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詩(续资治通鉴长编)

/ 詩人(续资治通鉴长编) / 小說(续资治通鉴长编) / 古籍(续资治通鉴长编)

《李养吾董教同安为作长编》

丘葵 〔宋代〕

一元之根貞下起,勾萌甲拆春陽敷。千紅萬紫弄晴霽,忽然暗綠繞丘墟。

霜風厲厲百物遂,枝葉剝落留根株。一誠通復心無愧,雖千萬往猶褐夫。

浩然之氣非襲取,所要與道與義俱。勿正勿忘勿助長,活潑潑地惟鳶魚。

子思吃緊為人處,鄒孟得之曰養吾。千載斷脈無人續,往往舐痔誇得車。

何期邑泮乃親見,鐸音之來自方壺。加之卿相心不動,顧乃下教青衿徒。

古來揖遜三杯酒,至和薰蒸遍八極。聖門狂者得氣象,童冠浴沂風舞雩。

嘆子養浩亦已久,讀書窗前草不除。明年春風二三月,不知先生與點無。

复制

《续小娘歌十首其五》

元好问 〔金朝〕

風沙昨日又今朝,踏碎鴉頭路更遙。不似南橋騎馬日,生紅七尺系郎腰。

复制

《秦家无庙略,遮虏续长城。万姓陇头死,中原荆棘生。》

陈陶 〔唐代〕

大堯登寶位,麟鳳煥宸居。海曲沾恩澤,還生比目魚。

生值揖遜歷,長歌東南春。釣鰲年三十,未見天子巡。

軒轅承化日,群鳳戲池台。大朴衰喪後,仲尼生不來。

大道歸孟門,蕭蘭日爭長。想得巢居時,碧江應無浪。

矻矻蓬舍下,慕君麒麟閣。笑殺王子喬,寥天乘白鶴。

杳杳巫峽雲,悠悠漢江水。愁殺幾少年,春風相憶地。

吳洲采芳客,桂棹木蘭船。日晚欲有寄,裴回春風前。

仙家風景晏,浮世年華速。邂逅漢武時,蟠桃海東熟。

南國珊瑚樹,好裁天馬鞭。魚龍不解語,海曲空蟬娟。

周穆恣游幸,橫天驅八龍。寧知泰山下,日日望登封。

秦國饒羅網,中原絕麟鳳。萬乘巡海回,鮑魚空相送。

秦家無廟略,遮虜續長城。萬姓隴頭死,中原荊棘生。

秦作東海橋,中州鬼辛苦。縱得跨蓬萊,群仙亦飛去。

隋煬棄中國,龍舟巡海涯。春風廣陵苑,不見秦宮花。

范子相句踐,滅吳成大勛。雖然五湖去,終愧磻溪雲。

麟鳳識翔蟄,聖賢明卷舒。哀哉嵇叔夜,智不及鶢鶋。

戰地三尺骨,將軍一身貴。自古若吊冤,落花少於淚。

楚國千里旱,土龍日已多。九穀竟枯死,好雲閒嵯峨。

漢家三殿色,恩澤若飄風。今日黃金屋,明朝長信宮。

南園杏花發,北渚梅花落。吳女妒西施,容華日消鑠。

山雞理毛羽,自言勝烏鳶。一朝逢鸑鷟,羞死南海邊。

秦家卷衣貴,本是倡家子。金殿一承恩,貂蟬滿鄉里。

魏宮薛家女,秀色傾三殿。武帝鼎湖歸,一身似秋扇。

嬋娟越機里,織得雙棲鳳。慰此殊世花,金梭忽停弄。

學古三十載,猶依白雲居。每覽班超傳,令人慵讀書。

雄劍久濩落,夜吟秋風起。不是懶為龍,此非延平水。

朝為楊柳色,暮作芙蓉好。春風若有情,江山相逐老。

景龍臨太極,五鳳當庭舞。誰信壁間梭,升天作雲雨。

曾夢諸侯笑,康囚議脫枷。千根池底藕,一朵火中花。

复制

《相和歌辞•长歌续短歌》

李贺 〔唐代〕

長歌破衣襟,短歌斷白髮。秦王不可見,旦夕成內熱。

渴飲壺中酒,飢拔隴頭粟。淒淒四月蘭,千里一時綠。

夜峰何離離,月明落石底。裴回沿石尋,照出高峰外。

不得與之游,歌成鬢先改。

复制

《续小娘歌十首·选二》

元好问 〔金朝〕

其一山無洞穴水無船,單騎驅人動數千;

直使今年留得在,更教何處過明年。其二雁雁相送過河來,人歌人哭雁聲哀;

雁到秋來卻南去,南人北渡幾時回!

复制

《九月七日梦中作诗续以末后二句》

元好问 〔金朝〕

桃花紅深李花白,昨日成團今日拆。歌聲滿耳何處來,楊柳青旗洛陽陌。

拊君背,握君手。朝鐘暮鼓無了期,世事於人竟何有!

