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宋代 / 李清照 / 故鄉何處是,忘了除非醉。沉水臥時燒,香消酒未消。
拼

《故鄉何處是,忘了除非醉。沉水臥時燒,香消酒未消。》

李清照 〔宋代〕

風柔日薄春猶早,夾衫乍著心情好。睡起覺微寒,梅花鬢上殘。故鄉何處是,忘了除非醉。沉水臥時燒,香消酒未消。

复制

故鄉何處是,忘了除非醉。沉水臥時燒,香消酒未消。 - 賞析

根據這首詞本身看來,很可能寫於李清照南渡後。詞中寫的是一種思鄉的濃愁,頗耐思味。當時是早春時節,天氣溫和,風光柔麗,女詞人剛剛卸去冬裝,換上夾衫,心情輕快而又愉悅。這是美好的大自然給詞人心靈投上的一抹明亮的色彩。女詞人睡起,感到幾絲寒意,鬢上的「梅花」也已殘破。上闋四句,委婉地透露出來的是一種含蓄、朦朧、帶有幾分淒冷的心境和幽細的愁思;女詞人先淡淡幾筆輕輕拈出了春「寒」和花「殘」這樣的審美感覺,放在讀者的心頭,通過這種「微寒」之感和殘破的「梅花」意象,巧妙地閃射出她心靈深處的某種不如人意但又難言的惆悵之感。一位心靈觸覺極為敏銳細膩的知識女性對良辰美景的複雜感觸在這裡已微露端倪。

下闋則波瀾頓起,女詞人將上闋曲折透露出來的那種淒清感和殘缺美的底蘊一筆揭示出來:「故鄉何處是,忘了除非醉。」這實在是帶着血淚的痛楚悲呼。她只能將一懷思鄉愁緒訴諸杯中物。至此,讀者已經明白了女詞人心靈深處不安的原因;而上闋預先作為一種情感鋪墊而懸垂的「微寒」之感以及那殘破的「梅花」,也有了着落。

李清照在表達白己的這種思鄉心緒時,很講究筆法和技巧。全詞風格婉約、含蓄,深沉、強烈的情緒並不施以濃墨重彩,卻以清淡、省簡的文字輕描淡寫,情感表達得強烈而又有羈勒,陡然從心靈深處湧出,但隨即又輕輕一筆打住,使這短短的一首小詞在情感表達上產生一種起伏和跌宕,形成美感上的節奏。上闋的情感,一路平穩而沖淡,下闋劈頭便是「故鄉何處是」,使前面那一路沖淡的情緒頓起波瀾。而上闋那種乍着夾衫的好心情到了下闋也陡然一變,跳到思念故鄉的一懷愁緒上來。這種情感上的節奏和突變,無疑具有詩詞創作和審美欣賞上的美學意義,但從另一方面看,也實在是女詞人複雜、深刻的精神心理的真實顯示。這首詞相當深刻、有力地揭示出女詞人靈魂深處的悲憤、不安和強烈的思鄉情緒。細心的讀者不難透過女詞人深閨中的裊裊香霧、沉沉酒杯、昏昏醉意而窺見那顆與民族命運共存亡的崇高心靈。

李清照

作者:李清照

李清照(1084年3月13日~1155年5月12日)號易安居士,漢族,山東省濟南章丘人。宋代(南北宋之交)女詞人,婉約詞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稱。所作詞,前期多寫其悠閒生活,後期多悲嘆身世,情調感傷。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徑,語言清麗。論詞強調協律,崇尚典雅,提出詞「別是一家」之說,反對以作詩文之法作詞。能詩,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時詠史,情辭慷慨,與其詞風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詞》,已散佚。後人有《漱玉詞》輯本。今有《李清照集校注》。 

