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唐代 高適 樂府 燕歌行
拼 译 译

《燕歌行》

高適 〔唐代〕

開元二十六年,客有從元戎出塞而還者,作《燕歌行》以示,適感征戍之事,因而和焉。

漢家煙塵在東北,漢將辭家破殘賊。

男兒本自重橫行,天子非常賜顏色。

摐金伐鼓下榆關,旌旆逶迤碣石間。

校尉羽書飛瀚海,單于獵火照狼山。

山川蕭條極邊土,胡騎憑陵雜風雨。

戰士軍前半死生,美人帳下猶歌舞!大漠窮秋塞草腓,孤城落日斗兵稀。

身當恩遇常輕敵,力盡關山未解圍。

殺氣三時作陣雲,寒聲一夜傳刁斗。

相看白刃血紛紛,死節從來豈顧勛?君不見沙場征戰苦,至今猶憶李將軍!。

燕歌行 -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唐玄宗開元二十六年,有個隨從主帥出塞回來的人,寫了《燕歌行》詩一首給我看。我感慨於邊疆戰守的事,因而寫了這首《燕歌行》應和他。

唐朝東北邊境戰事又起,將軍離家前去征討賊寇。
戰士們本來在戰場上就所向無敵,皇帝又特別給予他們豐厚的賞賜。
軍隊擂擊金鼓,浩浩蕩蕩開出山海關外,旌旗連綿不斷飄揚在碣石山間。
校尉緊急傳羽書,飛奔浩瀚之沙海,匈奴單于舉獵火光照已到我狼山。
山河荒蕪多蕭條,滿目淒涼到邊土,胡人騎兵來勢兇猛,如風雨交加。
戰士在前線殺得昏天黑地,不辨死生;將軍們依然逍遙自在的在營帳中觀賞美人的歌舞!
深秋季節,塞外沙漠上草木枯萎;日落時分,邊城孤危,士兵越打越少
主將身受朝廷的恩寵厚遇常常輕敵,戰士筋疲力盡仍難解關山之圍。
身披鐵甲的征夫,不知道守衛邊疆多少年了,那家中的思婦自丈夫被征走後,應該一直在悲痛啼哭吧。
思婦獨守故鄉悲苦地牽腸掛肚,征夫在邊疆遙望家園空自回頭。
邊塞戰場動盪不安哪裡能夠輕易歸來,絕遠之地盡蒼茫更加荒涼不毛。
早午晚殺氣騰騰戰雲密布,整夜裡只聽到巡更的刁斗聲聲悲傷。
戰士們互相觀看,雪亮的戰刀上染滿了斑斑血跡;堅守節操,為國捐軀,豈是為了個人的名利功勳?
你沒看見拼殺在沙場戰鬥多慘苦,現在還在思念有勇有謀的李將軍。

注釋
燕歌行:樂府舊題。詩前有作者原序:「開元二十六年,客有從御史大夫張公出塞而還者,作《燕歌行》以示適。感征戍之事,因而和焉。」張公,指幽州節度使張守珪,曾拜輔國大將軍、右羽林大將軍,兼御史大夫。一般以為本詩所諷刺的是開元二十六年,張守珪部將趙堪等矯命,逼平盧軍使擊契丹餘部,先勝後敗,守珪隱敗狀而妄奏功。這種看法並不很準確。
漢家:漢朝,唐人詩中經常借漢說唐。
煙塵:代指戰爭。
橫行:任意馳走,無所阻擋。
元戎:軍事元帥。
非常賜顏色:超過平常的厚賜禮遇。
摐:撞擊。
金:指鉦一類銅製打擊樂器。
伐:敲擊。
榆關:山海關,通往東北的要隘。
旌旆:旌是竿頭飾羽的旗。旆是末端狀如燕尾的旗。這裡都是泛指各種旗幟。
逶迤:蜿蜒不絕的樣子。
碣石;山名。
校尉;次於將軍的武官。
羽書;(插有鳥羽的,軍用的)緊急文書。
瀚海;沙漠。這裡指內蒙古東北西拉木倫河上游一帶的沙漠。
單于;匈奴首領稱號,也泛指北方少數民族首領。
獵火:打獵時點燃的火光。古代遊牧民族出征前,常舉行大規模校獵,作為軍事性的演習。
狼山:又稱狼居胥山,在今內蒙古自治區克什克騰旗西北。一說狼山又名郎山,在今河北易縣境內。此處「瀚海」、「狼山」等地名,未必是實指。
極:窮盡。
憑陵:仗勢侵凌。
雜風雨:形容敵人來勢兇猛,如風雨交加。一說,敵人乘風雨交加時衝過來。
半生死:意思是半生半死,傷亡慘重。
腓(一作衰):指枯萎。隋虞世基《隴頭吟》:「窮求塞草腓,塞外胡塵飛」
斗兵稀:作戰的士兵越打越少了。
身當恩遇:指主將受朝廷的恩寵厚遇。
玉箸:白色的筷子(玉筷),比喻思婦的淚水如注。
城南:京城長安的住宅區在城南。
薊北:唐薊州在今天津市以北一帶,此處當泛指唐朝東北邊地。
邊庭飄搖:形容邊塞戰場動盪不安。庭,一作「風」。飄搖,一作「飄飄」,隨風飄蕩的樣子。
度:越過相隔的路程,回歸。
絕域:更遙遠的邊陲。
更何有:更加荒涼不毛。
三時:指晨、午、晚,即從早到夜(歷時很久。三,不表確數。)。
刁斗:軍中夜裡巡更敲擊報時用的、煮飯時用的,兩用銅器。
陣云:戰場上象徵殺氣的雲,即戰雲。
一夜:即整夜,徹夜。
血:一作「雪」
死節:指為國捐軀。節,氣節。
豈顧勛:難道還顧及自己的功勳。
李將軍:指漢朝李廣,他能捍禦強敵,愛撫士卒,匈奴稱他為漢之飛將軍。

