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珍珠衫)

/ 诗人(珍珠衫) / 小说(珍珠衫) / 古籍(珍珠衫)

《阳台梦·薄罗衫子金泥凤》

李存勖 〔唐代〕

薄罗衫子金泥凤,困纤腰怯铢衣重。笑迎移步小兰丛,亸金翘玉凤。

娇多情脉脉,羞把同心捻弄。楚天云雨却相和,又入阳台梦。

复制

《珍珠帘·辛巳生朝》

杨玉衔 〔清代〕

飞鸿瞥影回头渺。

堪惆怅、两事升平年少。

春色半阑珊,况影形相吊。

面目须眉无一是,更剩得、无聊怀抱。

壶小。

对茶烟禅榻,契结昏晓。

偶尔裙屐追随,借词牌杯酒,涂雕枯槁。

问字半亭,虚守太元残草。

海澨红桑经怕看,敢醉心、安期仙枣。

休笑。

任老去文园,人求遗稿。

复制

《【双调】珍珠马南 情》

未知作者 〔元代〕

箫声唤起瑶台月,独倚阑干情惨切。

此恨与谁说,又值那黄昏时节。

花飞也,一点点似离人泪血。

【步步骄南】暗想当年,罗帕上把新诗写,偷绾同心结。

心猿乘,意马劣,都将软玉温香,嫩枝柔叶。

琴瑟正和协,不觉花影转过梧桐月。

【雁儿落北】不觉的梧桐月转过西银台上,昏惨惨灯将灭。

怎禁他纱窗外铁马儿敲,这些时一团娇香肌瘦怯。

【沉醉东风南】一团娇香肌瘦怯,半含羞翠钿轻帖。

微笑对人悄说:休负了今宵月。

等闲间将海棠偷折,山盟共设:不许暂时少撇,若有个负心的教他随灯儿便灭。

【得胜令北】呀,若有一个负心的教他随灯灭,惨可可山盟海誓对谁说。

海神庙现放着勾魂帖,那神灵仔细写。

你休要心斜,非是掩难割舍;你休要痴呆,殷勤将春心漏泄。

【忒忒令南】他殷勤将春心漏泄,我风流寸肠中热。

因此上楚云深锁黄金阙,休把佳期暂撇。

燕山绝,湘江竭,断鱼封雁帖。

【沽美酒北】湘北断鱼雁帖,他一去了信音绝,想着他负德辜恩将谎话说。

眼见的花残月缺,自别来甚时节甚时节。

【好姐姐南】自别,逢时遇节,冷淡了风花雪月。

奈愁肠万结,怎禁窗外铁无休歇。

一似环摇明月,又被西风将锦帐揭。

【川拨棹北】又被西风将锦帐揭,倚帏屏情惨切。

这些时信断音绝,眼中流血。

心内刀切,泪痕千叠,因此上渭城人肌肤瘦怯。

【桃红菊南】渭城人肌肤瘦怯,楚天秋应难并叠。

停勒了画眉郎京尹,补填了河阳令满缺。

【七弟兄北】补填了河阳令满缺,一片似火也。

心间事与谁说,好教我行眠立盹无明夜。

今日个吹箫无伴彩云赊,闻筝的月下疏狂劣。

画眉郎手脚拙,窃玉的性情别,把好梦成吴越。

【川拨棹南】成吴越,怎禁他巧言搬斗喋。

平白地送暖偷寒,平白地送暖偷寒,猛可的搬唇递舌。

水晶丸不住撇,点钢锹一味撅。

【梅花酒北】他将那点钢锹一迷里撅,劈贤刀手中撇。

打捞起块丹枫叶,鸳鸯被半床歇。

胡蝶梦冷些些,破香囊后成血,楚馆着火焚者。

【锦衣香南】他将那楚馆焚,秦楼来拽。

洛浦填,泾河截。

梅家庄水罐汤瓶打为磁屑,贾充宅守定粉墙缺,武陵溪涧花儿钉了桩橛。

楚襄王梦惊回者,汉相如赶翻车辙。