青青鏡中發,忽忽成白首。六國印,何如負郭二頃田,千載名,不及即時一杯酒。

复制

《续小娘歌十首其七》

元好问 〔金朝〕

竹溪梅塢靜無塵,二月江南煙雨春。傷心此日河平路,千里荊榛不見人。

复制

《续小娘歌十首其八》

元好问 〔金朝〕

太平婚嫁不離鄉,楚楚兒郎小小娘。三百年來涵養出,卻將沙漠換牛羊。

复制

《续小娘歌十首其九》

元好问 〔金朝〕

飢烏坐守草間人,青布猶存舊領巾。六月南風一萬里,若為白骨便成塵。

复制

《续小娘歌十首其二》

元好问 〔金朝〕

北來游騎日紛紛,斷岸長堤是陣雲。萬落千村藉不得,城池留著護官軍。

复制

《续小娘歌十首其三》

元好问 〔金朝〕

山無洞穴水無船,單騎驅人動數千。直使今年留得在,更教何處避明年。

复制

《续小娘歌十首其四》

元好问 〔金朝〕

青山高處望南州,漫漫江水繞城流。願得一身隨水去,直到海底不回頭。

复制

《续小娘歌十首其六》

元好问 〔金朝〕

雁雁相送過河來,人歌人哭雁聲哀。雁到秋來卻南去,南人北渡幾時回。

复制

《呈李续》

韩弇 〔唐代〕

我有敵國讎,無人可為雪。每至秦隴頭,遊魂自嗚咽。

复制

《续小娘歌十首》

元好问 〔金朝〕

吳兒沿路唱歌行,十十五五和歌聲。唱得小娘相見曲,不解離鄉去國情。

复制

《为逢好日先移入,续向街西索牡丹。》

王建 〔唐代〕

蓬萊正殿壓金鰲,紅日初生碧海濤。閒著五門遙北望,柘黃新帕御床高。殿前傳點各依班,召對西來八詔蠻。上得青花龍尾道,側身偷覷正南山。龍煙日暖紫瞳瞳,宣政門當玉殿風。五刻閣前卿相出,下簾聲在半天中。白玉窗前起草臣,櫻桃初赤賜嘗新。殿頭傳語金階遠,只進詞來謝聖人。內人對御疊花箋,繡坐移來玉案邊。紅蠟燭前呈草本,平明舁出閣門宣。千牛仗下放朝初,玉案傍邊立起居。每日進來金鳳紙,殿頭無事不多書。延英引對碧衣郎,江硯宣毫各別床。天子下簾親考試,宮人手裡過茶湯。未明開著九重關,金畫黃龍五色幡。直到銀台排仗合,聖人三殿對西番。少年天子重邊功,親到凌煙畫閣中。教覓勛臣寫圖本,長將殿裡作屏風。丹鳳樓門把火開,五雲金輅下天來。階前走馬人宣尉,天子南郊一宿回。樓前立仗看宣赦,萬歲聲長拜舞齊。日照彩盤高百尺,飛仙爭上取金雞。集賢殿裡圖書滿,點勘頭邊御印同。真跡進來依數字,別收鎖在玉函中。秘殿清齋刻漏長,紫微宮女夜焚香。拜陵日近公卿發,鹵簿分頭入太常。新調白馬怕鞭聲,供奉騎來繞殿行。為報諸王侵早入,隔門催進打球名。對御難爭第一籌,殿前不打背身球。內人唱好龜茲急,天子鞘回過玉樓。