參考資料:

1、 普通高中課程標準實驗教科書《語文選修·唐詩宋詞選讀》.江蘇教育出版社.2007年第3版

燕歌行 - 賞析

《燕歌行》是高適的代表作,不僅是高適的「第一大篇」(近人趙熙評語),而且是整個唐代邊塞詩中的傑作,千古傳誦,良非偶然。

此詩主要是揭露主將驕逸輕敵,不恤士卒,致使戰事失利。全篇大體可分四段:首段八句寫出師。其中前四句說戰塵起於東北,將軍奉命征討,天子特賜光彩,已見得寵而驕,為後文輕敵伏筆;後四句接寫出征陣容。旌旗如雲,鼓角齊鳴,一路上浩浩蕩蕩,大模大樣開赴戰地,為失利時狼狽情景作反襯。第二段八句寫戰鬥經過。其中前四句寫戰初敵人來勢兇猛,唐軍傷亡慘重,後四句說至晚已兵少力竭,不得解圍。第三段八句寫征人,思婦兩地相望,重會無期。末段四句,兩句寫戰士在生還無望的處境下,已決心以身殉國;兩句詩人感慨,對戰士的悲慘命運深寄同情。全詩氣勢暢達,筆力矯健,氣氛悲壯淋漓,主旨深刻含蓄。

詩的發端兩句便指明了戰爭的方位和性質,見得是指陳時事,有感而發。「男兒本自重橫行,天子非常賜顏色」,貌似揄揚漢將去國時的威武榮耀,實則已隱含譏諷,預伏下文。樊噲在呂后面前說:「臣願得十萬眾,橫行匈奴中」,季布便斥責他當面欺君該斬。(見《史記·季布傳》)所以,這「橫行」的由來,就意味着恃勇輕敵。

緊接着描寫行軍:「摐金伐鼓下榆關,旌旆逶迤碣石間。」透過這金鼓震天、大搖大擺前進的場面,可以揣知將軍臨戰前不可一世的驕態,也為下文反襯。戰端一啟,「校尉羽書飛瀚海」,一個「飛」字警告了軍情危急:「單于獵火照狼山」,猶如「看明王宵獵,騎火一川明,笳鼓悲鳴,遣人驚!」(張孝祥《六州歌頭》)不意「殘賊」乃有如此威勢。從辭家去國到榆關、碣石,更到瀚海、狼山,八句詩概括了出征的歷程,逐步推進,氣氛也從寬緩漸入緊張。

第二段寫戰鬥危急而失利。落筆便是「山川蕭條極邊土」,展現開闊而無險可憑的地帶,帶出一片肅殺的氣氛。「胡騎」迅急剽悍,象狂風暴雨,捲地而來。漢軍奮力迎敵,殺得昏天黑地,不辨死生。然而,就在此時此刻,那些將軍們卻遠離陣地尋歡作樂:「美人帳下猶歌舞!」這樣嚴酷的事實對比,有力地揭露了漢軍中將軍和兵士的矛盾,暗示了必敗的原因。所以緊接着就寫力竭兵稀,重圍難解,孤城落日,衰草連天,有着鮮明的邊塞特點的陰慘景色,烘托出殘兵敗卒心境的淒涼。「身當恩遇恆輕敵,力盡關山未解圍」。回應上文,漢將「橫行」的豪氣業已灰飛煙滅,他的罪責也確定無疑了。

