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文 /

隋代朝代作品全集

《鳴雁行》

李孝貞 〔隋代〕

聽琴旋蔡子,張羅避翟公。

夕宿寒林上,朝飛空井中。

既並玄雲曲,復變海魚風。

一報黃花惠,還游萬歲宮。

复制

《夏日詩》

李德林 〔隋代〕

夏景多煩蒸,山水暫追涼。

桐枝覆玉檻,荷葉滿銀塘。

輕扇搖明月,珍簟拂流黃。

壺盛仙客酒,瓶貯帝台漿。

才人下銅雀,侍妓出明光。

歌聲越齊市,舞曲冠平陽。

微風動羅帶,薄汗染紅妝。

共欣陪宴賞,千秋樂未央。

复制

《詠同心芙蓉》

杜公瞻 〔隋代〕

灼灼荷花瑞,亭亭出水中。

一莖孤引綠,雙影共分紅。

色奪歌人臉,香亂舞衣風。

名蓮自可念,況復兩心同。

《半半歌》

李密 〔隋代〕

看破浮生過半,半之受用無邊。半中歲月盡幽閒,半里乾坤寬展。

半郭半鄉村舍,半山半水田園。半耕半讀半經廛,半士半民姻眷。

半雅半粗器具,半華半實庭軒。衾裳半素半輕鮮,肴饌半豐半儉。

童僕半能半拙,妻兒半朴半賢。心情半佛半神仙,姓字半藏半顯。

一半還之天地,讓將一半人間,半思後代與滄田,半想閻羅怎見。

酒飲半酣正好,花開半時偏妍。帆張半扇免翻顛,馬放半韁穩便。

半少卻饒滋味,半多反厭糾纏。百年苦樂半相參,會占便宜只半。

复制

《奉和賜詩》

許善心 〔隋代〕

帝道屬昇平,天文預觀象。茲生荷化育,博施多含養。

正始振皇風,端居留眷想。夕拜參近侍,朝思濫弘獎。

溫樹貴不言,克艱庶無爽。

复制

《紀遼東二首》

楊廣 〔隋代〕

遼東海北翦長鯨,風雲萬里清。

方當銷鋒散馬牛,旋師宴鎬京。

前歌后舞振軍威,飲至解戎衣。

判不徒行萬里去,空道五原歸。

秉旄仗節定遼東,俘馘變夷風。

清歌凱捷九都水,歸宴洛陽宮。

策功行賞不淹留,全軍藉智謀。

詎似南宮復道上,先封雍齒侯。

《隋故太原王夫人墓志銘》

佚名 〔隋代〕

屹然孤墳,南阜之墩。

殞我慈母,蒼天不仁。

澗水夜流,松煙晝昏。

□□漣洏,暮暮晨晨。

复制

《淮陽感懷》

李密 〔隋代〕

金風盪初節,玉露凋晚林。

此夕窮塗士,鬱陶傷寸心。

野平葭葦合,村荒藜藿深。

眺聽良多感,徙倚獨沾襟。

沾襟何所為,悵然懷古意。

秦俗猶未平,漢道將何冀。

樊噲市井徒,蕭何刀筆吏。

一朝時運會,千古傳名諡。

寄言世上雄,虛生真可愧。

《入塞》

何妥 〔隋代〕

桃林千里險,候騎亂紛紛。

問此將何事,嫖姚封冠軍。

回旌引流電,歸蓋轉行雲。

待任蒼龍傑,方當論次勛。

复制

《淮陽感秋》

李密 〔隋代〕

金風盪初節,玉露凋晚林。

此夕窮塗士,鬱陶傷寸心。

野平葭葦合,村荒藜藿深。

眺聽良多感,徙倚獨沾襟。

沾襟何所為,悵然懷古意。

秦俗猶未平,漢道將何冀。

