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唐代 张继 枫桥夜泊 / 夜泊枫江
拼 译 译

《枫桥夜泊 / 夜泊枫江》

张继 〔唐代〕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复制

枫桥夜泊 / 夜泊枫江 - 赏析

一个秋天的夜晚,诗人泊舟苏州城外的枫桥。江南水乡秋夜幽美的景色,吸引着这位怀着旅愁的客子,使他领略到一种情味隽永的诗意美,写下了这首意境清远的小诗。

题为“夜泊”,实际上只写“夜半”时分的景象与感受。诗的首句,写了午夜时分三种有密切关连的景象:月落、乌啼、霜满天。上弦月升起得早,半夜时便已沉落下去,整个天宇只剩下一片灰蒙蒙的光影。树上的栖乌大约是因为月落前后光线明暗的变化,被惊醒后发出几声啼鸣。月落夜深,繁霜暗凝。在幽暗静谧的环境中,人对夜凉的感觉变得格外锐敏。“霜满天”的描写,并不符合自然景观的实际(霜华在地而不在天),却完全切合诗人的感受:深夜侵肌砭骨的寒意,从四面八方围向诗人夜泊的小舟,使他感到身外的茫茫夜气中正弥漫着满天霜华。整个一句,月落写所见,乌啼写所闻,霜满天写所感,层次分明地体现出一个先后承接的时间过程和感觉过程。而这一切,又都和谐地统一于水乡秋夜的幽寂清冷氛围和羁旅者的孤孑清寥感受中。从这里可以看出诗人运思的细密。

诗的第二句接着描绘“枫桥夜泊”的特征景象和旅人的感受。在朦胧夜色中,江边的树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之所以径称“江枫”,也许是因枫桥这个地名引起的一种推想,或者是选用“江枫”这个意象给读者以秋色秋意和离情羁思的暗示。“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伤春心”,“青枫浦上不胜愁”,这些前人的诗句可以说明“江枫”这个词语中所沉积的感情内容和它给予人的联想。透过雾气茫茫的江面,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几处“渔火”,由于周围昏暗迷蒙背景的衬托,显得特别引人注目,动人遐想。“江枫”与“渔火”,一静一动,一暗一明,一江边,一江上,景物的配搭组合颇见用心。写到这里,才正面点出泊舟枫桥的旅人。“愁眠”,当指怀着旅愁躺在船上的旅人。“对愁眠”的“对”字包含了“伴”的意蕴,不过不象“伴”字外露。这里确有孤孑的旅人面对霜夜江枫渔火时萦绕的缕缕轻愁,但同时又隐含着对旅途幽美风物的新鲜感受。我们从那个仿佛很客观的“对”字当中,似乎可以感觉到舟中的旅人和舟外的景物之间一种无言的交融和契合。

诗的前幅布景密度很大,十四个字写了六种景象,后幅却特别疏朗,两句诗只写了一件事:卧闻山寺夜钟。这是因为,诗人在枫桥夜泊中所得到的最鲜明深刻、最具诗意美的感觉印象,就是这寒山寺的夜半钟声。月落乌啼、霜天寒夜、江枫渔火、孤舟客子等景象,固然已从各方面显示出枫桥夜泊的特征,但还不足以尽传它的神韵。在暗夜中,人的听觉升居为对外界事物景象感受的首位。而静夜钟声,给予人的印象又特别强烈。这样,“夜半钟声”就不但衬托出了夜的静谧,而且揭示了夜的深永和清寥,而诗人卧听疏钟时的种种难以言传的感受也就尽在不言中了。

这里似乎不能忽略“姑苏城外寒山寺”。寒山寺在枫桥西一里,初建于梁代,唐初诗僧寒山曾住于此,因而得名。枫桥的诗意美,有了这所古刹,便带上了历史文化的色泽,而显得更加丰富,动人遐想。因此,这寒山寺的“夜半钟声”也就仿佛回荡着历史的回声,渗透着宗教的情思,而给人以一种古雅庄严之感了。诗人之所以用一句诗来点明钟声的出处,看来不为无因。有了寒山寺的夜半钟声这一笔,“枫桥夜泊”之神韵才得到最完美的表现,这首诗便不再停留在单纯的枫桥秋夜景物画的水平上,而是创造出了情景交融的典型化艺术意境。夜半钟的风习,虽早在《南史》中即有记载,但把它写进诗里,成为诗歌意境的点眼,却是张继的创造。在张继同时或以后,虽也有不少诗人描写过夜半钟,却再也没有达到过张继的水平,更不用说借以创造出完整的艺术意境了。

