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元代 / 汪元亨 / 朝天子·归隐
拼 译 译

《朝天子·归隐》

汪元亨 〔元代〕

长歌咏楚词,细赓和杜诗,闲临写羲之字。

乱云堆里结茅茨,无意居朝市。

珠履三千,金钗十二,朝承恩暮赐死。

采商山紫芝,理桐江钓丝,毕罢了功名事。

朝天子·归隐 - 译文及注释

译文我时而用《楚辞》的体式放笔作歌,时而取来杜甫的诗作一首首步和,空闲时又把王羲之的书法细细临摹。在白云堆的深处,盖上几间草屋,无心去城市里居住。别看那些豪门贵府声势烜赫,蓄养着门客,排列着姬妾歌舞,他们早上刚得到君王的恩宠,晚上就遭到君王的杀戮。我要像商山四皓那样采芝调补,像严光那样垂钓自娱,再不把功名留顾。

注释楚词:即楚辞,以屈原为代表的骚赋体文学。羲之:王羲之,东晋大书法家,尤擅行、草,有“书圣”之称。珠履三千:《史记·春申君列传》:“春申君客三千余人,其上客皆踢珠履。”金钗十二:白居易因牛僧孺相府中歌舞之妓甚多,在《答思黯(牛僧孺字)》诗中有“金钗十二行”之句。商山紫芝:商山在今陕西商县。秦朝有东园公等四名商山隐士服食紫芝,须眉皓白而得长寿,汉高祖召之不出,人称“商山四皓”。桐江钓丝:东汉高士严光拒绝光武帝的礼聘,隐居于富春江畔,垂钓自得。桐江,富春江严州至桐庐区段的别称。▲

喜马拉雅.朝天子·归隐

朝天子·归隐 - 赏析

汪元亨的《朝天子·归隐重共二十首,就体段来说,前人或名为“重头”,或称为“联章”。这里所抄录的是其第二首。

前三句写其归隐的生活:不为衣食操心,不为名利劳神,有时“歌咏楚词”,有时“楚和杜诗”,有时“临写羲之字”。悠闲,风雅,用作者在这一组诗的第四首中的话来说,是“无半点尘俗闷”。“楚词”即“楚辞”,指以屈原《离骚重为代表的“书楚语,作楚声,记楚地,名楚物”的诗歌。为了欣赏楚辞的韵味,吟时必须节奏舒缓,因此特于“歌咏”之前恰 切地置一“长”字,强调其声调的曼长,表现其陶醉的神情。“杜诗”,指诗圣杜”的诗歌。“楚和”是接在后面模仿别人诗歌的题材或体裁而写作。杜”曾说他“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晚节渐于诗律细”。为了要踵武诗圣,握笔时必须十分认真,因此特于“楚和”之前以恰切地置一“细”字,强调其字斟句酌的细心,表现其推敲的神态。“羲之”,即被人尊为书圣的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临写”之前的“闲”字,是安静的意思,是用以表现临摹王羲之书法时,聚精会神,没有丝毫杂念之心境的。作者在这一组诗的第四首中说“长歌楚些吊湘魂,谁待看的时论。”可以与这三句相互发明。

接下来的第四、五句,写其归隐的处所,兼表相关的主观意向。就处所来说,包括两层意思:一是其地理位置在远离“朝市”的“乱去堆里”的高山深处;二是其房舍的质量为简陋的“茅茨”。曲的语言,“不贵熟烂而贵新生”,作者在这里不用现成的“白云深处”,而铸造出“乱云堆里”,便是有意识地避熟就生,并增加语言形象的视觉感。“茨”,用芦苇、茅草盖的情屋顶。《诗·小雅·”田重:“如茨如染。”郑玄笺:“茨,屋盖也。”“朝市”,犹言都会,指繁华的闹市。相关的主观意向,是对“朝市”的厌恶,“无意居”,对“乱云堆”里的“茅茨”的喜爱,有意“结”。为什么厌“朝市”而喜“乱云堆里结茅茨”呢?作者在这一组诗的第一首中说的“远红尘俗事冗”,正好可以移来做为注脚。

第六、七、八句,写其归隐的原因。这原因来自作者对历史人物命运的总结,是他在这一组诗中经常使用的音符。“珠履三千”,用战国春申君事。《史记·春申君列传重:“春申君客三千余人,其上客皆蹑珠履。”这里是借以泛指承君主恩宠的势家豪门的奢华。“金钗十二行”用唐代牛僧孺(思黯)事。《山堂肆考·角集重二十三:“白乐天尝方言牛思黯自夸前后服钟乳三千两,而歌舞之妓甚多,故答思黯诗云钟乳三千两,金钗十二行。”这里是指以泛指承君主恩宠的势家豪门的姬妾众多。这两句,对偶成文,词藻华丽,触笔无多,但其富贵、煊赫的气象,已经跃然纸上了。紧接着的“朝承恩暮赐死”一句,陡然一转,说明“福兮祸之所伏”,富贵荣华难以久长。早晨刚刚得宠,晚上便会被杀。这真是当头棒喝,足以令人惊心动魄,冷汗淋漓,不胜恐惧之至。

