驥之旄端,軼歸鴻於碣石。

是曰談交,其流三也。

「陽舒陰慘,生民大情;憂合驩離,品物恆性。

故魚以泉涸而呴沫,鳥因將死而鳴哀。

同病相憐,綴河上之悲曲;恐懼置懷,昭谷風之盛典。

斯則斷金由於湫隘,刎頸起於苫蓋。

是以伍員濯溉於宰嚭,張王撫翼於陳相。

是曰窮交,其流四也。

「馳騖之俗,澆薄之倫,無不操權衡,秉纖纊。

衡所以揣其輕重,纊所以屬其鼻息。

若衡不能舉,纊不能飛,雖顏冉龍翰鳳雛,曾史蘭薰雪白,舒向金玉淵海,卿雲黼黻河漢,視若游塵,遇同土梗,莫肯費其半菽,罕有落其一毛。

若衡重錙銖,纊微彯撇雖共工之蒐慝,驩兜之掩義,南荊之跋扈,東陵之巨猾,皆為匍匐逶迤,折枝舐痔,金膏翠羽將其意,脂韋便辟導其誠。

故輪蓋所游,必非夷惠之室;苞苴所入,實行張霍之家。

謀而後動,毫芒寡忒。

是曰量交,其流五也。

「凡斯五交,義同賈鬻,故桓譚譬之於闤闠,林回喻之於甘醴。

夫寒暑遞進,盛衰相襲,或前榮而後悴,或始富而終貧,或初存而末亡,或古約而今泰,循環翻覆,迅若波瀾。

此則殉利之情未嘗異,變化之道不得一。

由是觀之,張陳所以凶終,蕭朱所以隙末,斷焉可知矣。

而翟公方規規然勒門以箴客,何所見之晚乎?「因此五交,是生三釁:敗德殄義,禽獸相若,一釁也。

難固易攜,仇訟所聚,二釁也。

名陷饕餮,貞介所羞,三釁也。

古人知三釁之為梗,懼五交之速尤。

故王丹威子以檟楚,朱穆昌言而示絕,有旨哉!有旨哉!「近世有樂安任昉,海內髦傑,早綰銀黃,夙昭民譽。

遒文麗藻,方駕曹王;英跱俊邁,聯橫許郭。

類田文之愛客,同鄭莊之好賢。

見一善則盱衡扼腕,遇一才則揚眉抵掌。

雌黃出其唇吻,朱紫由其月旦。

於是冠蓋輻湊,衣裳雲合,輜軿擊轊,坐客恆滿。

蹈其閫閾,若升闕里之堂;入其隩隅,謂登龍門之阪。

至於顧眄增其倍價,剪拂使其長鳴,彯組雲台者摩肩,趍走丹墀者疊跡。

莫不締恩狎,結綢繆,想惠莊之清塵,庶羊左之徽烈。

及瞑目東粵,歸骸洛浦。

穗帳猶懸,門罕漬酒之彥;墳未宿草,野絕動輪之賓。

藐爾諸孤,朝不謀夕,流離大海之南,寄命嶂癘之地。

自昔把臂之英,金蘭之友,曾無羊舌下泣之仁,寧慕郈成分宅之德。

「嗚呼!世路險巇,一至於此!太行孟門,豈雲嶄絕。

是以耿介之士,疾其若斯,裂裳裹足,棄之長騖。

獨立高山之頂,歡與麋鹿同群,皦皦然絕其雰濁,誠恥之也,誠畏之也。

」。

复制
拼

《別胡逸》

姚合 〔唐代〕

記得春闈同席試,逡巡何啻十年餘。

今日相逢又相送,予乘五馬子單車。

复制
拼 译 译

《大龍湫記》

李孝光 〔元代〕

大德七年,秋八月,予嘗從老先生來觀大龍湫。

苦雨積日夜,是日,大風起西北,始見日出。

湫水方大,入谷未到五里余,聞大聲轉出谷中,從者心掉。

望見西北立石,作人俯勢,又如大楹;行過二百步,乃見更作兩股相倚立;更進百數步,又如樹大屏風。

而其顛谽谺,猶蟹兩螯,時一動搖,行者兀兀不可入。

轉緣南山趾稍北,回視如樹圭。