张籍

张籍

张籍(约767~约830),唐代诗人。字文昌,汉族,和州乌江(今安徽和县)人,郡望苏州吴(今江苏苏州)。先世移居和州,遂为和州乌江(今安徽和县乌江镇)人。世称“张水部”、“张司业”。张籍的乐府诗与王建齐名,并称“张王乐府”。著名诗篇有《塞下曲》《征妇怨》《采莲曲》《江南曲》。《张籍籍贯考辨》认为,韩愈所说的“吴郡张籍”乃谓其郡望,并引《新唐书·张籍传》、《唐诗纪事》、《舆地纪胜》等史传材料,驳苏州之说而定张籍为乌江人。 
拼

《忆旧游(新朋故侣,诗酒迟留,吴山苍苍,渺渺兮余怀也。寄沈尧道诸公)》

张炎 〔宋代〕

记开帘过酒,隔水悬灯,款语梅边。

未了清游兴,又飘然独去,何处山川。

淡风暗收榆荚,吹下沈郎钱。

叹客里光阴,消磨艳冶,都在尊前。

留连。

殢人处,是镜曲窥莺,兰阜围泉。

醉拂珊瑚树,写百年幽恨,分付吟笺。

故乡几回飞梦,江雨夜凉船。

纵忘却归期,千山未必无杜鹃。

复制
拼

《戴子微》

周必大 〔宋代〕

早日逍遥侍从间,重来奉引近威颜。

倦趋北阙晨霜冷,思上南楼夜月閒。

直指不誇新衣绣,曲台只记旧班联。

岂知隔面心犹渴,空讶相如下笔悭。

复制
拼

《梦中得句云:『集候秋虫偏解语,失途老骥亦长鸣』;似有感,起而成之》

张煌言 〔明代〕

一枕新凉梦自成,诗魔偏向睡魔生;从来物态蜉蝣似,未必人情蝴蝶轻。

集候秋虫偏解语,失途老骥亦长鸣。

世间何限荣枯迹,底事通人眼剧明?。

复制
拼

《次韵晁无咎学士相迎》

苏轼 〔宋代〕

少年独识晁新城,闭门却扫卷旆旌。

胸中自有谈天口,坐却秦军发墨守。

有子不为谋置锥,虹霓吞吐忘寒饥。

端如太史牛马走,严、徐不敢连尻脽。

徘回未用疑相待,枉尺知君有家戒。

避人聊复去瀛洲,伴我真能老淮海。

梦中仇池千仞岩,便欲揽我青霞幨。

且须还家与妇计,我本归路连西南。

老来饮酒无人佐,独看红药倾白堕。

每到平山忆醉翁,悬知他日君思我。

路傍小儿笑相逢,齐歌万事转头空。

赖有风流贤别驾,犹堪十里卷春风。

复制
拼

《池塘春草谢家春,万古千秋五字新。》

元好问 〔金朝〕

池塘春草谢家春,万古千秋五字新。传语闭门陈正字,“可怜无补费精神”。

复制
拼

《槜李郭宗夏兄弟五人友爱尤笃后值兵变东西散处宗夏思之为作五雁图赋诗》

贝琼 〔元代〕

五雁何翩翩,饮啄同清池。失路在中道,饥寒不相知。

昔为八龙聚,今作四鸟离。惊飙广漠至,十月百草衰。

天高羽翮短,苦受胡鹰欺。上林岂不广,念汝归何时。

管蔡兴流言,坐使君臣疑。京城死大叔,寤生手刃之。

淮南歌尺布,千岁有馀悲。东阿苦不容,七步咏然箕。

骨肉成虎狼,所争毫与釐。我观五雁图,为继鹡鸰诗。

复制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