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唐代 / 白居易 / 醉吟先生传
拼 译 译

《醉吟先生传》

白居易 〔唐代〕

醉吟先生者,忘其姓字、乡里、官爵,忽忽不知吾为谁也。

宦游三十载,将老,退居洛下。

所居有池五六亩,竹数千竿,乔木数十株,台檄舟桥,具体而微,先生安焉。

家虽贫,不至寒馁;年虽老,未及昏耄。

性嗜酒,耽琴淫诗,凡酒徒、琴侣、诗客多与之游。

游之外,栖心释氏,通学小中大乘法,与嵩山僧如满为空门友,平泉客韦楚为山水友,彭城刘梦得为诗友,安定皇甫朗之为酒友。

每一相见,欣然忘归,洛城内外,六七十里间,凡观、寺、丘、墅,有泉石花竹者,靡不游;人家有美酒鸣琴者,靡不过;有图书歌舞者,靡不观。

自居守洛川泊布衣家,以宴游召者亦时时往。

每良辰美景或雪朝月夕,好事者相遇,必为之先拂酒罍,次开诗筐,诗酒既酣,乃自援琴,操宫声,弄《秋思》一遍。

若兴发,命家僮调法部丝竹,合奏霓裳羽衣一曲。

若欢甚,又命小妓歌杨柳枝新词十数章。

放情自娱,酩酊而后已。

往往乘兴,屦及邻,杖于乡,骑游都邑,肩舁适野。

舁中置一琴一枕,陶、谢诗数卷,舁竿左右,悬双酒壶,寻水望山,率情便去,抱琴引酌,兴尽而返。

如此者凡十年,其间赋诗约千馀首,岁酿酒约数百斛,而十年前后,赋酿者不与焉。

妻孥弟侄虑其过也,或讥之,不应,至于再三,乃曰:“凡人之性鲜得中,必有所偏好,吾非中者也。

设不幸吾好利而货殖焉,以至于多藏润屋,贾祸危身,奈吾何?设不幸吾好博弈,一掷数万,倾财破产,以至于妻子冻馁,奈吾何?设不幸吾好药,损衣削食,炼铅烧汞,以至于无所成、有所误,奈吾何?今吾幸不好彼而目适于杯觞、讽咏之间,放则放矣,庸何伤乎?不犹愈于好彼三者乎?此刘伯伦所以闻妇言而不听,王无功所以游醉乡而不还也。

”遂率子弟,入酒房,环酿瓮,箕踞仰面,长吁太息曰:“吾生天地间,才与行不逮于古人远矣,而富于黔娄,寿于颜回,饱于伯夷,乐于荣启期,健于卫叔宝,幸甚幸甚!余何求哉!若舍吾所好,何以送老?因自吟《咏怀诗》云:抱琴荣启乐,纵酒刘伶达。

放眼看青山,任头生白发。

不知天地内,更得几年活?从此到终身,尽为闲日月。

吟罢自晒,揭瓮拨醅,又饮数杯,兀然而醉,既而醉复醒,醒复吟,吟复饮,饮复醉,醉吟相仍若循环然。

由是得以梦身世,云富贵,幕席天地,瞬息百年。

陶陶然,昏昏然,不知老之将至,古所谓得全于酒者,故自号为醉吟先生。

于时开成三年,先生之齿六十有七,须尽白,发半秃,齿双缺,而觞咏之兴犹未衰。

顾谓妻子云:“今之前,吾适矣,今之后,吾不自知其兴何如?”。

醉吟先生传 - 译文及注释

译文醉吟先生,忘掉了他的姓名、乡里、官爵,心情恍惚不知自己是谁。在外做官三十年,快老了,退职后居住在洛阳履道,所住的地方有池塘五六亩,竹几千棵,乔木几十株,楼台水榭舟船木桥规模都笑,但都具备了,先生安居在那里。先生本性酷爱喝酒,喜欢弹琴,特别喜欢写诗。凡是喜欢喝酒的人、弹琴的朋友、写诗的交好,大多与他来往。