新衫一樣殿頭黃,銀帶排方獺尾長。總把玉鞭騎御馬,綠鬃紅額麝香香。羅衫葉葉繡重重,金鳳銀鵝各一叢。每遍舞時分兩向,太平萬歲字當中。魚藻宮中鎖翠娥,先皇行處不曾過。如今池底休鋪錦,菱角雞頭積漸多。殿前明日中和節,連夜瓊林散舞衣。傳報所司分蠟燭,監開金鎖放入歸。五更三點索金車,盡放宮人出看花。仗下一時催立馬,殿頭先報內園家。城東北面望雲樓,半下珠簾半上鈎。騎馬行人長遠過,恐防天子在樓頭。射生宮女宿紅妝,把得新弓各自張。臨上馬時齊賜酒,男兒跪拜謝君王。新秋白兔大於拳,紅耳霜毛趁草眠。天子不教人射殺,玉鞭遮到馬蹄前。內鷹籠脫解紅絛,鬥勝爭飛出手高。直上青雲還卻下,一雙金爪掬花毛。競渡船頭掉采旗,兩邊濺水濕羅衣。池東爭向池西岸,先到先書上字歸。燈前飛入玉階蟲,未臥常聞半夜鍾。看著中元齋日到,自盤金線繡真容。紅燈睡里喚春雲,雲上三更直宿分。金砌雨來行步滑,兩人抬起隱花裙。一時起立吹簫管,得寵人來滿殿迎。整頓衣裳皆著卻,舞頭當拍第三聲。琵琶先抹六么頭,小管丁寧側調愁。半夜美人雙唱起,一聲聲出鳳凰樓。春池日暖少風波,花里牽船水上歌。遙索劍南新樣錦,東宮先釣得魚多。十三初學擘箜篌,弟子名中被點留。昨日教坊新進入,並房宮女與梳頭。紅蠻杆撥貼胸前,移坐當頭近御筵。用力獨彈金殿響,鳳凰飛下四條弦。春風吹雨灑旗竿,得出深宮不怕寒。夸道自家能走馬,團中橫過覓人看。粟金腰帶象牙錐,散插紅翎玉突枝。旋獵一邊還引馬,歸來雞兔繞鞍垂。雲駁花驄各試行,一般毛色一般纓。殿前來往重騎過,欲得君王別賜名。每夜停燈熨御衣,銀熏籠底火霏霏。遙聽帳里君王覺,上直鐘聲始得歸。因吃櫻桃病放歸,三年著破舊羅衣。內中人識從來去,結得金花上貴妃。欲迎天子看花去,下得金階卻悔行。恐見失恩人舊院,回來憶著五弦聲。往來舊院不堪修,近敕宣徽別起樓。聞有美人新進入,六宮未見一時愁。自誇歌舞勝諸人,恨未承恩出內頻。連夜宮中修別院,地衣簾額一時新。悶來無處可思量,旋下金階旋憶床。收得山丹紅蕊粉,鏡前洗卻麝香黃。蜂須蟬翅薄松松,浮動搔頭似有風。一度出時拋一遍,金條零落滿函中。合暗報來門鎖了,夜深應別喚笙歌。房房下著珠簾睡,月過金階白露多。御廚不食索時新,每見花開即苦春。白日臥多嬌似病,隔簾教喚女醫人。叢叢洗手繞金盆,旋拭紅巾入殿門。眾里遙拋新摘子,在前收得便承恩。御池水色春來好,處處分流白玉渠。密奏君王知入月,喚人相伴洗裙裾。移來女樂部頭邊,新賜花檀木五弦。緶得紅羅手帕子,中心細畫一雙蟬。新晴草色綠溫暾,山雪初消漸出渾。今日踏青歸校晚,傳聲留著望春門。兩樓相換珠簾額,中尉明朝設內家。