又折而入東崦,則仰見大水從天上墮地,不掛著四壁,或盤桓久不下,忽迸落如震霆。

東岩趾有諾詎那庵,相去五六步,山風橫射,水飛著人。

走入庵避,余沫迸入屋,猶如暴雨至。

水下搗大潭,轟然萬人鼓也。

人相持語,但見張口,不聞作聲,則相顧大笑。

先生曰:「壯哉!吾行天下,未見如此瀑布也。

」是後,予一歲或一至。

至,常以九月。

十月則皆水縮,不能如向所見。

今年冬又大旱,客入到庵外石矼上,漸聞有水聲。

乃緣石矼下,出亂石間,始見瀑布垂,勃勃如蒼煙,乍大乍小,鳴漸壯急,水落潭上窪石,石被激射,反紅如丹砂。

石間無秋毫土氣,產木宜瘠反碧,滑如翠羽鳧毛。

潭中有斑魚二十餘頭,聞轉石聲,洋洋遠去,閒暇回緩,如避世士然。

家僮方置大瓶石旁,仰接瀑水,水忽舞向人,又益壯一倍,不可復得瓶,乃解衣脫帽著石上,相持扼掔,爭欲取之,因大呼笑。

西南石壁上,黃猿數十,聞聲皆自驚擾,挽崖端偃木牽連下,窺人而啼。

縱觀久之,行出瑞鹿院前——今為瑞鹿寺。

日已入,蒼林積葉,前行,人迷不得路,獨見明月,宛宛如故人。

老先生謂南山公也。

复制
拼

《書懷寄郭正》

宋祁 〔宋代〕

僑籍依三輔,愁顛遍二毛。

星灰對遒盡,淚卷掩劬勞。

並歡絲兼路,都捐筆與刀。

思旌初不定,離緒僅堪繰。

丑是流離子,材真朴速曹。

未成虞弁進,旋似郭竽逃。

邑聚巑岏合,都城鬱律高。

惟餘故人意,戀戀劇綈袍。

复制
拼

《聞斛斯六官未歸》

杜甫 〔唐代〕

故人南郡去,去索作碑錢。

本賣文為活,翻令室倒懸。

荊扉深蔓草,土銼冷疏煙。

老罷休無賴,歸來省醉眠。

复制
搜索記錄 更多
天道 袁枚++隨緣食單 夜饮东坡醒复醉 卜居 白居易 卜居 許渾 çâ€Å¸Ã¥Â¥Â³Ã¥Â¹Â¿Ã¥Å“ºèˆžå¤§å…¨+维拉+日月+舞艺吧+舞媚é¦â€-çâ€Å¸Ã¥Â¥Â³Ã¥Â¹Â¿Ã¥Å“ºèˆžå¤§å…¨+维拉+日月+舞艺吧 寫松 周公 楊炯 明堂賦 杜鵑 西遊記 《繁華應令》 薩都剌 說理 黃昏 寫虎 論說文 是時齊王好勇。於是尹文曰:『使此人廣眾大庭之中,見侵侮而終不敢斗,+王將以為臣乎 是時齊王好勇。於是尹文曰:『使此人廣眾大庭之中,見侵侮而終不敢斗, 王將以為臣乎 王阳明 閒雅 避諱 今求柴胡桔梗于沮泽,则累世不得,一焉及之 彈琴 阮籍 積怨 王維 關懷 江邊 舒懷 咏剑 两汉 頌歌 敘志 上林赋 聊城 夢遊 自京赴奉先詠懷五百字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竟長安花 藝妓 潜夫论 长短经 酬贈 尋花 农政全书 上李邕 春殘 熟女广场舞大全+维拉+日月+舞艺å+§+舞媚馆-熟女广场舞大全+维拉+日月+舞艺å+§ 二魚說 烏賊吐墨 烏賊吐沫 桃花源記 陶淵明 策論 折柳 唐摭言 古今谭概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