樊噲市井徒,蕭何刀筆吏。

一朝時運會,千古傳名諡。

寄言世上雄,虛生真可愧。

《捉搦歌 其四》

佚名 〔隋代〕

黃桑柘屐蒲子履。

中央有絲兩頭系。

小時憐母大憐婿。

何不早嫁論家計。

复制

《庭前枯樹詩》

孫萬壽 〔隋代〕

當時金谷里,昔日平陵東。

布葉俱承露,開花共待風。

搖落一如此,容華遂不同。

庭前生意盡,井上蠹心空。

匠者無勞顧,擁腫難為功。

复制

《入山詩》

李德林 〔隋代〕

登嶺望重關,腰佩且鳴環。

天河臨易飲,月桂近將攀。

王母西山至,夫人南嶽還。

何必陽台下,要待夢容顏。

复制

《鬥牛圖》

李密 〔隋代〕

時雨新收芳草綠,水田犁歇春耕足。牧童高臥古樹陰,隴上閒牛自相觸。

各爭勝負氣轉雄,不知為私還為公。應笑當年掛書者,誤隨李密游山東。

复制

《萬柳莊》

柳莊 〔隋代〕

滿懷天地隱疏簾,卷盡人間萬柳檐。安得風花無我處,江山隨地醉陶潛。

复制

《和入京》

呂讓 〔隋代〕

俘囚經萬里,憔悴度三春。

發改河陽鬢,衣余京洛塵。

鍾儀悲去楚,隨會泣留秦。

既謝平吳利,終成失路人。

复制

《為李密檄洛州文》

祖君彥 〔隋代〕

自元氣肇辟,厥初生人,樹之帝王,以為司牧,是以羲農軒頊之後,堯舜禹湯之君,靡不祗畏上元,愛育黔首,乾乾終日,翼翼小心,馭朽索而同危,履春冰而是懼。

故一物失所,若納隍而愧之;一夫有罪,遂下車而泣之。

謙德軫於責躬,憂勞切於罪己。

普天之下,率土之濱,蟠木距於流沙,瀚海窮于丹穴,莫不鼓腹擊壤,鑿井耕田,致之昇平,驅之仁壽。

是以愛之如父母,敬之若神明,用能享國多年,祚延長世。

未有暴虐臨人,克終天位者也。

隋氏往因周末,預奉綴衣,狐媚而圖聖寶,胠篋以取神器。

及纘承負扆,狼虎其心,始曀明兩之暉,終干少陽之位。

先皇大漸,侍疾禁中,遂為梟獍,便行鴆毒。

禍深於莒仆,釁酷於商臣,天地難容,人神嗟憤!州吁安忍,閼伯日尋,劍閣所以懷凶,晉陽所以興亂,甸人為罄,淫刑斯逞。

夫九族既睦,唐帝闡其欽明;百世本枝,文王表其光大。

況復隳壞磐石,剿絕維城,唇亡齒寒,寧止虞虢?欲其長久,其可得乎!其罪一也。

禽獸之行,在於聚麀,人倫之體,別於內外。

而蘭陵公主逼幸告終,誰謂敤首之賢,翻見齊襄之恥。

逮於先皇嬪御,並進銀環;諸王子女,咸貯金屋。

牝雞鳴於詰旦,雄雉恣其群飛,衵衣戲陳侯之朝,穹廬同冒頓之寢。

爵賞之出,女謁遂成,公卿宣淫,無復綱紀。

其罪二也。

平章百姓,一日萬機,未曉求衣,昃晷不食。

大禹不貴於尺璧,光武不隔於支體,以是憂勤,深慮幽枉。

而荒湎於酒,俾晝作夜,式號且呼,甘嗜聲伎,常居窟室,每借糟丘。

朝謁罕見其身,群臣希睹其面,斷決自此不行,敷奏於是停擁。

中山千日之飲,酩酊無名;襄陽三雅之杯,留連詎比?又廣召良家,充選宮掖,潛為九市,親駕四驢,自比商人,見要逆旅。