李清照其它诗文

《上韓公樞密 其二》

李清照 〔宋代〕

想見皇華過二京,壺漿夾道萬人迎。

連昌宮裡桃應在,華萼樓頭鵲定驚。

但說帝心憐赤子,須知天意念蒼生。

聖君大信明如日,長亂何須在屢盟。

复制

《失調名》

李清照 〔宋代〕

條脫閒揎系五絲。

复制

《曉夢》

李清照 〔宋代〕

曉夢隨疏鍾,飄然躡雲霞。

因緣安期生,邂逅萼綠華。

秋風正無賴,吹盡玉井花。

共看藕如船,同食棗如瓜。

翩翩坐上客,意妙語亦佳。

嘲辭斗詭辯,活火分新茶。

雖非助帝功,其樂莫可涯。

人生能如此,何必歸故家。

起來斂衣坐,掩耳厭喧譁。

心知不可見,念念猶咨嗟。

《浣溪沙·髻子傷春慵更梳》

李清照 〔宋代〕

髻子傷春慵更梳。

晚風庭院落梅初。

淡雲來往月疏疏。

玉鴨熏爐閒瑞腦,朱櫻斗帳掩流蘇。

通犀還解辟寒無。

《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

李清照 〔宋代〕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一剪梅·紅藕香殘玉簟》

李清照 〔宋代〕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長壽樂·南昌生日》

李清照 〔宋代〕

微寒應候。望日邊六葉,階蓂初秀。愛景欲掛扶桑,漏殘銀箭,杓回搖斗。慶高閎此際,掌上一顆明珠剖。有令容淑質,歸逢佳偶。到如今,晝錦滿堂貴胄。

榮耀,文步紫禁,一一金章綠綬。更值棠棣連陰,虎符熊軾,夾河分守。況青雲咫尺,朝暮重入承明後。看彩衣爭獻,蘭羞玉酎。祝千齡,借指松椿比壽。

复制

《生當做人傑,死亦為鬼雄。》

李清照 〔宋代〕

生當做人傑,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复制

《年年雪裡,常插梅花醉。挼盡梅花無好意,贏得滿衣清淚。》

李清照 〔宋代〕

年年雪裡,常插梅花醉。挼盡梅花無好意,贏得滿衣清淚。今年海角天涯,蕭蕭兩鬢生華。看取晚來風勢,故應難看梅花。

复制

《星橋鵲駕,經年才見,想離情、別恨難窮。》

李清照 〔宋代〕

草際鳴蛩,驚落梧桐,正人間、天上愁濃。雲階月地,關鎖千重。縱浮槎來,浮槎去,不相逢。星橋鵲駕,經年才見,想離情、別恨難窮。牽牛織女,莫是離中。甚霎兒晴,霎兒雨,霎兒風。

复制

《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李清照 〔宋代〕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复制

《上樞密韓公、工部尚書胡公》

李清照 〔宋代〕

三年復六月,天子視朝久。

凝旒望南雲,垂衣思北狩。

如聞帝若曰,岳牧與群後。

賢寧無半千,運已遇陽九。

勿勒燕然銘,勿種金城柳。

豈無純孝臣,識此霜露悲。

何必羹舍肉,便可車載脂。

土地非所惜,玉帛如塵泥。

誰當可將命,幣厚辭益卑。

四岳僉曰俞,臣下帝所知。

中朝第一人,春官有昌黎。

身為百夫特,行足萬人師。

嘉祐與建中,為政有臬夔。

匈奴畏王商,吐蕃尊子儀。

夷狄已破膽,將命公所宜。

公拜手稽首,受命白玉墀。

曰臣敢辭難,此亦何等時。

家人安足謀,妻子不必辭。

願奉天地靈,願奉宗廟威。

徑持紫泥詔,直入黃龍城。

單于定稽顙,侍子當來迎。

仁君方恃信,狂生休請纓。

或取犬馬血,與結天日盟。

胡公清德人所難,謀同德協心志安。

脫衣已被漢恩暖,離歌不道易水寒。

皇天久陰后土濕,雨勢未迴風勢急。

車聲轔轔馬蕭蕭,壯士懦夫俱感泣。

閭閻嫠婦亦何如,瀝血投書干記室。

夷虜從來性虎狼,不虞預備庸何傷。

衷甲昔時聞楚幕,乘城前日記平涼。

葵丘踐土非荒城,勿輕談士棄儒生。

露布詞成馬猶倚,崤函關出雞未鳴。

巧匠何曾棄樗櫟,芻蕘之言或有益。

不乞隋珠與和璧,只乞鄉關新信息。

靈光雖在應蕭蕭,草中翁仲今何若。

遺氓豈尚種桑麻,殘虜如聞保城郭。

嫠家父祖生齊魯,位下名高人比數。

當時稷下縱談時,猶記人揮汗成雨。

子孫南渡今幾年,飄流遂與流人伍。

欲將血淚寄山河,去灑東山一壞土。

复制