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清代 纳兰性德 菩萨蛮·榛荆满眼山城
拼 译 译

《菩萨蛮·榛荆满眼山城》

纳兰性德 〔清代〕

榛荆满眼山城路,征鸿不为愁人住。

何处是长安,湿云吹雨寒。

丝丝心欲碎,应是悲秋泪。

泪向客中多,归时又奈何。

菩萨蛮·榛荆满眼山城 - 译文及注释

译文偏僻之地,荆棘丛生,满眼荒芜,让人心生苍凉。南飞的征雁,亦不会因时常触动人的思乡愁怀而停歇。眺望远方,视线落处,凉云冷雨,故园遥不可及,更在远方的远方。愁思缕缕,心欲碎。清泪,似是为悲秋而洒。人在他乡,更让人泪流不止。然而,即使返家之时又能怎么样呢。

注释菩萨蛮:词牌名,本唐教坊曲,又名《子夜歌》《重叠金》《花溪碧》,双调四十四字,用韵两句一换,凡四易韵,平仄递转。榛荆(zhēn jīng):荆棘。征鸿:即征雁。多指秋天南飞的大雁。住:停歇。长安:借指北京。湿云:谓湿度大的云。丝丝:谓细雨如丝。▲

汪政,陈如江编注.谁念西风独自凉 纳兰词:山东文艺出版社,2014.08:第22页

(清)纳兰性德著.墨香斋译评,纳兰词 双色插图版:中国纺织出版社,2015.10:第58页

菩萨蛮·榛荆满眼山城 - 赏析

上片开篇便展现出一派荒芜之境,容若于孤城之外,万满丛中立马远眺,湿云吹雨,暮霭沉沉,不见乡关。“榛荆满眼满城路”说的是行役途中所见,满城遥遥.满眼荒芜颓败之景,荆棘一样的植物在这城边的行军道上显得格外极眼。忽然从远天传来断断续续的几声嘶哑的雁鸣,在丝丝雨声中.它们只顾前进,倏忽间就飞向远方去了,像那断雁前来,却不为愁人暂住片刻,那为何还有“鸿雁传书”的古语。上片集中了满城、荆棘、征鸿、湿云、冷雨这些意象,极力渲染出旅人的苦闷,想必不过是自己一厢愁情,更无处安放罢了。前路未知,雨还是丝丝缕缕,越加觉得寒冷,但归处又在哪里。

下片抒情,悲秋更兼乡愁,承转启合中纳兰表现出不凡的功力,把上片末句中“寒雨”与自己的心到结合起来,自然道出“丝丝心欲碎,应是悲秋泪”的妙喻。俗话说:“睹物思人”。出门在外的行役之人、游客浪子,眼中所见、耳中所闻、心中所感都包含着由此触发的对遥远故乡的眺望,对温馨家庭的憧憬。纳兰此处也是如此,看到那断雁远征,奔赴远地而不知暂住。寒雨丝丝,想来自然成了悲秋之泪,凡所苦役沿途所遇景物,都被蒙上了一层浅浅诗意的惆怅。想到此处,不觉黯然泪下,发出“泪向客中多,归时又奈何”之叹。容若的抒情,是层层递进而又曲折婉转,最后也没有直说更深的愁是什么,留给了读者无限的想象。▲

(清)纳兰容若著.聂小晴,泉凌波编,纳兰容若词传 超值全彩白金版:中国华侨出版社,2015.05:第292页

菩萨蛮·榛荆满眼山城 - 创作背影

张草纫《纳兰词笺注》载:“词中有‘泪向客中多,归时又奈何’之语,当作于妻子卢氏去世后不久。卢氏于康熙十六年五月三十日产后病故。”

(清)纳兰性德著.纳兰性德词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16.05:第35页

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1655-1685),满洲人,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清代最著名词人之一。其诗词“纳兰词”在清代以至整个中国词坛上都享有很高的声誉,在中国文学史上也占有光彩夺目的一席。他生活于满汉融合时期,其贵族家庭兴衰具有关联于王朝国事的典型性。虽侍从帝王,却向往经历平淡。特殊的生活环境背景,加之个人的超逸才华,使其诗词创作呈现出独特的个性和鲜明的艺术风格。流传至今的《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富于意境,是其众多代表作之一。 
拼

《夏日怀友》

徐玑 〔宋代〕

流水阶除静,孤眠得自由。

月生林欲晓,雨过夜如秋。

远忆荷花浦,谁吟杜若洲?良宵恐无梦,有梦即俱游。

复制
拼

《遣兴二首 其二》

郑思肖 〔宋代〕

传家曾受易,所得亦良深。

今古岂二道,死生惟一心。

颠风掀旷野,痴雪厄寒林。

不改隐居操,扃门自鼓琴。

复制
拼

《哭钱观察》

魏野 〔宋代〕

操麾授钺器纵横,尽说长城指顾成。

岳即孕灵偏有意,天何促寿太无情。

明堂欲建栋梁折,巨海将浮舟楫倾。

未得四旬馀四载,龙旌不觉变铭旌。

复制
拼

《染丝上春机》

李贺 〔唐代〕

玉罂汲水桐花井,茜丝沈水如云影。

美人懒态燕脂愁,春梭抛掷鸣高楼。

彩线结茸背复叠,白袷玉郎寄桃叶。

为君挑鸾作腰绶,愿君处处宜春酒。

复制
拼

《捣衣曲》

张玉娘 〔宋代〕

入夜砧声满四邻,一天霜月秋云轻。

自怜岁岁衣裁就,欲寄无因到远人。

复制
拼

《楼下柳·天香》

贺铸 〔宋代〕

满马京□,装怀春思,翩然笑度江南。白鹭芳洲,青蟾雕舰,胜游三月初三。舞裙溅水,浴兰佩、绿梁纤纤。归路要同步障,迎风会卷珠帘。离觞未容半酣。恨乌樯、已张轻帆。秋鬓重来淮上,几换新蟾。楼下会看细柳,正摇落清霜拂画檐。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复制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