殷辛之譴為小,漢靈之罪更輕,內外驚心,遐邇失望。

其罪三也。

上棟下宇,着在《易》爻;茅茨采椽,陳諸史籍。

聖人本意,惟避風雨,詎待朱玉之華,寧須綈錦之麗!故璿室崇構,商辛以之滅亡;阿房崛起,二世是以傾覆。

而不遵古典,不念前章,廣立池台,多營宮觀,金鋪玉戶,青瑣丹墀,蔽虧日月,隔閡寒暑。

窮生人之筋力,罄天下之資財,使鬼尚難為之,勞人固其不可。

其罪四也。

公田所徹,不過十畝;人力所供,才止三日。

是以輕徭薄賦,不奪農時,寧積於人,無藏於府。

而科稅繁猥,不知紀極;猛火屢燒,漏卮難滿。

頭會箕斂,逆折十年之租;杼軸其空,日損千金之費。

父母不保其赤子,夫妻相棄於匡床。

萬戶則城郭空虛,千里則煙火斷滅。

西蜀王孫之室,翻同原憲之貧;東海糜竺之家,俄成鄧通之鬼。

其罪五也。

古先哲王,卜征巡狩,唐虞五載,周則一紀。

本欲親問疾苦,觀省風謠,乃復廣積薪芻,多備饔餼。

年年曆覽,處處登臨,從臣疲弊,供頓辛苦。

飄風凍雨,聊竊比於先驅;車轍馬跡,遂周行於天下。

秦皇之心未已,周穆之意難窮。

宴西母而歌雲,浮東海而觀日。

家苦納秸之勤,人阻來蘇之望。

且夫天下有道,守在海外,夷不亂華,在德非險。

長城之役,戰國所為,乃是狙詐之風,非關稽古之法。

而追蹤秦代,板築更興,襲其基墟,延袤萬里,屍骸蔽野,血流成河,積怨滿於山川,號哭動於天地。

其罪六也。

遼水之東,朝鮮之地,《禹貢》以為荒服,周王棄而不臣,示以羈縻,達其聲教,苟欲愛人,非求拓土。

又強弩末矢,理無穿於魯縞;衝風餘力,詎能動於鴻毛?石田得而無堪,雞肋啖而何用?而恃眾怙力,強兵黷武,惟在併吞,不思長策。

夫兵,猶火也;不戢,將自焚,遂令億兆夷人,只輪莫返。

夫差喪國,實為黃池之盟;苻堅滅身,良由壽春之役。

欲捕鳴蟬於前,不知挾彈在後。

復矢相顧,髽而成行,義夫切齒,壯士扼腕。

其罪七也。

直言啟沃,王臣匪躬,惟木從繩,若金須礪。

唐堯建鼓,思聞獻替之言;夏禹懸鞀,時聽箴規之美。

而愎諫違卜,蠹賢嫉能,直士正人,皆由屠害。

左僕射、齊國公高穎,上柱國、宋國公賀若弼,或文昌上相,或細柳功臣,暫吐良藥之言,翻加屬鏤之賜。

龍逢無罪,便遭夏癸之誅;王子何辜?濫被商辛之戮。

遂令君子結舌,賢人緘口。

指白日而比盛,射蒼天而敢欺,不悟國之將亡,不知死之將至。

其罪八也。

設官分職,貴在銓衡;察獄問刑,無聞販鬻。

而錢神起論,銅臭為公,梁冀受黃金之蛇,孟佗薦蒲萄之酒。

遂使彝倫攸篸,政以賄成,君子在野,小人在位。

積薪居上,同汲黯之言;囊錢不如,傷趙壹之賦。

其罪九也。

宣尼有言,無信不立,用命賞祖,義豈食言?自昏主嗣位,每歲行幸,南北巡狩,東西征伐。

至如浩亹陪蹕,東都守固,閿鄉野戰,雁門解圍。

自外征夫,不可勝紀。

既立功勳,須酬官爵。