游历之外,醉心佛学,普遍地学习了小中大乘法。和嵩山的和尚如满是空门中的朋友,平泉的韦楚是山水朋友,彭城的刘梦得是诗歌朋友,安定的皇甫朗之是酒友。每一见面,便高兴得忘记回家。洛城里里外外六七十里间,凡是道观寺庙、有泉石花竹的山丘沟壑,没有不游览的;别人家里有美酒、有弹琴的,没有不拜访的;有图书、歌舞的,没有不观看的。从洛川的守令到百姓家中,以集会游览召唤的,也经常前往。每当良辰美景,或雪朝月夕,好事者来拜访他,他一定为他们先打开酒坛,再翻开诗柜。喝酒尽兴以后,就自己弹琴,奏起音乐,弹奏《秋思》一遍。如果兴致大发,命令家中的仆从调好法部丝竹,合奏《霓裳羽衣》一曲。如果更高兴,又命令小歌妓演唱《杨柳枝》新词十数章。放任自己自娱自乐,酩酊大醉才作罢。往往趁着兴致,走到乡里旁边,拄着拐杖游览乡中,骑着马游历都邑,坐着轿子去到野外。轿子里只放着一张琴一个枕头、陶渊明、谢灵运诗歌集几卷。轿杆左右悬挂着一对壶酒,沿着水绕着山,由着兴致前往。抱着琴,举着酒壶喝酒,兴尽而返。像这样子共十年。在这期间写诗约千余首,每年酿酒数百斛。而十年前及十年后所写的诗和所酿的酒不算在内。

妻子、女儿、弟弟、侄儿担心我这样太过分了,有时讥讽我,我不理会;一直到他们再三劝说,我才说:“每个人的天性,很少能持中,一定有所偏好。我不是个持中的人。假设我不幸贪财而去经商,因此达到财富多而使四壁生辉,招祸危及自身,对我怎么办?假设我不幸喜欢赌博,一个赌注扔上几万,全部家财押上去而破产,以至于妻子儿女受冻挨饿,对我怎么办?假设我不幸爱好服食丹药,减少衣食,用炉子烧炼丹药,而结果没有成功反有所误,对我怎么办?我幸而不喜欢那些,而自我适意于饮酒吟诗之间,放达是放达啦,难道有什么妨碍吗?不是还比喜爱那三种事情好得多吗?这就是刘伶听到妻子的劝说而不接受、王绩沉迷醉乡而不愿返回的原因吧。”于是带领子弟,进入酒房,围着酒缸,两脚伸直张开而坐,仰面长叹说:“我生在天地之间,才能与品行不及古人很远;而比黔娄富裕,比颜渊寿长,比伯夷要饱足,比荣启期要快乐,比卫叔宝健康,太幸运了,太幸运了!我还追求什么呢?如果抛弃我所爱好的,用什么送老?”因而自己吟唱《咏怀诗》道:

荣启期抱琴而乐,刘伯伦纵酒放达。

放开眼量看青山,任凭头上生白发。

我不知天地之间,更能有几年可活?

从今到寿终正寝,全是悠闲的岁月。

吟罢自己苦笑,打开酒瓮盖,舀出酒来,又饮数杯,昏昏沉沉地大醉。不久醉了又醒,醒了又吟诗,吟完诗又饮酒,饮了酒又醉,醉酒与吟诗相反复,如同循环一样。因此能够把身世梦幻,富贵如浮云,以天为幕以地为席,百年为一转眼之间。快快乐乐地,昏昏沉沉地,不知道老年将要到来。古人所说的“沉醉于酒中能保全”,所以自号为醉吟先生。到唐文宗开成三年,六十七岁,胡子花白,头发稀疏,牙齿脱落,白居易的觞咏之心还没有减弱。所以他的妻子说:“今天以前,我知道他为什么开心,今天之后,我就不知道他会因什么而开心了。”