一樣金盤五千面,紅酥點出牡丹花。盡送春來出內家,記巡傳把一枝花。散時各自燒紅燭,相逐行歸不上車。家常愛著舊衣裳,空插紅梳不作妝。忽地下階裙帶解,非時應得見君王。別敕教歌不出房,一聲一遍奏君王。再三博士留殘拍,索向宣徽作徹章。行中第一爭先舞,博士傍邊亦被欺。忽覺管弦偷破拍,急翻羅袖不教知。私縫黃帔舍釵梳,欲得金仙觀里居。近被君王知識字,收來案上檢文書。月冷江清近獵時,玉階金瓦雪澌澌。浴堂門外抄名入,公主家人謝面脂。未承恩澤一家愁,乍到宮中憶外頭。求守管弦聲款逐,側商調里唱伊州。東風潑火雨新休,舁盡春泥掃雪溝。走馬犢車當御路,漢陽宮主進雞球。風簾水閣壓芙蓉,四面鈎欄在水中。避熱不歸金殿宿,秋河織女夜妝紅。聖人生日明朝是,私地教人屬內監。自寫金花紅榜子,前頭先進鳳凰衫。避暑昭陽不擲盧,井邊含水噴鴉雛。內中數日無呼喚,拓得滕王蛺蝶圖。內宴初秋入二更,殿前燈火一天明。中宮傳旨音聲散,諸院門開觸處行。玉蟬金雀三層插,翠髻高叢綠鬢虛。舞處春風吹落地,歸來別賜一頭梳。樹葉初成鳥護窠,石榴花里笑聲多。眾中遺卻金釵子,拾得從他要贖麼。小殿初成粉未乾,貴妃姊妹自來看。為逢好日先移入,續向街西索牡丹。內人相續報花開,準擬君王便看來。逢着五弦琴繡袋,宜春院裡按歌回。巡吹慢遍不相和,暗數看誰曲校多。明日梨花園裡見,先須逐得內家歌。黃金合里盛紅雪,重結香羅四出花。一一傍邊書敕字,中官送與大臣家。未明東上閣門開,排仗聲從後殿來。阿監兩邊相對立,遙聞索馬一時回。宮人早起笑相呼,不識階前掃地夫。乞與金錢爭借問,外頭還似此間無。小隨阿姊學吹笙,見好君王賜與名。夜拂玉床朝把鏡,黃金殿外不教行。日高殿裡有香煙,萬歲聲長動九天。妃子院中初降誕,內人爭乞洗兒錢。宮花不共外花同,正月長生一半紅。供御櫻桃看守別,直無鴉鵲到園中。殿前鋪設兩邊樓,寒食宮人步打球。一半走來爭跪拜,上棚先謝得頭籌。太儀前日暖房來,囑向朝陽乞藥栽。敕賜一窠紅躑躅,謝恩未了奏花開。御前新賜紫羅襦,步步金階上軟輿。宮局總來為喜樂,院中新拜內尚書。鸚鵡誰教轉舌關,內人手裡養來奸。語多更覺承恩澤,數對君王憶隴山。分朋閒坐賭櫻桃,收卻投壺玉腕勞。各把沈香雙陸子,局中斗累阿誰高。禁寺紅樓內里通,笙歌引駕夾城東。裹頭宮監堂前立,手把牙鞘竹彈弓。春風院院落花堆,金鎖生衣掣不開。更築歌台起妝殿,明朝先進畫圖來。舞來汗濕羅衣徹,樓上人扶下玉梯。歸到院中重洗面,金花盆裡潑銀泥。宿妝殘粉未明天,總立昭陽花樹邊。寒食內人長白打,庫中先散與金錢。眾中偏得君王笑,偷把金箱筆硯開。