而志懷翻覆,言行浮詭,危急則勛賞懸授,克定則絲綸不行,異商鞅之頒金,同項王之刓印。

芳餌之下,必有懸魚,惜其重賞,求人死力,走丸逆坡,匹此非難。

凡百驍雄,誰不仇怨。

至於匹夫蕞爾,宿諾不虧,既在乘輿,二三其德。

其罪十也。

有一於此,未或不亡。

況四維不張,三靈總瘁,無小無大,愚夫愚婦,共識殷亡,咸知夏滅。

罄南山之竹,書罪未窮;決東海之波,流惡難盡。

是以窮奇災於上國,猰?暴於中原。

三河縱封豕之貪,四海被長蛇之毒,百姓殲亡,殆無遺類,十分為計,才一而已。

蒼生懍懍,咸憂杞國之崩;赤子嗷嗷,但愁歷陽之陷。

且國祚將改,必有常期,六百殷亡之年,三十姬終之世。

故讖籙云:「隋氏三十六年而滅。

」此則厭德之象已彰,代終之兆先見。

皇天無親,惟德是輔。

況乃攙搶竟天,申繻謂之除舊;歲星入井,甘公以為義興。

兼朱雀門燒,正陽日蝕,狐鳴鬼哭,川竭山崩。

並是宗廟為墟之妖,荊棘旅庭之事。

夏氏則災釁非多,殷人則咎徵更少。

牽牛入漢,方知大亂之期;王良策馬,始驗兵車之會。

今者順人將革,先天不違,大誓孟津,陳命景亳,三千列國,八百諸侯,不謀而同辭,不召而自至。

轟轟隱隱,如霆如雷,彪虎嘯而谷風生,應龍驤而景雲起。

我魏公聰明神武,齊聖廣淵,總七德而在躬,包九功而挺出。

周太保、魏公之孫,上柱國、蒲山公之子。

家傳盛德,武王承季歷之基;地啟元勛,世祖嗣元皇之業。

篤生白水,日角之相便彰;載誕丹陵,大寶之文斯著。

加以姓符圖緯,名協歌謠,六合所以歸心,三靈所以改卜。

文王厄於羑里,赤雀方來;高祖隱於碭山,彤雲自起。

兵誅不道,《赤伏》至自長安;鋒銳難當,黃星出於梁、宋。

九五龍飛之始,天人豹變之初,歷試諸難,大敵彌勇。

上柱國、司徒、東郡公翟讓功宣締構,翼亮經綸,伊尹之佐成湯,蕭何之輔高帝。

上柱國、總管、齊國公孟讓,柱國、歷城公孟暢,柱國、絳郡公裴行儼,大將軍、左長史邴元真等,並運籌千里,勇冠三軍,擊劍則截蛟斷鰲,彎弧則吟猿落雁。

韓、彭、絳、灌,成沛公之基;寇、賈、吳、馮,奉蕭王之業。

復有蒙輪挾輈之士,拔距投石之夫,驥馬追風,吳戈照日。

魏公屬當期運,伏茲億兆。

躬擐甲冑,跋涉山川,櫛風沐雨,豈辭勞倦,遂起西伯之師,將問南巢之罪。

百萬成旅,四七為名,呼吸則河、渭絕流,叱咤則嵩、華自拔。

以此攻城,何城不陷;以此擊陣,何陣不摧!譬猶瀉滄海而灌殘熒,舉崑崙而壓小卵。

鼓行而進,百道俱前,以今月二十一日屆於東都。

而昏朝文武、留守段達等,昆吾惡稔,飛廉奸佞,久迷天數,敢拒義兵,驅率醜徒,眾有十萬,回洛倉北,遂來舉斧。

於是熊羆角逐,貔虎爭先,因其倒戈之心,乘我破竹之勢,曾未旋踵,瓦解冰銷,坑卒則長平未多,積甲則熊耳為小。

達等助桀為虐,嬰城自固,梯衝亂舞,徒設九拒之謀;鼓角將鳴,空憑百樓之險。

燕巢衛幕,魚游宋池,殄滅之期,匪朝伊暮。

