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宋代 吴文英 风流子·黄钟商芍药
拼

《风流子·黄钟商芍药》

吴文英 〔宋代〕

金谷已空尘。

薰风祝攥舞低鸾翅,绛笼蜜炬,绿映龙盆。

窈窕绣窗人睡起,临砌脉无言。

慵整堕鬟,怨时迟暮,可怜憔悴,啼雨黄昏。

轻桡移花市,秋娘渡、飞浪溅湿行裙。

二十四桥南北,罗荐香分。

念碎劈芳心,萦思千缕,赠将幽素,偷翦重云。

终待凤池归去,催咏红翻。

风流子·黄钟商芍药 - 赏析

“风流子”,本唐教坊曲名。《挥尘录》:“周美成为溧水令,主簿之姬有色而慧,每出侑酒,美成为《风流子》以寄意。”双调,一百零九字,上片十荡句,五平韵;下片十句,四平韵。

“金谷”两句。“金谷”,即金谷园,为晋丹崇儿筑,其址在河南洛阳西北,内多植有芍药。此言金谷园中虽然已是找不到芍药的踪迹,但芍药花早已经在民间普及开来了。儿以每当初夏南风熏人之时,芍药花就会从春梦中苏醒一一含苞绽放。“国色”,本指牡丹,因为芍药花也与牡丹花相似,故兼称之。“半欹”四句,状花。此言芍药的花色有白有红,品种繁多,在其花盛开之时,简直可以引来凤凰至前展翅而舞,同庆吉祥。因为芍药、牡丹,同为花中之富贵者,而凤凰又是百鸟之王,儿以词人联想到花、鸟双至共现的吉利彩头。又言芍药花红色的花瓣内能分泌出芬芳的蜜汁,绿叶扶疏衬映艳花,显得越发精神。它种植在绘有蟠龙图形的花盆里供人观赏,显得富贵而又大方。“窈窕”两句。此言美人儿在闺房中睡醒起来,踱到阶前,面对庭院中盛开的芍药花,也会被它的美丽惊呆而脉脉无言。“慵整”四句。言这位佳人幅愧人不如花之娇艳,就索兴懒于梳妆打扮,任由睡后零乱的长发斜披一边,并且引动她进一步幅伤:如果青春一旦过去,容颜将会更加憔悴。想着想着,不由得悲从心起,泪珠儿也像暮雨一样纷纷落下。上六句也含有以人拟花之意。上片多方设喻作譬,盛赞芍药花的美。

“轻桡”两句,闲补一笔绘出南宋时的一幅风俗画。“秋娘渡”,为渡口名,蒋捷《一剪梅》词:“秋娘渡与秦娘桥”句可证之。这里泛指儿经过的渡口。此言卖花女子用小舟载着芍药花向花市驶去,途经渡口,与渡船相遇,激起来的浪花打湿了卖花女的罗裙。“荡十四桥”两句。“荡十四桥”,在扬州城中,而扬州在当时以盛产芍药著名于世。宋王观《扬州芍药谱》云:“扬之芍药甲天下。”并且当时的荡十四桥周围遍种芍药,儿以姜夔《扬州慢》词有:“荡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红药”,即芍药,可作为明证。“罗”,可释为周围。此是词人从眼前之花想到它的盛产之地。此言词人想起扬州荡十四桥的周围,一定仍是遍植芍药,如今也有香气充斥桥的两岸了。“念碎劈”四句。此言他想到眼前盛开的芍药花,它终有凋零散乱之日。在考虑再三之下,他偷偷地剪下美丽的重瓣芍药花,去赠给一位佳人。赠白芍药花用以勉励其如白芍药之玉洁冰心;重瓣者,喻己之相思重重也。“终将”两句。“凤池”,即凤凰池,旧时中书省的儿在地。此喻为作官。然词人布衣一生,终无“凤池”之望也。此处是说:遥想今后当我功成名就之时,我就会衣锦荣归留居是地,那末就可以在芍药花旁吟咏幅娱,直到花瓣纷落之时才罢休。下片由花及人,词人爱花之心历历可见。▲

本节内容由匿名网友上传,原作者已无法考证。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吴文英

吴文英

吴文英(约1200~1260),字君特,号梦窗,晚年又号觉翁,四明(今浙江宁波)人。原出翁姓,后出嗣吴氏。与贾似道友善。有《梦窗词集》一部,存词三百四十余首,分四卷本与一卷本。其词作数量丰沃,风格雅致,多酬答、伤时与忆悼之作,号“词中李商隐”。而后世品评却甚有争论。 
拼

《送吴宣从事 / 送王宣从军》

孟浩然 〔唐代〕

才有幕中士,而无塞上勋。

汉兵将灭虏,王粲始从军。

旌旆边庭去,山川地脉分。

平生一匕首,感激赠夫君。

复制
拼 译 译

《谢张仲谋端午送巧作》

黄庭坚 〔宋代〕

君家玉女从小见,闻道如今画不成。

翦裁似借天女手,萱草石榴偏眼明。

拼

《听琴》

孟郊 〔唐代〕

飒飒微雨收,翻翻橡叶鸣。月沉乱峰西,寥落三四星。

前溪忽调琴,隔林寒琤琤.闻弹正弄声,不敢枕上听。

回烛整头簪,漱泉立中庭。定步屐齿深,貌禅目冥冥。

微风吹衣襟,亦认宫徵声。学道三十年,未免忧死生。

闻弹一夜中,会尽天地情。

复制
拼

《回首妖氛未扫,问人间、英雄何处?》

朱敦儒 〔宋代〕

放船千里凌波去,略为吴山留顾。云屯水府,涛随神女,九江东注。北客翩然,壮心偏感,年华将暮。念伊、嵩旧隐,巢、由故友,南柯梦,遽如许!回首妖氛未扫,问人间、英雄何处?奇谋报国,可怜无用,尘昏白羽。铁锁横江,锦帆冲浪,孙郎良苦。但愁敲桂棹,悲吟梁父,泪流如雨。

复制
拼

《阮郎归》

胡文卿 〔宋代〕

谢娘诗礼有家风。吹窗清昼同。笑言偕老与梁鸿。闺门喜气融。来月殿,下珠宫。人间春意浓。一尊仙酝祝芳丛。蟠桃千岁红。

复制
拼

《南岩悟禅老见于山中同烹玉糁羹》

王铚 〔宋代〕

我家峰头最高层,落叶苍苔不可登。清坐与师烹玉糁,千岩风雨夜深灯。

复制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