注释忽忽:心情恍惚。宦(huàn)游:在外做官。退居洛下:白居易晚年退居洛阳履道里。具体而微:有台榭、舟桥的形状,而规模较小。耄(mào):年老。耽(dān)琴淫诗:沈湎于音乐,过分喜欢诗歌。栖心释氏:寄心于佛教。小中人乘法:此即佛教所谓“三乘”,是佛教引导众生求得解脱的三种方法、途径。刘梦得:即著名诗人刘禹锡。皇甫(fǔ)朗之:即皇甫曙。观:指道观。靡(mǐ):无。自居守洛川洎布衣家:自洛川的官员到一般人家。酒罍(léi):古代酒器。宫声:古代音阶的第一个音阶,操宫声指弹奏乐曲。弄:演奏。法部丝竹:法曲原是道观所奏乐曲,唐玄宗喜好法曲,选坐部伎子弟三百人,教于梨园,称之为梨园弟子。又有宫女数百人,也称梨园弟子,称为法部。其曲声清而且近雅。霓(ní)裳(cháng)羽衣:唐开元中西凉节度使杨敬述献霓裳羽衣舞,初名婆罗门曲,经玄宗润色并制歌词,着力描写虚无缥缈的仙境和仙女形象。杨柳枝:本隋代宫词,庸代洛阳地方创为新调,词句都是七言四句诗的形式,但音节和绝句不完全一样,内容都是咏杨柳的。已:止。屦(jù)及邻:簇为麻葛所制的鞋子。此是说到邻家访问。杖于乡:拄杖去乡村中游玩。肩舁(yú):坐轿子。陶、谢:指陶潜、谢灵运的山水闲适诗。斛(hú):十斗为一斛。鲜得中:很少小偏倚。货殖:经商。多藏润屋:钱财多而居室华丽。语本《礼记·大学》“富润屋,德润身”。贾祸:招惹灾祸。炼铅烧汞(gǒng):占代道教炼丹,用炉火烧炼丹、铅等矿物。放:颓放。庸(yōng):乃。不犹愈十好彼三者乎:不比喜爱那三种事情好得多吗?此刘伯伦所以闻妇言而不听:刘伶字伯伦,晋竹林七贤之一;嗜酒,著有《酒德颂》。其妻曾谏阻他饮酒,他跪祝曰:“妇儿之言,慎不可听。”王无功所以游醉乡而不还也:唐诗人王绩,耽酒,有《醉乡记》。箕踞(jī jù):坐时两脚伸直岔开,形似簸箕。一说是屈膝张足而坐,是一种轻慢态度。不逮:不及。黔娄(qián lóu):战国时齐国的隐士,家中甚贫,死时衣不蔽体。颜回:字予渊,有德行,不幸早卒,孔子极为悲恸。伯夷:商末孤竹君长子,因反对周武王,不食周粟,饿死。荣启期:春秋时人。鹿裘带索,鼓琴而歌,孔子问他为什么那么快乐,他说:“吾乐甚多,天生万物,唯人为贵,我得为人,一乐也;男女之别,男尊女卑,吾得为男,二乐也;人生有不见日月,不免襁褓者,吾行年九十矣,三乐也;贫者士之常,死者民之终,居常以待终,何不乐也。”白居易以为自己比荣启期更乐,是因为他除了具备荣启期以为乐的条件外,还比荣启期富有,如传中所说的享优游山水,声色醉饮之乐。卫叔宝:晋卫玢,字叔宝,二十七岁早死。拨醅(pēi):醅是未过滤的酒,拨醅是拨开浮糟而打酒。兀(wù):茫然无知的样子。云富贵:以富贵为浮云。幕席天地:把天地作为篷顶坐席。瞬息百年:意思是把人生看得很短促。瞬息,极短时间。百年,一生。陶陶然:欢喜的样子。开成三年:公元八三八年。开成,唐文宗年号。 ▲

周启成选注.古代文人自传精华:人民文学出版社,1991.08:84

陈兰村编.中国古代名人自传选:中国青年出版社,1997年07月:112-118

醉吟先生传 - 赏析

这篇自传的开头一段,先概括地介绍自己的退居生活。自传的第二段,具体描述他的半隐居生活,而最突出的是赋诗与酿酒。自传的第三段,作者为自己的放情诗酒的生活作辩护。他认为自己对诗酒的爱好,比那种经商、赌博、炼丹服药都要好,不会招祸、破产或为药所误。这篇自传如他的诗歌一样,语言平易清新,多处运用排比句,句式整齐,读来极为流畅。

开头一段,先概括地介绍自己的退居生活。传记一般要在开头交代传主的姓字籍贯,而这篇自传开头却说:“忘其姓字、乡里、官爵,忽忽不知吾为谁也。”这是模仿陶渊明《五柳先生传》的体例,表示自己既过半隐居的生活,自己的姓名之类无所谓了,同时也透露自己因酒醉之深而忘记而糊涂了。接着写他在洛阳住处的环境及爱好。他“家虽贫,不至寒馁”,这是半隐居生活的生活条件。从五十八岁到六十七岁十年中,白居易先后在洛阳任太子宾客、河南尹、太子少傅等官职,其中除河南尹两年外,另外两个官职都是一种加官,并非实职,可以领到薪俸但不用于实事,很清闲。这种既当官又无实职的生活,白居易称为“中隐”。他在《中隐》一诗中说过,不做官便要有冻馁之苦,做高官便要有忧患,“不如做‘中隐’,隐在留司官,似出复似处,非忙亦非闲。”实际上这是一种半隐居的生活,陶醉于饮酒、作诗,这就点出了“醉吟先生”的题意。