然興洛、虎牢,國家儲積,我已先據,為日久矣。

既得回洛,又取黎陽,天下之倉,盡非隋有。

四方起義,足食足兵,無前無敵。

裴光祿仁基,雄才上將,受脤專征,遐邇攸憑,安危是托,乃識機知變,遷殷事夏。

袁謙擒自藍水,張須陀獲在滎陽,竇慶戰沒於淮南,郭詢授首於河北,隋之亡候,聊可知也。

清河公房彥藻,近秉戎律,略地東南,師之所臨,風行電擊。

安陸、汝南,隨機盪定;淮安、濟陽,俄然送款。

徐圓朗已平魯郡,孟海公又破濟陽,海內英雄,咸來回應。

封民贍取平原之境,郝孝德據黎陽之倉,李士雄虎視於長平,王德仁鷹揚於上黨。

滑公李景、考功郎中房山基發自臨渝,劉興祖起於白朔,崔白駒在潁川起,方獻伯以譙郡來,各擁數萬之兵,俱期牧野之會。

滄溟之右,函谷以東,牛酒獻於軍前,壺漿盈於道路。

諸君等並衣冠世胄,杞梓良才,神鼎靈繹之秋,裂地封侯之始,豹變鵲起,今也其時,鼉鳴鱉應 ,見機而作,宜各鳩率子弟,共建功名。

耿弇之赴光武,蕭何之奉高帝,豈止金章紫綬,華蓋朱輪,富貴以重當年,忠貞以傳奕葉,豈不盛哉!若隋代官人,同吠堯之犬,尚荷王莽之恩,仍懷蒯聵之祿。

審配死於袁氏,不如張郃歸曹;范增困於項王,未若陳平從漢。

魏公推以赤心,當加好爵,擇木而處,令不自疑。

脫猛虎猶豫,舟中敵國,夙沙之人共縛其主,彭寵之仆自殺其君,高官上賞,即以相授。

如暗於成事,守迷不反,崑山縱火,玉石俱焚,爾等噬臍,悔將何及!黃河帶地,明余旦旦之言;皎日麗天,知我勤勤之意。

布告海內,咸使聞知。

复制

《詠五台》

王通 〔隋代〕

縹緲蓬萊未足夸,海峰孤絕更無加。

入門已到三摩地,攜手同游千歲沙。

碧玉鏡開金菡舊,珊瑚樹宿白頻迦。

殷勤童子能招隱,共采芝茵和紫霞。

驚起東華塵土夢,淪州到處即為家。

山人自種三珠樹,天使常乘入月槎。

梅福留丹赤汝橘,安期送來大於瓜。

金仙對面無言說,春滿幽岩小白花。

寶陀岩畔禮慈容,滿袖香吹菡舊風。

海市障天番霧黑,地輪推日上朝紅。

悟迷不必分明暗,觀照何須了色空。

不涉音開三際斷,大千塵剎盡圓通。

返視何妨更返聞,須知了妄即同真。

千虛影視塵沙界,萬像光舍剎土身。

轉物頭頭皆妙鏡,窮源處處盡同津。

普門廓徹無邊表,紫竹紅渠別是春。

复制

《山齋獨坐贈薛內史》

楊素 〔隋代〕

居山四望阻,風雲竟朝夕。

深溪橫古樹,空岩臥幽石。

日出遠岫明,鳥散空林寂。

蘭庭動幽氣,竹室生虛白。

落花入戶飛,細草當階積。

桂酒徒盈樽,故人不在席。

日落山之幽,臨風望羽客。

岩壑澄清景,景清岩壑深。

白雲飛暮色,綠水激清音。

澗戶散余彩,山窗凝宿陰。

花草共縈映,樹石相陵臨。

獨坐對陳榻,無客有鳴琴。

寂寂幽山里,誰知無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