書破紅蠻隔子上,旋推當直美人來。教遍宮娥唱遍詞,暗中頭白沒人知。樓中日日歌聲好,不問從初學阿誰。青樓小婦砑裙長,總被抄名入教坊。春設殿前多隊舞,朋頭各自請衣裳。水中芹葉土中花,拾得還將避眾家。總待別人般數盡,袖中拈出鬱金芽。玉簫改調箏移柱,催換紅羅繡舞筵。未戴柘枝花帽子,兩行宮監在簾前。窗窗戶戶院相當,總有珠簾玳瑁床。雖道君王不來宿,帳中長是炷牙香。雨入珠簾滿殿涼,避風新出玉盆湯。內人恐要秋衣着,不住熏籠換好香。金吾除夜進儺名,畫袴朱衣四隊行。院院燒燈如白日,沈香火底坐吹笙。樹頭樹底覓殘紅,一片西飛一片東。自是桃花貪結子,錯教人恨五更風。金殿當頭紫閣重,仙人掌上玉芙蓉。太平天子朝迎日,五色雲車駕六龍。鴛鴦瓦上瞥然聲,晝寢宮娥夢裡驚。元是我王金彈子,海棠花下打流鶯。忽地金輿向月陂,內人接著便相隨。卻回龍武軍前過,當處教開臥鴨池。畫作天河刻作牛,玉梭金鑷采橋頭。每年宮裡穿針夜,敕賜諸親乞巧樓。春來睡困不梳頭,懶逐君王苑北游。暫向玉花階上坐,簸錢贏得兩三籌。步行送入長門裡,不許來辭舊院花。只恐他時身到此,乞恩求赦放還家。縑羅不著索輕容,對面教人染退紅。衫子成來一遍出,明朝半片在園中。彈棋玉指兩參差,背局臨虛斗著危。先打角頭紅子落,上三金字半邊垂。後宮宮女無多少,盡向園中笑一團。舞蝶落花相覓著,春風共語亦應難。宛轉黃金白柄長,青荷葉子畫鴛鴦。把來不是呈新樣,欲進微風到御床。供御香方加減頻,水沈山麝每回新。內中不許相傳出,已被醫家寫與人。藥童食後送雲漿,高殿無風扇少涼。每到日中重掠鬢,衩衣騎馬繞宮廊。

复制

《续渔歌》

贺铸 〔宋代〕

中年多辦收身具。投老歸來無著處。四肢安穩一漁舟,只許樵青相伴去。滄洲大勝黃塵路。萬頃月波難滓污。阿儂原是個中人,非謂鱸魚留不住。

复制

《续苦雨行二首其二》

方回 〔元代〕

憶昔壬午杭火時,焚戶四萬七千奇。焮死暍死橫道路,所幸米平民不飢。

火災而止猶自可,大雨水災甚於火。海化桑田田復海,龍妒裸蟲規作醢。

定嗔網罟欲取償,稍借人充魚鱉餒。

复制

《过紫极宫感道士卓玘遗迹因赋诗以续诸公哀辞之后》

孔武仲 〔宋代〕

武庫精兵接混茫,揮犀餘論意何長。丹台此日歸仙籍,紫極他年記道場。

暫別鬢毛渾老大,再來風月愈淒涼。不須隕涕悲鄰笛,亦對松筠為感傷。

复制

《明日沈干送花二枝续一章》

王洋 〔宋代〕

暖風吹得也輕狂,連夜爭開有底忙。困恨蘭宵留宿酒,笑濡曉露試新妝。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