深锁芙蓉阙,紫箫吹裂,碧桃花下凤凰将翎毛生扯。

【收江南北】呀,你敢在碧桃花下将凤毛扯,人生最苦是离别。

山长永远路途赊,何年是彻,响当当菱花镜碎玉簪折。

【浆水令南】响当当菱花镜碎扌颠,支楞楞瑶琴弦断绝,革支支同心绾带扯,击玎宝簪儿坠折。

采莲人偏把并头折,比目鱼就池中冷水烧热。

连枝树生砍折,打捞起御水流红叶。

蓝桥下翻滚滚波浪卷雪,祆神庙袄神庙焰腾腾火走金蛇。

【尾声南】饶君巧把机谋设,止不住负心薄劣,梦儿里若见他俺与他分说。

复制

《珍珠帘 归海上作》

庄棫 〔清代〕

熏风乍引齐纨扇,绕空阶、曲曲阑干行遍。

香袅画帘深,又簟纹初展。

倚枕支颐情缱绻,浑不觉、梦儿萦转。

流眄,任寂寞闲庭、落红成片。

谁遣茧纸敲窗,似人来几案、乱翻书卷。

蓦地起相寻,见白云天远。

芳草满川梅雨后,只望断、江南何限。

凄惋,对茶鼎沉沉、闲煎绿荈。

复制

《珍珠帘·琉璃帘》

周密 〔宋代〕

宝阶斜转春宵永,云屏敞、雾卷东风新霁。光动万星寒,曳冷云垂地。暗省连昌游冶事,照炫转、荧煌珠翠。难比。是鲛人织就,冰绡渍泪。独记梦入瑶台,正玲珑透月,琼钩十二。金缕逗浓香,接翠蓬云气。缟夜梨花生暖白,浸潋滟、一池春水。沈醉。归时人在,明河影里。

复制

《珍珠帘·寿岳君选》

蒋捷 〔宋代〕

书楼四面筠帘卷。微薰起,翠弄悬签丝软。楼上读书仙,对宝狻霏转。绣馆钗行云度影,滟寿觥、盈盈争劝。争劝。奈芸边事切,花中情浅。金奏未响昏蜩,早传言放却,舞衫歌扇。柳雨一窝凉,再展开湘卷。万颗蕖心琼珠辊,细滴与、银朱小砚。深院。待月满廊腰,玉笙又远。

复制

《珍珠帘·春日客龟溪,过贵人家,隔墙闻箫鼓声,疑是按舞,伫立久之》

吴文英 〔宋代〕

蜜沈烬暖萸烟袅。层帘卷、伫立行人官道。麟带压愁香,听舞箫云渺。恨缕情丝春絮远,怅梦隔、银屏难到。寒峭。有东风嫩柳,学得腰小。还近绿水清明,叹孤身如燕,将花频绕。细雨湿黄昏,半醉归怀抱。蠹损歌纨人去久,漫泪沾、香兰如笑。书杳。念客枕幽单,看看春老。

复制

《珍珠令》

张炎 〔宋代〕

桃花扇底歌声杳。愁多少。便觉道花阴闲了。因甚不归来,甚归来不早。满院飞花休要扫。待留与、薄情知道。怕一似飞花,和春都老。

复制

《珍珠帘》

葛辰庚 〔宋代〕

阴阳内感相交结。有铅汞、分八卦罗列。金鼎炼黄芽,正一阳时节。子后午前方进火,向玉炉、烹成白雪。通彻。这玄关、深奥难轻泄。因师指诀幽微,把金丹大药,将来分说。捉住虎龙精,自然日月。造化天机人怎晓,换俗骨、永无魔折。超越。望仙都稽首,朝元金阙。

复制

《阳台梦·薄罗衫子金泥》

李存勖 〔唐代〕

薄罗衫子金泥凤,困纤腰怯铢衣重。

笑迎移步小兰丛,亸金翘玉凤。

娇多情脉脉,羞把同心捻弄。

楚天云雨却相和,又入阳台梦。

《谢赐珍珠》

江采萍 〔唐代〕

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

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