第二段,具体描述他的半隐居生活:研究佛学,与佛教朋友、诗友、酒友交游,听歌吟诗,饮酒、游山水,而最突出的是赋诗与酿酒。

第三段,作者为自己的放情诗酒的生活作辩护。他认为自己对诗酒的爱好,比那种经商、赌博、炼丹服药都要好,不会招祸、破产或为药所误。因此表面上“自适于杯觞讽咏之间”,认为沉迷在醉吟之中是“幸甚,幸甚”,其实内心并非真的一味快乐“自适”。他的“吟罢自哂”是一种苦笑。因为传主“醉复醒,醒复吟”,“醉吟相仍”,整日在昏昏沉沉之中。这种状态决非是正常的生活,也决非是真正的内心快乐。他醉吟的目的,是为了“得全于酒”,借酒麻醉自己,避开政治斗争,免祸求全。所以传主纵情诗酒,在表面的闲适中还隐藏着对现实无可奈何的悲哀、沉重的失落感和内心苦闷。白居易在早年曾写过许多讽谕诗,为民叫苦,干预现实;作为一个左拾遗的谏官,也曾尽过职责。而到了晚年,思想消沉,竟成了“醉吟先生”。究其原因,首先不能不归结到封建社会对一个正直知识分子造成的精神上政治上的压抑;其次是白居易自己信奉儒家“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人生信条,晚年几乎完全倾向“独善其身”。另外,他还受佛道的影响,使自己的晚年既在佛道中找寄托,又使自己的思想更趋于消极。

这篇自传如他的诗歌一样,语言平易清新,多处运用排比句,句式整齐,读来极为流畅。全文从头至尾能紧扣题目中“醉吟”二字,围绕传主别号展开描写与议论,塑造了晚年白居易的自我形象。▲

陈兰村编.中国古代名人自传选:中国青年出版社,1997年07月:112-118

醉吟先生传 - 创作背影

这篇传作于公元838年(开成三年),时在洛阳,为太子少傅分司。这篇传是作者晚年退居洛阳生活的自我写照,作者诗酒度日,尽醉长吟,旷达之中隐含避世之无奈心情。

周勋初,严杰选注.白居易选集:人民文学出版社,2002年01月:398

白居易

作者:白居易

白居易(772年-846年),字乐天,号香山居士,又号醉吟先生,祖籍太原,到其曾祖父时迁居下邽,生于河南新郑。是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唐代三大诗人之一。白居易与元稹共同倡导新乐府运动,世称“元白”,与刘禹锡并称“刘白”。白居易的诗歌题材广泛,形式多样,语言平易通俗,有“诗魔”和“诗王”之称。官至翰林学士、左赞善大夫。公元846年,白居易在洛阳逝世,葬于香山。有《白氏长庆集》传世,代表诗作有《长恨歌》、《卖炭翁》、《琵琶行》等。 

随机推荐

拼

《池鹤八绝句。鹤答乌》

白居易 〔唐代〕

吾爱栖云上华表,汝多攫肉下田中。

吾音中羽汝声角,琴曲虽同调不同。

复制
拼

《岸花临水发三首 其三》

皇甫汸 〔明代〕

名园纷几许,临水独如何。

所思迷望石,欲往会淩波。

复制
拼

《游悟真寺(一作王缙诗)》

王维 〔唐代〕

闻道黄金地,仍开白玉田。

掷山移巨石,咒岭出飞泉。

猛虎同三径,愁猿学四禅。

买香然绿桂,乞火踏红莲。

草色摇霞上,松声泛月边。

山河穷百二,世界接三千。

梵宇聊凭视,王城遂渺然。

灞陵才出树,渭水欲连天。

远县分诸郭,孤村起白烟。

望云思圣主,披雾隐群贤。

薄宦惭尸素,终身拟尚玄。

谁知草庵客,曾和柏梁篇。

复制
拼

《谒华岳》

宗泽 〔宋代〕

杨赐岳所挺,严武金天晶。

二子为时出,雇我非炳灵。

维岳镇四方,气秀天骨青。

巀嶭立千仞,力能产公卿。

降神咏崧高,谶纬仍反经。

取象到执珪,谲怪如洞冥。

平生笑穷奇,立语心自惊。

我质培塿耳,胸中固峥嵘。

谁言华岳高,我山摩玉京。

是中所包藏,丹碧参瑰琼。

平居蛰云雷,飞雨溢四溟。

此岂真有之,落笔纷纵横。

发我文物秘,象渠膏泽倾。

太华屹不摇,我山身载行。

复制
拼

《秋景 夜雨更秋风》

刘辰翁 〔宋代〕

世事惟孤枕,吾生尚转蓬。共谁堪夜雨,何意更秋风。

已是霖铃苦,何当刻漏终。又闻翻溟滓,不是滴梧桐。

衰壑鸣蛩外,寒灯落叶中。忽明天似水,万里附冥鸿。

复制
拼

《南郊大礼诗其二》

王禹称 〔宋代〕

百僚冠剑互珊珊,文物威蕤属礼官。清漏宿斋宣祖庙,质明行事昊天坛。

旌旗漠漠帷宫晓,星斗依依綵仗寒。肠断商于左迁客,圆丘无分得荣观。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