第三段寫士兵的痛苦,實是對漢將更深的譴責。應該看到,這裡並不是游離戰爭進程的泛寫,而是處在被圍困的險境中的士兵心情的寫照。「鐵衣遠戍辛勤久」以下三聯,一句征夫,一句征夫懸念中的思婦,錯綜相對,離別之苦,逐步加深。城南少婦,日夜悲愁,但是「邊庭飄颻那可度?」薊北征人,徒然回首,畢竟「絕域蒼茫更何有!」相去萬里,永無見期,「人生到此,天道寧論!」更那堪白天所見,只是「殺氣三時作陣雲」;晚上所聞,惟有「寒聲一夜傳刁斗」,如此危急的絕境,真是死在眉睫之間,不由人不想到把他們推到這絕境的究竟是誰呢?這是深化主題的不可缺少的一段。

最後四句總束全篇,淋漓悲壯,感慨無窮。「相看白刃血紛紛,死節從來豈顧勛」,最後士兵們與敵人短兵相接,浴血奮戰,那種視死如歸的精神,豈是為了取得個人的功勳!他們是何等質樸、善良,何等勇敢,然而又是何等可悲呵!

詩人的感情包含着悲憫和禮讚,而「豈顧勛」則是有力地譏刺了輕開邊釁,冒進貪功的漢將。最末二句,詩人深為感慨道:「君不見沙場征戰苦,至今猶憶李將軍!」八九百年前威鎮北邊的飛將軍李廣,處處愛護士卒,使士卒「咸樂為之死」。這與那些驕橫的將軍形成多麼鮮明的對比。詩人提出李將軍,意義尤為深廣。從漢到唐,悠悠千載,邊塞戰爭何計其數,驅士兵如雞犬的將帥數不勝數,備歷艱苦而埋屍異域的士兵,更何止千千萬萬!可是,千百年來只有一個李廣,不能不教人苦苦地追念他。杜甫讚美高適、岑參的詩:「意愜關飛動,篇終接混茫。」(《寄高使君岑長史三十韻》)此詩以李廣終篇,意境更為雄渾而深遠。

全詩氣勢暢達,筆力矯健,經過慘澹經營而至於渾化無跡。氣氛悲壯淋漓,主意深刻含蓄。「山川蕭條極邊土,胡騎憑陵雜風雨」,「大漠窮秋塞草腓,孤城落日斗兵稀」,詩人着意暗示和渲染悲劇的場面,以淒涼的慘狀,揭露好大喜功的將軍們的罪責。尤可注意的是,詩人在激烈的戰爭進程中,描寫了士兵們複雜變化的內心活動,悽惻動人,深化了主題。

全詩處處隱伏着鮮明的對比。從貫串全篇的描寫來看,士兵的效命死節與漢將的怙寵貪功,士兵辛苦久戰、室家分離與漢將臨戰失職,縱情聲色,都是鮮明的對比。而結尾提出李廣,則又是古今對比。全篇「戰士軍前半死生,美人帳下猶歌舞」,「二句最為沈至」(《唐宋詩舉要》引吳汝綸評語),這種對比,矛頭所指十分明顯,因而大大加強了諷刺的力量。

《燕歌行》是唐人七言歌行中運用律句很典型的一篇。全詩用韻依次為入聲「職」部、平聲「刪」部、上聲「麌」部、平聲「微」部、上聲「有」部、平聲「文」部,恰好是平仄相間,抑揚有節。除結尾兩句外,押平韻的句子,對偶句自不待言,非對偶句也符合律句的平仄,如「摐金伐鼓下榆關,旌旆逶迤礙石間」;押仄韻的句子,對偶的上下句平仄相對也是很嚴整的,如「殺氣三時作陣雲,寒聲一夜傳刁斗。」這樣的音調之美,正是「金戈鐵馬之聲,有玉磐鳴球之節」(《唐風定》卷九邢昉評語)。

參考資料:

1、 徐永年 等.唐詩鑑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383-385

燕歌行 - 創作背影

高適的《燕歌行》是寫邊塞將士生活,用燕歌行曲調寫此題材他是第一個。歷來注家未對序文史事詳加考核,都以為是諷張守珪而作。作者有感於幽州節度使張守珪與奚族作戰打了敗仗卻謊報軍情,作詩加以諷刺。自唐開元十八年(730年)至二十二年十二月,契丹多次侵犯唐邊境。開元二十一年後,幽州節度使張守珪經略邊事,初有戰功。但二十四年,張讓平盧討擊使安祿山討奚、契丹,「祿山恃勇輕進,為虜所敗」(《資治通鑑》卷二百十五)。開元二十六年,幽州將趙堪、白真陀羅矯張守珪之命,逼迫平盧軍使烏知義出兵攻奚、契丹,先勝後敗。「守珪隱其狀,而妄奏克獲之功」(《舊唐書·張守珪傳》)。高適對開元二十四年以後的兩次戰敗,感慨很深,因寫此篇。

參考資料:

1、 徐永年 等.唐詩鑑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383-385
高適

高適

高適(704—765年),字達夫,一字仲武,渤海蓨(今河北景縣)人,後遷居宋州宋城(今河南商丘睢陽)。安東都護高侃之孫,唐代大臣、詩人。曾任刑部侍郎、散騎常侍,封渤海縣侯,世稱高常侍。於永泰元年正月病逝,卒贈禮部尚書,諡號忠。作為著名邊塞詩人,高適與岑參並稱「高岑」,與岑參、王昌齡、王之渙合稱「邊塞四詩人」。其詩筆力雄健,氣勢奔放,洋溢着盛唐時期所特有的奮發進取、蓬勃向上的時代精神。有文集二十卷。 
拼

《哭刑部侍郎喬公詩》

徐鉉 〔宋代〕

舉世重文雅,夫君更質真。

曾嗟混雞鶴,終日異淄磷。

詞賦離騷客,封章諫諍臣。

襟懷道家侶,標格古時人。

逸老誠雲福,遺形未免貧。

求文空得草,埋玉遂為塵。

靜想忘年契,冥思接武晨。

連宵洽杯酒,分日掌絲綸。

蠹簡書陳事,遺孤托世親。

前賢同此嘆,非我獨沾巾。

复制
拼

《和永叔言懷》

韓維 〔宋代〕

弱歲抑衰病,掩關臥園廬。

端居寡人事,永日惟對書。

得花輒手植,生草每自鋤。

最憐脩竹姿,擢干青玉如。

添栽歲歲廣,翠色滿窗疏。

起坐一堂內,樂此不願余。

偶來從吏役,幽事日以疏。

出門何所見,擾擾塵中車。

素懷就湮沒,有恨不可攄。

尚今祿仕微,欲返復躊躇。

高賢侍天陛,文章冠嚴徐。

跡雖台省游,志慕江湖漁。

鳳皇覽輝下,阿閣正其居。

顧惟蒿艾翮,分甘侶田鴽。

因詩益自警,庶不忘厥初。

复制
拼

《越亭二十韻》

元晦 〔唐代〕

乏才叨八使,徇祿非三顧。

南服頒詔條,東林證迷誤。

未聞述職效,偶脫囂煩趣。

激水浚坳塘,緣崖欹磴步。

西岩煥朝旭,深壑囊宿霧。

影氣爽衣巾,涼颸輕杖履。

臨高神慮寂,遠眺川原布。

孤帆逗汀煙,翻鴉集江樹。

獨探洞府靜,恍若偓佺遇。

一瞬契真宗,百年成妄故。

孱顏石戶啟,杳靄溪雲度。

松籟韻宮商,鴛甍勢翔溯。

津梁危彴架,濟物虛舟渡。

環流馳羽觴,金英妒妝嫭。

笳吟寒壘迥,鳥噪空山暮。

悵望麋鹿心,低回車馬路。

懸冠謝陶令,褫珮懷疏傅。

遐想蛻纓緌,徒慚恤襦袴.福盈禍之倚,權勝道所惡。

何必棲禪關,無言自冥悟。

复制
拼

《長慶春》

徐凝 〔唐代〕

山頭水色薄籠煙,久客新愁長慶年。

身上五勞仍病酒,夭桃窗下背花眠。

复制
拼

《晨登樂遊原,望終南積雪》

皎然 〔唐代〕

凌晨擁弊裘,徑上古原頭。

雪霽山疑近,天高思若浮。

瓊峰埋積翠,玉嶂掩飛流。

曜彩含朝日,搖光奪寸眸。

寒空標瑞色,爽氣襲皇州。

清眺何人得,終當獨再游。

复制
拼

《題嚴陵釣台 其一》

崔華 〔清代〕

功名莫後人,雲台已㛹娟。

生不能封侯,何當故人憐。

复制
搜索記錄 更多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