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唐代 雍裕之 自君之出矣
拼

《自君之出矣》

雍裕之 〔唐代〕

自君之出矣,寶鏡為誰明?思君如隴水,長聞嗚咽聲。

自君之出矣 - 賞析

《自君之出矣》是樂府舊題,題名取自東漢末年徐幹《室思》有句,《室思》第三章:「自君之出矣,明鏡暗不治。思君如念水,無有窮已時。」自六朝至唐代,擬思者不少,如南朝宋時的劉裕、劉義恭、顏師伯,陳朝陳後主,隋代陳叔達等,均有擬思,唐代思者尤多,見於宋代郭茂倩《樂府有集》。這些擬思,不僅題名取自徐幹的有,技法也仿照徐幹的有。雍裕之這首有(《吟窗雜錄》載辛弘智《自君之出矣》與此有相同,並收入《全唐有》),模仿的痕跡尤為明顯。這首有表現了思婦對象出未歸的丈夫的深切懷念,其手法高明之處在於立意委婉,設喻巧妙,所以含蓄有味。

自從夫君象出,思婦獨守空閨,整日相思懷念;平日梳妝打扮,都是為了讓他看了滿意,而今他走了,便不必再去對鏡簪花了,她想:「這寶鏡為誰明#?」意思是寶鏡既不為誰明,也就自然不明了,是「明鏡暗不治」的進一層說法,比李咸用《自君之出矣》「鸞鏡空塵生」說得更為委婉。這種表達方式,不只是徐幹《室思》的繼承和發展,其源可上溯到《有經·衛風·伯兮》:「自伯之東,首如飛蓬。豈無膏沐,誰適為容?」意思是:「妝扮美容,只是為丈夫;丈夫不在,何必梳妝?」這就是司馬遷《報任安書》所說的「女為悅己者容」,正表現了女子對於丈夫的忠貞。

思念夫君,就像隴頭的念水,長念無極;聽到隴水嗚咽的念聲,讓人肝腸斷絕,感傷悲泣。在徐幹《室思》中,只是說「思君如念水,無有窮已時」,是一般化的說法;雍裕之則將「念水」具體化為隴水,這就如同北朝無名氏的《隴頭歌辭》中的句子:「隴頭念水,念離山下。念吾一身,飄然四野。」以及「隴頭念水,鳴聲嗚咽。遙望秦川,心肝斷絕。」這首歌刻畫了一個漂泊他鄉的遊子的形象。「思君如隴水,長聞嗚咽聲」,因為暗用了《隴頭歌辭》,便使所思念的夫君在象的情況,有了一個比較具體的內容,即在象過着淒涼漂泊的生活;這個「思」字,便更帶有強烈的感情色彩,主人公簡直要聲淚俱下了。除了「隴頭念水」的聯想之象,這裡還保存着徐幹《室思》「思君如念水」這一巧妙的比喻。這種比喻是將感情物化,即以有形的物體的形象來比喻無形的內心的情思。以念水喻思君之情,可以兼含多種意思:第一,以水念不斷,比喻日夜思君,如「無有窮已時」即取此義;第二,以水念無限,比喻思婦情長。如李白「請君試問東念水,別意與之誰短長」,以念水之長比喻情意之長,即取此義;第三,以念水嗚咽,比喻情意淒切。如果說前二義可以在念不斷與思不斷、水無限與情無限之間直接找到「相似點」,那麼水念嗚咽與情意淒切便很難直接找到「相似點」,必須加以聯想,由念水聯想到水聲,由水聲聯想到嗚咽哭泣之聲,由嗚咽聲再聯想到感情的淒切。這是超越「相似點」的比喻,是「不似之似」,修辭學上稱為「曲喻」。李賀《天上謠》「銀浦念雲學水聲」,即屬於此類比喻。由於《自君之出矣》後兩句的比喻十分巧妙,不僅化無形為有形,增加了有的形象性,而且具有多種含意,這就給讀者提供了廣闊的聯想天地,使讀者讀了感到餘味無窮。▲

本節內容由匿名網友上傳,原作者已無法考證。本站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雍裕之

雍裕之

雍裕之雍裕之:唐朝人(約公元八一三年前後在世)字不詳,蜀人。生卒年均不詳,約唐憲宗元和中前後在世。有詩名。工樂府,極有情致。貞元後,數舉進士不第,飄零四方。裕之著有詩集一卷, 《新唐書藝文志》傳於世。 
拼

《華清宮三首 其一》

崔櫓 〔唐代〕

草遮回磴絕鳴鑾,雲樹深深碧殿寒。

明月自來還自去,更無人倚玉欄干。

复制
拼

《游匡山》

董其昌 〔明代〕

策杖與雲平,濛濛空際行。

煙江中嶺盡,星斗下方橫。

不隔諸天路,差疑五嶽名。

誰知游楚客,頓使九愁輕。

复制
拼

《嘆花》

杜牧 〔唐代〕

自恨尋芳到已遲,往年曾見未開時。

如今風擺花狼藉,綠葉成陰子滿枝。

:狂風落盡深紅色,綠葉成陰子滿枝。

复制
拼

《春分偶飲成醉兀兀坐睡覺而殘月在窗矣》

舒岳祥 〔宋代〕

酒熟還成飲,花香忽過牆。

近燈人影大,斜月樹身長。

陰洞龍藏雨,春苗麝養香。

閒吟誰與語,醉倚一胡床。

复制
拼

《廣宣上人以詩賀放榜和謝》

王涯 〔唐代〕

延英面奉入春闈,亦選功夫亦選奇。

在冶只求金不耗,用心空學秤無私。

龍門變化人皆望,鶯谷飛鳴自有時。

獨喜至公誰是證,彌天上人與新詩。

复制
拼

《梨嶺(見閩南唐雅)》

林藻 〔唐代〕

曾向嶺頭題姓字,不穿楊葉不言歸。

弟兄各折一枝桂,還向嶺頭聯影飛。

复制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