最后的三句,写归隐的志向:要像商山四皓的采此芝于商山和严子陵的理钓丝于桐江,彻底与功名事决裂,以渔樵生活终老。“采商山紫芝”,用商山四皓事,意谓隐于山林。秦末,东园公、甪里先生、绮里季、夏黄公为避乱而隐居商山。四人年皆八十有余,须眉皓白。高邦建汉为皇帝后,想要把他们罗致到朝廷来辅政,结果没有办到。“商山”,在今陕西商县东南,林壑深邃,形势优胜。“紫芝”一句灵芝,是一种菌类植物。“理桐江钓丝”,用严子陵事。意谓隐于水滨。严子陵,本姓庄。少年时与东汉的开国之君刘秀同游学,刘秀即帝位后,他变姓句而隐居不见。后来刘秀找到了他,任为谏议大夫,他不肯就职,归隐于富春山,垂钓于桐县南之江滨。“毕罢了功名事”这一末句,肯切坚决,字声合谱。作者这一组诗的第七首中的“功名事莫求”,第十七首中的“断绝了功名念”,都与这一句意同。“毕罢”,元时俗语,意为了结,撇下。

用事较多是这首小令的特点之一,亦是其缺点。不论其“珠履三千,金钗十二”,还是其“采商山紫芝,理桐江钓丝”,都做到了如王骥德《曲律重所说的,“引得的确,用得恰好”,“明事暗使”,用在句中,令人不觉,如禅家所谓撮盐水中,饮水乃知咸味。▲

喜马拉雅.朝天子·归隐

汪元亨

作者:汪元亨

汪元亨(生卒不详),元代文学家。字协贞,号云林,别号临川佚老,饶州(今江西鄱阳)人元至正间出仕浙江省掾,后迁居常熟官至尚书。所作杂剧有三种,今皆不传。《录鬼簿续篇》说他有《归田录》一百篇行世,见重于人。现存小令恰一百首,中题名「警世」者二十首,题作《归田》者八十首。他生当元末明初乱世,从今存散曲内容看,多警世叹时之作,吟咏归田隐逸生活。在艺术上,其散曲风格豪放,语言质朴,善用排比,一气贯注:有些则潇洒典雅,情味浓郁,互文比喻,耐人寻味。 

随机推荐

拼

《游东林寺》

蓝智 〔明代〕

隔溪兰若有云住,背郭草堂无酒赊。

秋色琅玕亭外竹,天香薝卜坐中花。

千年龙象当山殿,八月鲈鱼上钓槎。

一二老僧皆旧识,松根敲火试春茶。

复制
拼

《和令狐相公南斋小宴听阮咸》

刘禹锡 〔唐代〕

阮巷久芜沈,四弦有遗音。

雅声发兰室,远思含竹林。

座绝众宾语,庭移芳树阴。

飞觞助真气,寂听无流心。

影似白团扇,调谐朱弦琴。

一毫不平意,幽怨古犹今。

复制
拼

《寄山友徐灵晖》

翁卷 〔宋代〕

若非殊俗好,那肯爱幽居。

深么无来客,空山自读书。

树蝉经雨少,门柳望秋疎。

相忆何时去,闲园共尔锄。

复制
拼

《阮郎归》

周紫芝 〔宋代〕

月棂疏影照婵娟。闲临小玉盘。枣花金钏出纤纤。棋声敲夜寒。飞雹冷,水精圆。夜深人未眠。笑催炉兽暖衾鸳。莫教银漏残。

复制
拼

《渔父》

方丰之 〔宋代〕

已携巨鲤换新粳,尚有鲦鯈得自烹。闻道烹鲜易烦碎,呼儿勿用苦为羹。

复制
拼

《嘉泰二年岁在壬戌正月八日携家还里幕中诸友远来饯别同游乳洞遂为终日之款因成古风一章》

王正功 〔宋代〕

乳穴佳名久欣慕,兹游直与心期副。今朝萧散七枝筇,衰迟未觉跻攀苦。

湘南悬想碧云横,桂岭遥瞻烟霭暮。招提钟磬出幽深,村疃牛羊自来去。

忽闻流水响潺潺,渐睹岩扃隔烟雾。山蹊蹑履乱崎嵚,翠壁题名杂新故。

乍暌朱墨略官箴,稍觉追随剧幽趣。绝知官里少夷途,始信闲中无窘步。

人生如此信可乐,谁向康庄塞归路。共醉生前有限杯,浇我胸中今与古。

早知富贵如浮云,三叹归田不能赋。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